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二十九章 掘墓

第二十九章 掘墓

    为了找到好的办法,明家先辈联合其他仅有的几个修真族人,想了很久,做了好几套方案。
  
      最笨的办法,当然是从侧面打洞进去,但这处金晶矿覆盖范围极广,用那样的办法费时费力不说,还容易发生危险。
  
      因为据他们推测,这处墓地极可能是某一个元婴期散修用法力挪进去的,而这个元婴期散修大概率是墓地的主人,用的肯定也是土属性术法。
  
      如果一位元婴期修士用术法把墓地挪到金晶矿正中心下方,那么毫无疑问,他对墓地侧面一定会加强防护。
  
      而一位元婴期做的防护手段,让他们练气期修士碰到,那基本就是找死了,虽然经过测算,这处墓地应该已经有数万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中,绝大多数的防护手段已经失效,但万一还留下一些,也不是区区炼气期能吃得消的。
  
      第二种方法当然是从上面挖下去,因为经过数万年时间的演变,地表的土层已经被雨水洪涝,冲走了数十米,当时的前辈不可能考虑这么长远,更不会想到地表结构的变化,所以墓地的上方不太可能有很大的机关,即使有,几人在上方,也有足够的空间做出反应。
  
      再加上,上方更容易观察墓地形势状况,万一事不可为,风险也能降到最低。
  
      但如此一来,很容易暴露金晶矿的消息,到时引来别的势力抢占了这里,他们哭都来不及。
  
      第三种方法,保险一点,从墓地的下方打盗洞进去。
  
      因为这处金晶矿或者说墓地位于山脚的一侧,而山另一面的山脚地势要比这侧低不少,经过测量,如果从那一面找到适当的点开始挖,只要平的挖过来,就能刚刚好到这边墓地的下方。
  
      然后到了墓地下方时,再往上挖一点,就能进入墓地。
  
      这种方法虽然也费时费力,但它有个好处,不容易被人发现这里的金晶矿,也就不容易暴露自己的目的,为了一位元婴期的陪葬宝贝,多花点时间,也是值得的。
  
      第四种方法,最是保险,当然是先用一切手段提高自己实力,如果几人中能出一个筑基期,那么大多数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只是要到筑基期谈何容易,尤其对于他们这些散修或者小修士家族来说。
  
      明源的几位先辈把这些事情都详详细细记录在一份牛皮书上,至于不用修士用的玉简,也是怕他们万一不幸被杀,秘密不至于被敌人知道,因为对于修士来说,哪有人会关注凡人用的东西。
  
      不过也幸好有这样的谨慎,他们的秘密没有被敌人所得。
  
      就在他们要开始行动的时候,有一个多年前结下的仇人,前来复仇。
  
      那位仇人手段极其狠辣,杀了明家所有人,还一把火把明家给烧了。
  
      幸好那时候明源的爷爷外出未归,从而逃过一劫。
  
      可惜明源的爷爷对于盗墓从小没兴趣,他只想一心修真,能得长生不老,所以当他从烧毁的房中墙角处,发现这本被地砖盖着的牛皮书的时候,他虽然惊讶于书的内容,但也无可奈何。
  
      明源的父亲也一样,对于盗墓不甚了然,只是碍于明家的家传手艺,所以学了三四分本事。而且这时候,墓地上方的金晶矿已经被恶龙谷开发,再想要谋夺墓地,更加困难。
  
      后来把这些盗墓技术传到明源的时候,哪怕明源非常认真的学习,也就仅仅比他爹要厉害点,但也厉害不到哪里去,有几种关键的技术已经失传。
  
      不过明源的修炼资质很好,竟然年纪轻轻就到了练气十层,这让他对牛皮书中的内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在一番仔细研究之后,再结合自己当下的盗墓技术,他觉得要想通过那些复杂的盗墓手段达到目的,他是没这个水平的,倒还不如拉一伙人把恶龙谷驻守金晶矿的修士干掉,再用自己的家传技艺,成功的概率反而大不少。
  
      当然在干掉这些驻守的修士之前,得先把所有情况给摸熟了。
  
      之后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池子亶听了明源的一番讲话后,得知他们挖的金晶矿下方还有一个数万年前元婴期修士的墓地,也是非常惊讶。
  
      这事情是万万没想到,但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而刚才明源也说了,如果有筑基期的存在,那么这处墓地的危险性就大大降低,而自己虽然是筑基初期,几种关键术法也还没练到位,但绝不可把自己当做普通的筑基期。
  
      要说实力,别的不说,他的戒指中可是有不少强威力耗材,不管是用来跑路的,还是用来对敌,或者是防御的,都不缺。
  
      有这些东西在,稍微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
  
      况且一个炼气期都不怕,他有什么好怕的,再说明源也不是一个蠢货,反而是一个极其精明的人,他都能承受一定的风险,那么这点风险对自己来说,应该就不值一提。
  
      既然没什么大风险,这件事情当然要开始着手实施了。
  
      不过在实施之前,他还得做一件事情。
  
      把所有的矿工集合后,要求他们每天采金晶的量加大一半,连续六天,然后就可以放三天假,在这总共九天的时间里,他们的报酬每天多一倍。
  
      对于这样的好事,每个矿工当然都欣然接受,而池子亶这么做的原因当然是为了应付宗门。
  
      因为三个月定期上交的时间快到了(原驻守人员最后一次上交,到他接手,已经过去差不多两个月),为了避免后续的麻烦,提前安排好工作就行。
  
      这也就是使他们开墓地的时间推迟六天而已。
  
      在这六天时间里,也不全然没事情干,法宝祭炼,符纸整理,学个新的简单术法等等,每多一样准备,总是能提高一点安全性。
  
      而明源也要再仔细勘探一下,尽量做到准确无误。
  
      ……
  
      ……
  
      六天时间对于修士来说,极其短暂,用弹指间就过去来形容都不为过。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看着空荡荡的矿场,池子亶觉得正是办事的最好时机。
  
      他把手一挥,身后七个人当即挽起袖子,开始行动。
  
      池子亶趁着手下挖井的时候,他嘴里念念有词,还时不时打几个手势,过了一会,再拿出四个三角旗子,把这些旗子往矿场的四周一丢,插入了土里。
  
      只见矿场中扬起一阵风,随后又杳无声息。
  
      池子亶做完后,略微沉思了下,又从戒指中拿出一张麻雀形状的符纸,又是一阵念念有词,这只纸麻雀活了过来,然后双腿一蹬池子亶的手掌,飞了起来。
  
      纸麻雀回头看了一眼池子亶,好像得到了什么信息一般,喳喳叫了两声,随后就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池子亶对于这只纸麻雀能有如此灵性,很是满意,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这可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纸麻雀,没什么大的用处,但用来传递信息和示警就再好不过了。
  
      只要不用神识仔细查看,一般的筑基期修士都分不出真假来。
  
      话说练气高层次的修士来做挖井的苦工,效率真的极高,放到21世纪的地球,和最强大的工程机械比,也不遑多让。
  
      就这么会功夫,七人已经挖出一个深二十多米,长宽各三米的深井。
  
      当他们看到羊脂玉般的一整块石板时,就停止了挖掘,这说明已经挖到墓地的顶层,后面就看明源的技术了。
  
      池子亶见他们停下了挖掘的动作,就知道到了关键时刻。
  
      他跳了下去,同时命令练气十层的钟不饿和练气仅六层的陆展风到外面去放风。
  
      尽管他有纸麻雀的第一道警戒线,也有阵法的掩护,但毕竟不如人来的灵活,也有必要留两个人在外面把守,况且万一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他很可能救不了这么多人,少两个人,对自己也能减少一些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