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三十章 探墓 1

第三十章 探墓 1

    钟不饿和陆展风没有任何意见,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作用,在池子亶这里,每个人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绝对少不了好处。
  
      随着两人的离开,池子亶蹲下来,用手敲了敲石板,这种石板的材料他也认不出来,只是感觉除了温润如玉外,这石板肯定极其坚硬。
  
      用一般的蛮力未必能打得破,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用蛮力,在元婴期老怪的墓地上撒野,绝对不是一种好选择。
  
      池子亶对于盗墓一窍不通,他前世倒是看了一些盗墓相关的小说,但那种凡人的墓和修士的墓截然不同,在修士的墓里面碰到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鬼这种玩意已经算是最不稀奇的了。
  
      明源站在一旁,倒是也没嘲笑池子亶的意思。
  
      术业有专攻,这种事情还得交给他自己。
  
      池子亶站起来退到一旁,看着明源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瓷瓶,然后把瓷瓶中绿油油的液体倒在了石板上。
  
      起先也没什么反应,但随着明源嘴唇不断得颤动,这些液体好似活过来一般,竟然开始不断滚动,还发出很细很尖锐的声音,好像这些液体中封印了魂魄似的。而这些魂魄在明源的念咒之下,显得非常痛苦,拼命想挣脱出来。
  
      可惜任凭他们如何努力,根本出不来,甚至连滚出他们那一尺见方的地都不行。
  
      大概过了十多息时间,明源食指和中指并拢,朝这些液体一指,只见他的两个指尖开始凝聚出两滴血液。
  
      而下面的绿色液体好像非常怕明源的血液,它们滚动得更加迅疾和焦躁了。
  
      随着明源凝聚的血珠越来越大,他的头上已经隐隐出现了汗水,显然这次施法对于他来说也一点都不轻松。
  
      当两滴血液已经凝聚到两颗红豆般大小时,明源停止了念咒,他一声大喝“呔”,两滴血珠以诡异的姿势冲向了下方的绿色液体。
  
      这些绿色液体此时发出百鬼嘶吼的声音,但实际上又好像没有声音一样,这种奇怪的现象让周围看的几个人啧啧称奇。
  
      两滴血珠冲下去的时候,见这些绿色液体要跑,顿时就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分散包围绿色液体,在绿色液体逃无可逃的时候,其中一小滴血液抓住机会,触碰到了绿色液体。
  
      此时其它七份血液仿佛有无形的绳子在牵引它们一般,它们都顺利的触碰到了绿色液体。
  
      当所有血液融合到绿色液体的时候,绿色液体变得毫无生气,趴在石板上,一动不动。
  
      但也就在池子亶他们面面相觑时,融合的液体发生了异变。
  
      它开始沸腾,沸腾的时间很短暂,也就五息不到,就停了。
  
      而停止沸腾的体液颜色又变得和下方石板的颜色几乎一样,又过了几息时间,这些液体开始收缩和变形,最后变成了一个大拇指般大的小人。
  
      这个小人看都没看清,就遁入了石板中。
  
      小人不见后,明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示意大家稍等片刻。
  
      池子亶他们对于刚才这神奇的一幕,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刚才自己那只纸麻雀只是个小把戏的话,那么明源的这个术法,就是顶级的魔术了,哪怕池子亶这个筑基期在边上盯着看,也一脸懵逼。
  
      要不是现在情景有些不适合,池子亶很想吹个口哨。
  
      虽然不能做这个,但池子亶还是打心底里给了明源一个大大的赞。
  
      其他四人看着明源,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种术法对于他们来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在几人心里都敬佩不已的时候,这处石板有了动静。
  
      它的中间开始融化,一会儿后,已经融出了差不多刚好够一个人进出的大小。
  
      然后如玉般的小人也出现了,但此时的小人好像元气大伤,一点精气神都没了,连体形也维持不住,化作了一滩原来的绿色液体,然后一溜烟飞入了明源的瓷瓶中。
  
      明源把瓷瓶收好后,拿出一颗夜明珠,然后跳了下去。
  
      对于修士来说,黑暗中他们还能视物的,但毕竟不及白天的视力,所以除了池子亶以外,其他人都拿出了照明用的宝珠宝石。
  
      池子亶拿出了几张驱鬼散魂用的符纸,分给了大家,然后自己也把一张符纸贴在身上。
  
      随后他第二个跳了进去,接着是其他四人。
  
      池子亶没有给明源倒不是小气,而是像明源这种盗墓世家出身的修士,身上只会有比这些符纸更好效果的东西,自己如果操心他这方面的安危,那真是白瞎了别人的专业。
  
      跳进去的几人落在明源的身边,几人借着一点幽幽的光线,看着眼前的景象,完全呆住了。
  
      这哪是坟墓啊,这就是一个庞大宫殿,庞大到恶龙谷谷主的主殿远不及这里,两者相比,恶龙谷谷主的实在寒碜的很。
  
      看吧,高度估摸着十五米左右,大厅比两个篮球场还大,两边的侧殿仅仅比大厅略小而已,而且隐隐约约看到一些石门,可以猜出这里的房间有好几个。
  
      这么大的墓地,一个元婴期用土属性法力挪移过来……
  
      几人是没见过元婴期,更没见过元婴期的法力有多强,但这也实在太夸张了吧。
  
      池子亶觉得自己的筑基期就已经非同小可,自己全力之下,翻江倒海也可以办到,另外这几年也不是没见过谷主出手,虽然确实比自己牛逼的多,但要说差距嘛,也是可以拿数值比一比的。
  
      可如果眼前的宫殿群就是元婴期的杰作,那么好吧,池子亶承认自己是井底之蛙。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惊叹的时候,明源的神色非常紧张,对于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来说,进入元婴期的墓地,还能保持镇定,脚没抖,已经证明他很大胆了,哪怕这个元婴老怪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
  
      比如李冠沐他们就吓得脚在发抖,几人情不自禁都向池子亶靠了靠。
  
      池子亶也有点紧张,他一手拿着法宝,一手拿着瞬发的符纸,随时准备以防万一。
  
      没办法,元婴期法力太夸张了,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明源到底是专业人士,紧张归紧张,但在这里,他的见识自然远超他们,所以他让大家先待在原地,他周边查看下。
  
      明源举着夜明珠先把这个大厅看了一圈,最后发现没什么危险,就叫大家放松点,可以随处看看。
  
      说是这么说,但李冠沐他们四人这种想法一点都没有。
  
      他们除了稍微散开了点外,还是不敢多动脚步,怕一不小心触碰到机关,池总裁来不及救。
  
      池子亶经过这会的适应,人倒是轻松了不少,不再紧张,当然手上的东西是不可能收回去的。
  
      他也像明源一样,查看起四处的情况。
  
      大厅确实没什么危险,除了有几座十来米的雕像以外,没任何东西,而这些雕像虽然材质特殊,但随着无数岁月过去,现在也是浑身皲裂,看上去只要稍微碰一下,就会碎了一般。
  
      也许是看到两人确实没危险,也许是恐惧的情绪已经大大缓解,李冠沐他们也开始谨慎的移动脚步,然后看看这个,瞧瞧那个。
  
      池子亶和明源,一个法力高强,一个术业有专攻,他们俩人已经进入左侧的偏殿开始再次查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