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三十二章 探墓 3

第三十二章 探墓 3

    声音显得非常恐惧和害怕,两人听了顿感不好。
  
      池子亶毫不犹豫冲了出去,向声音的来处飞奔;明源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息后,跺了下脚,一挥手把三脚刀螳螂收了起来,然后也跟了出去。
  
      池子亶边跑边把法力注入法宝落雨飞刀中,这套落雨飞刀平常组合在一起,是一柄长一米不到,寒光凛凛的锋利神兵,一到关键时刻,就可以瞬间拆分成12把飞刀,当暗器使用,端的是厉害非常。池子亶戒指中这么多法宝,对这件法宝尤其心仪。
  
      一路疾驰到大厅的右侧大殿中,池子亶见到自己的四个手下此刻围成一圈,背靠背,都拼命挥舞着手上的法器。
  
      法器上光芒吞吐,把一只只样子凶恶的蝙蝠打落在地。
  
      但这些蝙蝠实在太多,数不胜数,打死一只,涌上来一群,眼看着已经有人中招,池子亶不再耽搁,把法宝落雨飞刀抛了起来。
  
      整柄落雨飞刀顿时分成12份,围绕着李冠沐四人飞速旋转。
  
      随着落雨飞刀的加入,这些蝙蝠的数量在急速减少,池子亶估计再有几个呼吸,应该可以清理完毕。
  
      可也就是这时,明源一声大吼:
  
      “别杀了,快逃!”
  
      池子亶他们五人微微一愣,不明白明源何出此言,不过作为盗墓专家,池子亶他们回神过后,立马朝外跑去。
  
      当然作为唯一的筑基期,池子亶还是很有责任心的,他选择断后。
  
      不过仅仅两三息后,明源说了句“糟糕”。
  
      池子亶正不知发生何事时,只见明源大手一挥,朝大厅左侧逃去。
  
      池子亶来不及问,只能加把劲,把这些蝙蝠统统杀了。
  
      然后他也朝几人冲了过去。
  
      进了法宝室,明源见所有人到齐,毫不犹豫就把石门给关上了。
  
      这时候池子亶才问他们出了什么事,怎么往这里逃,同时掏出疗伤丹药给了受伤的弟子。
  
      明源紧紧皱着眉头,沉声道:
  
      “进来的地方已经封闭了,那里已经出不去,而且已经激活第二层护墓阵法。没想到这墓地主人设计如此巧妙,不愧是元婴老怪。”
  
      “封闭?这是怎么回事?”
  
      池子亶刚才只是用神识粗粗扫了下出口,虽然发现原来的洞没了,倒也没太在意,只以为用什么东西盖住了而已。
  
      “现在时间紧迫,我们必须马上打开那扇万年玄金玉门。”
  
      说着,明源已经进入了书房。
  
      “但外面的蝙蝠我已经彻底灭杀,而且除了这些畜生外,并没发生其他怪物。”
  
      这点除了池子亶以外,其他四人也很纳闷。
  
      不过显然明源没有解释的意思,他现在又重新掏出那只三脚刀螳螂,把他放在门上,命令它开始切割玉门。
  
      三脚刀螳螂挺着鼓鼓的肚子,用一只脚钉在玉门上后,它的两只前脚就开始不停划着玉门,“刺啦刺啦”的声音在昏暗的空间中不断回荡。
  
      不多时,它划过的地方,已经出现深达一寸的缝隙。
  
      池子亶和其他四人走过看着这个小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都露出欣喜的微笑。
  
      池子亶本来还想用幽默的话称赞两句三脚刀螳螂,好让这紧张的气氛能松弛些,但扫了眼明源阴沉的脸色后,他知道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在发生。
  
      果不其然,刚刚想着有事情,事情就发生了。
  
      法宝室那扇关着的门,开始“砰砰砰”大响。
  
      “怎么回事?还有怪物?”
  
      这个声音让李冠沐他们的身体抖了一下,本来还算好看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血影石蝠,杀不死,越杀越强,每次死亡后复活,实力增长一倍。”
  
      冰冷的解释声传来,落在其他人的耳里,就像重锤一样,敲击他们的胸膛。
  
      “用,用毒也不行吗?”文德厚哆嗦着追问了一句。
  
      “毒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再美味不过的养料,当然你也可以试试,不过本来它们没有毒,吃了毒药后,变异出带毒的个体。”
  
      明源这次的声音变得非常冷漠,还带了点嘲笑,显得有些不正常。
  
      池子亶听着不是很舒服,但考虑到在这个环境中,好像也无可厚非,现在也没人能笑得出来,冷才是这里的基调。
  
      “另外,我还是劝你们回到书房来,并且也关上门,法宝室的门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话音刚落,外面血影石蝠撞击的声音变得更响,连石门都隐隐在颤动,李冠沐他们见到这个情况,吓得赶紧退了回来。
  
      池子亶并没有立马回来,他从戒指中拿出一张符纸,把它贴在石门上,当即撞击声就小了下去。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符纸的能量总有耗完的时候。
  
      “还有多久玉门能打开?”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三脚刀螳螂的效率,否则法宝室和书房的石门一破,他们被逼在这处小空间里,他倒是没事,其他人恐怕会凶多吉少。
  
      “还要半柱香的时间,元婴老怪确实够慎重,这扇玉门竟然厚达两寸半。”
  
      池子亶回到书房,关上石门,看着另一边三脚刀螳螂卖力的干活,他沉默了。
  
      外面这扇石门估计最多还能撑一盏茶的时间,里面这扇石门撑死也算它一盏茶时间,这样的话,留给他们后退的时间不多。
  
      而且后面的修炼室,他们在没探查清楚的情况下,贸然进入,会发生什么事情还不好说。
  
      不过现在情况如此,也由不得他们。
  
      明源也许也知道时间非常紧迫,所以他逼出一滴经血在三脚刀螳螂身上,又念了一些听不懂的咒语后,刀螳螂好似打了鸡血一样,双脚挥动快了许多。
  
      就这样在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后,玉门终于被打开一个能容人穿过去的大洞。
  
      而此时外面的石门也在“轰”的一声中,爆碎开来。紧接着书房的石门也开始大响。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血影石蝠能感应到他们打开了玉门,他们这次撞击的力度大了许多,甚至还有“嘶嘎嘶嘎”的声音传来。
  
      几人赶紧穿过玉门上的洞,进到里面的修炼室,明源又拿起被切割下来整块玉板,补回了洞里,随即又拿出一瓶东西,朝缝隙上倒了点。
  
      池子亶没想到人家盗墓这么专业,这种类似速凝剂也有,地球上的这类专家与他相比,完全就是野路子。
  
      不过这个东西肯定只能多撑一会,不用问也知道,看明源没有放松一点的脸部肌肉,猜测就八九不离十。
  
      来到修炼室,果然如明源所说,这是一个不宽,但很长的房间,粗粗计算,对面那一端确实连接着右边的一侧石室。
  
      元婴老怪的修炼室的确非常气派,打造富丽堂皇不说,就是里面的宝物也是众多。
  
      六人看着眼前的景象,虽然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也能感受到神豪气息逼人。
  
      整个修炼室的墙壁都是用罕见的南海沉曜石堆砌而成,随便敲下来巴掌大的一块,都能抵得过一件中品法器的价值。
  
      这且不说,就是正中间摆着的这张黑斑醒玉床,就价值连城,拿出去让人看见,恐怕别说金丹期修士,就是一般的元婴修士见了,也会杀人灭口,抢夺宝物。
  
      而地上摆着的一个一丈高的大鼎,不用想也知道必是炼药用的,而以这样庞大的鼎来炼药,它的价值比整个恶龙谷都要高出不少,至于具体高多少不知道,看文德厚痴痴的样子,应该是高很多很多。
  
      文德厚此刻脸上浮现出一片红晕,他已经没有一丝的恐惧情绪,双眼直直地盯着这尊大鼎,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慢慢走了过去,然后张开双手抱着大鼎,把脸贴在大鼎外雕刻的镂空蟠龙上,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
  
      大鼎很值钱,很稀有,品级非常高,但在池子亶的眼里,他更看重那一刀一剑。
  
      刀是悬空的刀,剑是悬空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