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三十三章 探墓 4

第三十三章 探墓 4

    池子亶不像文德厚那样痴迷,他还能保持克制,这还是因为他经历过龙韵音倒出那如山宝物的一幕,否则他即使已经筑基期,也不会比别人好到哪里去。
  
      说到悬空的刀和剑,池子亶完全能感受到它们传出来的磅礴气势,这一定是极品法宝,只有极品法宝才能有这等摄人心魂的品相。
  
      走进些看看,甚至能隐约感到有空间波动,到了刀剑中间,这种感受更加强烈。没有人催动的法宝都有这样的威力,那么如果人施展出来,恐怕劈山断海,不下话下。
  
      池子亶非常想把它们给收了,然后好好观摩观摩,只是当看到刀剑上幽光闪烁,连接着墓地天花板的时候,他忍住了冲动。
  
      同时,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着急地喊着:别动,别动,千万别动。
  
      与此同时,明源冷冷的声音在大家耳边响起:
  
      “别动这里任何一件东西,否则我们不要说出不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池子亶尴尬的笑了下,退了回来,见到文德厚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就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文德厚没有回应,依然如此。
  
      池子亶还以为他过于喜欢这尊大鼎了,就在他额头上打了一下,顿时就放下了脸色,急忙把文德厚拉倒在地上。
  
      李冠沐、熊开山、宋仁慈见状,很是惊讶,他们也快步走了过来。
  
      文德厚的身体此时已经变得僵硬,掉下地上,整个身体还是保持着拥抱的姿势,脸上表情也没有一点改变,就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抽走了灵魂似的。
  
      更奇怪的一点是他竟然还有呼吸,还有心跳,只是非常微弱。
  
      池子亶这时候,突然惊觉,他知道在明源身上的不舒服是什么了,原来是他的精气神流走了很多,只是没有文德厚明显而已。
  
      原来如此,幸好一个还没死,一个症状还算轻,那么想来其他几人应该或多或少也有损失。
  
      知道是什么情况后,池子亶拿出一瓶清灵散和黄芝丹,然后每种丹药一颗分给大家吃下,因为文德厚比较严重,除了这两种丹药外,还给他吃了一颗定神丹,并运气助他吸收药力。
  
      几人在吃了丹药后,神志明显清明了不少,精神也显得更好了些,尤其是明源的感受更大,他暗暗低呼自己还是大意了。
  
      文德厚虽然状态好了不少,但还处于昏迷状态,池子亶把他交给了熊开山。
  
      为以防万一,池子亶自己也吃了点丹药。
  
      “这个墓地非常诡异,几人的精气神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流失的,完全看不出是何原因,也许跟每人的气血相关,明源因为开墓的时候已经损失气血,后又给三脚刀螳螂精血,导致精气神亏损比较重,而文德厚突然流失绝大部分,应该是和他贴在这个大鼎上有关。”池子亶自言自语着,暗暗分析这个事情。
  
      只是他的分析只到了一半,那些血影石蝠疯狂的撞击声打断了他。
  
      “这里的东西被墓室主人动了手脚,他把所有修炼室中的珍宝和整个墓地的阵法关联在了一起,是算准了进入他墓地的人必定会心生贪念,想要这些宝物,从而只要触碰到,就会被极快吸收精气神。”
  
      明源这时候的声音虽然还是比较平淡,但已经没有那种冰冷的感觉,他对于这个事情有自己的猜测,只是没有说出自己气血亏损的事情。
  
      “确实,这里的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预计,我们还是赶紧找那间真正的墓室。”池子亶最担心的就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事情,他不想和这种看不见的斗,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到真的墓室,看看有没有出路。
  
      六人这次都不敢再对这里的宝物觊觎,在明源的带领下,匆忙来到修炼室的正中间,找准真正墓室的方向,开始查看开室线索。
  
      作为盗墓专家,明源自己说品级远不及他的先辈,但在池子亶他们眼里,他已经非常牛逼。
  
      这不,这时候他又拿出一个罗盘样的东西。
  
      罗盘刻满了奇奇怪怪、歪七扭八的各种符文,上面还有一只铜蛤蟆,明源把这个罗盘这里对一下,那里碰一下,眼睛又紧紧盯着蛤蟆。
  
      好一会蛤蟆都没什么反应,弄得明源的脸色很难看,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嘴里嘀咕着对家传核心技艺丢失很心痛的话。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正当明源拿着罗盘束手无策的时候,宋仁慈走来走去,不小心撞到了明源的罗盘,而宋仁慈因为之前被血影石蝠咬伤,他懊恼之下,就用双手把那只咬伤他的石蝠给撕了,导致他的衣服上沾染了不少石蝠的血。
  
      而这时,沾染石蝠血的衣服又恰好碰到了罗盘上的铜蛤蟆。
  
      铜蛤蟆被石蝠血沾到后,两只铜眼诡异的亮了起来,射出两道血红的光线,随后这只铜蛤蟆竟然跳下了罗盘,疯了一样,朝一堵墙面撞了过去。
  
      当它撞到墙面的时候,很神奇的消失在了墙里,还传来呱呱的叫声。
  
      “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这面墙是实体和幻术结合,怪不得任凭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线索,连我的罗生盘都没有反应。”
  
      明源见到蛤蟆穿过墙体,立马想到了关键所在。
  
      他们刚才不是没有搜索这面墙体,搜索的结果也确认这面墙体是一个整体,没有任何破绽。
  
      可谁能想到墙体的下方,差不多有膝盖高,成年人手臂长的洞,就像一个长方形的狗洞一样,还用幻术掩盖,这换成谁也不会想到墓室根本就没有门,而是这么个羞辱人的洞。
  
      这个墓地的元婴老怪现在不是仅仅怪异,还无比龌龊。
  
      这个看法,池子亶他们几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知道了怎么进去就好办了,他们六人趴下后,依次爬了进去。
  
      但进去后,明源突然大叫“不好!”
  
      第一次极其失态地冲到墓室中间的巨大石棺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非常鲁莽地朝石棺上一掌劈了下去。
  
      但他仅仅一个练气期,就想打破元婴老怪棺材,无异于痴人说梦。
  
      池子亶他们不知道为何明源会做出自杀式的行为,呆呆地看着他,都一脸懵逼像,在他们眼里,现在谁敢这么大胆在这里搞破坏,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快劈开这个棺盖,快!”
  
      明源头都不转一下,继续用力劈着石棺,发现几人没过来的意思,怒吼道。
  
      池子亶几人“奥”了一声,纷纷拿出法宝法器,冲过来,照着棺盖,劈头盖脸一顿猛砍。
  
      但石盖还是纹丝未动,更没有一点被砍伤的痕迹。
  
      “你们都散开。”
  
      池子亶双手一拦,命令他们散开点,他双手拿起合成一柄刀的落雨飞刀,催动全身灵力,在他的一声大喝下,猛力地砍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石盖一分为二,露出了石棺里的景象。
  
      石棺里躺着一个人,一个长相威武,身穿白袍的中年人。
  
      “这人不是死了很多万年了吗,怎么?”
  
      池子亶看着中年人,脸上尽是不可思议和十二分疑惑,他转头看着明源,实在不明白一个死了数万年的人,怎么还能血肉保存。
  
      而此时的明源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血色尽失,两眼无神,嘴里不断念叨着:完了,完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