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三十四章 探墓 5

第三十四章 探墓 5

    “什么完了?”池子亶没想到明源见了棺材里的人后,是这副模样,有点错愕,更有点火气,现在是什么时候,岂容他们继续耽搁时间。
  
      明源抬起满是绝望神色的脸,用低沉无力的语气解释道:
  
      “我刚才还想不通,为什么这处墓地要布置一个夺人精气神的阵法,为什么不多布置点威力很强的防御阵法,原来这一切是这个老怪设的圈套……”
  
      明源觉得反正已经是死路一条,反而开始详细说起了大家心中早就存在的疑惑。
  
      一开始,明源用鬼修罗破开了墓顶,几人除了惊叹明源的旁门左道很神奇以外,都有点感觉进入墓地太简单了,这里好歹也是元婴老怪的墓地,怎么就凭一个练气期就搞定了,哪怕这个练气期是盗墓世家出身。
  
      后来的法宝室,书房,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御,仅仅用石门挡着而已,他们不费任何力气就发现了玉门,而这扇玉门虽然用蛮力的话金丹期都打不开,但要说用手段的话,只要给点时间,有不少方法都可以进来。
  
      中间血影石蝠的出现,看似极其可怕,实际上,只要有筑基期在,一时半会,根本拿大家没办法。如果说这些血影石蝠是元婴老怪故意放在墓地,用来击杀闯入的盗墓贼的,那么这些血影石蝠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它们的实力还太弱。
  
      再联想到老怪自己本身是驱虫高手,怎么可能想不到用更强大,也能休眠很久很久的灵虫呢,他用血影石蝠就是逼迫大家拼命打开玉门,而又不至于逼迫过甚。
  
      同时,费劲心力打开玉门后,进入修炼室的人第一时间肯定是被那些绝世宝物给吸引住,但考虑到这时的人一般会比较谨慎,所以他又用无形的阵法,慢慢剥夺我们的精气神,尤其在我们紧张惶恐,或者本身就亏损一定气血的情况下,这种精气神就更容易被阵法夺去。
  
      夺去精气神的人,思维会越来越迟钝,更容易被那些宝物吸引,在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就会和文德厚同样的结局,而如果本身就过于贪婪那些宝物,那么更不用说下场会是什么。
  
      这时候假设吸血石蝠仅仅是为了逼人进入这个修炼室,而老怪又是让进来的人死在修炼室中,就又有了矛盾,老怪为何要大家一定死在修炼室中?
  
      不是,老怪实际上并不希望人死在修炼室中,他最终的目的是让大家进入他的墓室。
  
      而要做到这点,只要队伍中有筑基期,或者金丹期的修士,就不难。
  
      筑基期和金丹期的实力要说很高吗,也不是,至少他们的实力还打不开后来封闭的墓顶和激发的护墓大阵,也就是说,筑基期和金丹期只要进来,根本就出不去。
  
      那么怎么办,自然只能拼命找真正的墓室。
  
      而筑基期和金丹期只要保持一定的警觉,又不太可能被修炼室中的宝物给吸光精气神,这样的话,这两类人迟早都能找到进入墓室的那个洞,哪怕那个洞设计的很巧妙。
  
      但这洞的设计,又和人的正常心理环环相扣。
  
      如果进入墓室的机关设计的过于难,那就达不到老怪的目的。
  
      如果太简单,又显得太假,毕竟这时候不是刚开始的开墓地,那时候哪怕显得不正常一点,见了这样墓地的修士照样会跳进来一探究竟。
  
      但如果墓室的机关设计得太简单,显然会极大地提高人的警觉性,这样一来,这些人未必会进入墓室。
  
      他们很可能会在修炼室中想办法怎么出去。
  
      而筑基期和金丹期,实力虽然在元婴期老怪眼里不高,但在修真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尤其是金丹期。这样的人如果拼尽全力,未必在修炼室中找不到出路。何况修真界何其大,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法层不出穷,更别说法宝、灵兽、灵虫、特殊物品等。
  
      老怪利用了修士各阶段实力的正常思维,一环扣一环,最终把人吸引进墓室的概率极大。
  
      那么又产生了一个问题,假设只要让修士逃不出去,让他们进墓室,是不是可以中间没有任何危险和难度,在这种情况下,修士有更大的可能直冲墓室。
  
      显然不行,老怪的最终目的是复活。
  
      用老怪的方法,复活主要靠三点:一是永远保持肉身不腐;二是精气神永不失去;三是到一定时候,用活人的血肉点燃他的神魂之火。
  
      第一点,对于老怪来说不难,现在修真界这种宝物还是有的,配合阵法,完全可以做到。这里宝物不说,说说这个阵法。
  
      老怪保持肉身不腐的阵法就是墓室的阴阳两极生死幻境。
  
      就是刚才那个狗洞外的幻术,这种阵法进来容易,出去难,不到元婴期几乎不可能出的去,它的目的是困住进入墓地的修士,又是为了防止墓室中天地元气的流失。
  
      第二点,保住自身精气神,甚至有可能的话,还能更进一步,这就跟整个护墓大阵,以及修炼室中各种宝物相关了。
  
      那些极其强大的宝物作为阵法的核心部分,用自身的灵性或者特性,连接护墓大阵,从整个墓地外面的地层中汲取地底生物的精气神,如果有修士进入,又用之前的种种算计,夺去修士的精气神。
  
      这样一来,一举两得,既不让修士死,又能夺了修士的精气神,端得是好算计。
  
      第三点,用活人的血肉点燃他的神魂之火,这点只要进入墓室,基本就算成功了,因为墓室里既然出不去,这个结果就是迟早的。
  
      明源回想起刚才的种种情况,此刻抱着必死之心,给大家详细道出了他的各种判断和猜测。
  
      “既然你说那些血影石蝠是为了逼迫我们尽快找到墓室的入口,逼迫我们进来,那我们现在是进来了,那些血影石蝠呢?”
  
      因为事情确实太复杂,池子亶也听得有点稀里糊涂,有些点难以理清。
  
      “总裁,从我们进入修炼室再到现在,过了不止一炷香了吧,那些血影石蝠按理早就该进来了,而他们又对气味非常敏感,这狗洞的幻术可瞒不了他们。”明源苦笑着解释道,
  
      “唉,只可惜这墓地处处透着诡异,到了修炼室后,我的神识竟然被压制得很厉害,否则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事到如今,池子亶也只能叹口气,但他心里还有一丝疑惑,为何明源会如此绝望?
  
      他刚才说这具尸体好像要利用我们活人的血肉,但他这副样子,恐怕难以利用吧。
  
      另外既然这里是什么捞子阴阳两极生死幻境阵,那是阵就有形成阵法的物品,找到也能破除。
  
      不过池子亶又转念一想,破了这个阵也没什么用,顶多也就是到修炼室,然后还是被困着。
  
      当然要想让池子亶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
  
      与其白白浪费时间,还不如好好查查这个元婴老怪。
  
      只是当池子亶刚刚要伸手去摸老怪身体,看看有什么好东西的时候,白袍中年尸体蓦得睁开了双眼,并一把抓住了池子亶的手。
  
      尸体的这个动作,把池子亶吓得汗毛直立,一个没忍住,惊呼了出来。
  
      其他人见尸体抓着池子亶的手,坐了起来,更是吓得亡魂皆冒,纷纷后退,紧紧靠着墙壁,然后颤抖着手,把法器竖立在自己身前。
  
      池子亶急忙想要站直身体,脱离尸体的魔爪,奈何这具尸体的力气极大,池子亶竟然拼不过他。
  
      既然力气不行,池子亶毫不犹豫祭出法宝,12把落雨飞刀噼里啪啦,就对尸体一阵猛砍。
  
      只是让人惊掉眼睛的是,别说尸体没任何损伤,就是这身白袍都没一点破裂的痕迹,哪怕对着尸体的头一顿乱砍,也是如此。
  
      而尸体显然也不可能任由池子亶动手。
  
      等他彻底坐起来后,僵硬地扭转头颅,对着池子亶张开了嘴,然后猛得一阵咆哮。
  
      池子亶和其他五人,连捂耳朵的动作都来不及,就被这阵啸音给震晕了。
  
      而尸体看着晕倒在地的池子亶,动了动眼珠子,露出整个眼白,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举起手掌,就要劈下去。
  
      眼看着池子亶就要血洒当场,魂归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