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三十六章 痛不欲生

第三十六章 痛不欲生


  池子亶带着五人回到驻地,天已经蒙蒙亮,本来还以为这次也没用多少时间,没成想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但转念一想也对,在一个密闭的、漆黑的空间里,人对于时间的感受往往就不太准确。
  放下五人后,池子亶又把放风的两人叫来,顺便也收了自己的伪装阵法和纸麻雀。
  钟不饿和陆展风很奇怪,池子亶什么时候出来的,他们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开始还以为池子亶用了什么特殊术法,后来被池子亶简单解释了下,随即释然。
  池子亶吩咐钟不饿和陆展风照顾好其他五人,他现在没空和他们聊天放屁打嗝。
  回了自己住处,池子亶赶紧要看看那些绝世宝物,在墓地其实看得不甚清楚,当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仔细查看,只知道这些东西放在外界,肯定会被人满大街追杀。
  现在当然要好好看看,再研究研究,然后再根据具体事情做个规划。
  在自己住处,一般是不可能有人来的,但为了稳妥起见,池子亶还是施展了一个防护阵法。
  喜滋滋拿出那张石床,池子亶开始欣赏起来,可是越看,他觉得越不对劲。
  这张石床怎么和真的普通石床差不多!
  再用神识对每一寸地方仔细感受后,最终确认,真的是一张普通石床。
  这就奇怪了,当时在墓地里,确实没仔细看这张床的具体情况,不过有一点自己万分肯定,当时这张床那种充满灵蕴的感觉,自己是真真切切有的,怎么拿出墓地后,会这样……
  难不成那种灵蕴只有放在墓地中才有?没道理啊。
  池子亶急忙又拿出那两把刀剑。
  那刀剑可是他最看重的,而且对它们,池子亶有百分百把握,绝对是稀世宝物,在法宝中,绝对属于最顶级的行列,甚至脱离法宝的范畴都有可能。
  自己只要炼化了他们,他相信,以自己才筑基没多少时间的境界,对敌筑基后期,也可以打得来来回回,搞不好反杀都有可能。
  心里祈祷着这两把刀剑千万别出事情,什么都可以废,它们不行。
  可是事与愿违,他的祈祷一点作用都没有。
  池子亶刚拿出刀剑,它们就瞬间成了粉末,洒落一地,用这种很极端的方式,嘲笑着池子亶对自己的气运没点数?
  池子亶当场僵立,满脸愕然,盯着这堆粉末足足有十息的时间,随后,他的住处传出来一阵撕心裂肺,杀猪般的惨叫声。
  “啊!不带这么玩的,我的宝贝,我用命换来的宝贝,呜呜呜……”
  这时候李冠沐五人已经醒来,他们除了稍微有点虚弱以外,倒是没什么事情,这时候都在打坐,恢复元气。
  只是当池子亶痛不欲生的惨叫声传出来后,他们还以为遭遇了敌袭,立马收功,急匆匆跑向池子亶的住处。
  “总裁,发生了什么?敌人在哪里?”
  李冠沐他们还是非常真心的,经历了墓地中的事情,他们对池子亶的忠诚大幅增加。
  在他们的记忆里,修真界极少有人会很关心别人的生死,更不会在充满危险的情况下,保护弱者,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说明这个人很不错,值得结交或者跟随。
  但池子亶一路上对他们都颇为照顾,更是没有让他们去打头阵。
  可以说,他们这次进去,除了是累赘,其它什么也不是。但即使是这种情况,池子亶也没有任何一点嫌弃,最后甚至还救他们出来(当时中年人的吼声出来的时候,他们四人一瞬间就晕了,差点还被震的神魂破碎,精神力消散,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矿场,自然还以为是池子亶救了他们,当然,他们这么想,也没错。)
  “没事,你们好好休息,不用管我,我只是发泄一下郁闷。”
  几人再次确认,池子亶让他们放心,自己真没事。
  还好,他们几人倒是真关心自己,也算是这趟探险最大的收获,
  等等,还有两样重宝。
  因为经历石床和刀剑的废弃事情,池子亶这次拿出一大堆的玉质书籍,就显得信心不足了。
  其实那两把刀剑,他是无比看重,但若说从长远来看,这些书籍是最重要的。
  能被老怪放在修炼室中,还是用玉刻制而成,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这些书籍必定价值连城。
  也许顶级的功法、术法、阵法、秘术、丹方等等都有,有了这些东西,自己只要功力到位,到时候就是创建个丙级宗门,也不是不可能,而且还是很快的那种。
  即使不这么做,拿出一两样东西,当个位高权重的长老、堂主、护法什么的,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这堆书籍,池子亶是真的不希望出事,否则……
  又TM是一样的,也成了一堆粉末,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堆粉末的体积比刚才的那堆大多了。
  咬牙切齿、痛不欲生、恨天怨地、满脸青筋、浑身发抖……
  能想到的所有不好的词,此刻放在池子亶身上,都很贴合。
  池子亶的神魂比普通筑基初期修士的要强一些,以他的经历来说,精神也要比别人更有韧性一些,可是,然并卵。
  池子亶还是晕了过去,还是他自己不想醒来的那种。
  现实很残酷,但必须勇敢面对。
  池子亶装晕装不下去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而就在这时,池子亶的眼睛一瞟,发现一点不同的东西。
  玉质书籍的粉末堆中,露出了一丢丢的东西。
  还有一本玉书没有化作粉末,池子亶赶紧掏了出来,也不管动作太大,弄得满屋的灰尘。
  不过这时候的他,完全顾不上这些。
  看了看仅剩的一本玉书,它上面讲的主要是关于炼器的,好像是总纲,并没有具体炼器内容。
  因为池子亶对于炼器并不懂,而且他也不想自己成为铁匠,所以稍微有点失望。
  也对没有具体炼器内容感到失望。
  这玩意就像一篇论文,只有目录,没有正文,有个啥子用……
  不过再没有用,他还是要郑重地收回戒指的。
  唉,从墓地拿回来这么多好东西,结果……用悲催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现在还有一样东西不知道怎么样,就是那个炼丹用的鼎。
  池子亶已经不抱希望,在他的臆想中,拿出来后估计也就是一堆更大的碎末而已。
  但偏偏这个鼎完好无损,依然还是灵气十足,令人一看就知道这东西很值钱。
  池子亶虽然对于炼丹没有什么天赋,也不会炼丹,这方面他之前尝试过,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炼丹的过程。
  不过尽管这鼎对于他来说,没什么用,但池子亶早有打算,这鼎他要送给文德厚。
  作为自己带出来打江山的元老,有适合他们的东西,池子亶肯定不吝惜赠予的。
  再说了,他前世作为一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也知道,老板再厉害也没什么用,要员工或者下属牛逼,才是真的好。
  否则别说做不大,也做不强,老板也会累死在路上。
  现在所有东西里完好无损的只有这只鼎,这也说明它和文德厚有缘,那自己当然要成人之美。
  整体来说,池子亶还是非常失望的,辛辛苦苦冒着极大的风险,还差点挂了才拿到的东西,最后竟然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当然细细一想,池子亶也想通了,世上的好事也不能都给他,他已经有音姐赠送的一大堆东西,到元婴期之前,其实不是很缺宝物了。
  这点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已经可以羡慕死人,自己又何必再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