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三十八章 反思

第三十八章 反思


  现在反正矿工还在放假,矿也不用守,池子亶召来七人,他要好好开一次会。
  七人来后,池子亶用法力弄了块屏幕,可以写写画画的屏幕,这有助于加强会议的效果。这方面他一直觉得沧源界实在粗糙了,比如恶龙谷作为堂堂有等级的势力宗门,但每次开会,都只是口头上说。
  这么一来,往往开着开着,就偏离了主题,或者中心思想不突出,更是反复说着没意义的事情。
  他一个21世纪新时代的人,用高屋建瓴的角度看待这些问题,都能感觉自己可以作为培训专家了,再出一本书,估计可以大火……
  弄了这么一块屏幕,其他七人看着比较新奇,也比较奇怪,不知道池子亶想要干什么。
  不过马上他们就知道了。
  池子亶首先在屏幕上方正中间,手写了两个大字“反思”。
  接着略微下沉一行,从左到右写上:准备、进墓、探墓、出墓、分货。
  字虽然写得歪七扭八,但丝毫不妨碍池子亶开始一本正经主持会议。
  “各位,今天我们开会,鉴于这次行动很失败,我们需要对这个事情,认真、严肃、充分进行反思,所以这次的主题思想就是反思。”
  因为条件有限,没桌子,没椅子,更没服务人员端茶倒水,大家都是随意站着,池子亶打算把这次会议当做前世某巴巴的湖畔第一次会议,内心更是坚定,现在的八人最后会成为举世瞩目的八大天王。
  “既然要反思,当然要清楚每一个点,这样才能更好的针对细节下手,这次我把行动的所有步骤大体分为这五点,我们针对它们深入思考,看看哪些我们做得不到位。”
  “首先肯定是准备工作,准备工作做得怎么样,在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行动的成败。这次因为是探墓,除了明源,其他人都是外行,所以我们先请明源讲讲你对准备工作的看法,或者指出我们这次的准备工作有哪些不足,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池子亶说完开头后,就让明源讲,因为是第一次开这种会议,而且明源和其他人也不熟,所以一时之间,他不知从何说起,这、这、这,一下子讲不出来。
  “别紧张,你就根据事情,想到哪说到哪,有不足的地方,我们每个人想到了,就补充。另外我强调,这次会议不是批判谁,我们只是为了下次某个行动,不至于犯同一个错误,或者尽量少犯错误,毕竟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下次可能就有人要丢了性命。”
  明源好歹也有28岁了,但此时也只是抓了抓后脑勺,然后支支吾吾地开口:
  “这次主要责任在我,是我对……”
  “停停停,不是说了嘛,不做批判,重新说,就讲行动,行动,行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池子亶嘴上说得稍微有点急,但面上还是非常有耐心的。
  “好,那我就讲讲我认为的准备工作中的不足之处。”被池子亶这么一说,明源整了整思路,为了不使自己看起来胆怯,放下一张严肃的脸,继续说道:
  “第一点,我认为对墓的信息掌握不够,除了知道是元婴老怪的墓和这个墓有数万年之久外,其它几乎一无所知。”
  明源说着,见大家没有笑话自己的意思,池子亶也在屏幕的准备这一列下方写上“1.信息不足”,内心暗暗松了口气,更有勇气说下去了。
  “实际上从盗墓的角度来说,这样实在过于鲁莽,至少需要查明这个元婴老怪是谁,其实要查,只要下点功夫,应该不难,能把墓放在这里的,有一点应该可以肯定,这个老怪应该是这片地域周围的修士。”
  “而元婴修士,这片地域实际上不多,估计也就几十个,而且应该是某个散修,如果是宗门修士,大可不必找这种地方,完全可以找个更可靠的,另外如果是宗门修士,那么这种复活方法,应该早就被外界所知,不至于一点消息都没有。”
  “既然能推测出是散修,那么这里历史上的元婴散修,不会超过双手之数,下点苦功,要知道是谁就容易了,这样也就对这个元婴的性格、法宝、能力等等做个简单的了解。”
  “第二点是基于第一点说的,我们对于元婴老怪的手段了解的太少,这些老东西不说法力高强,宝物厉害,就是他们的心智也是恐怖,算计起来让人防不胜防,甚至只要第一步踏入,就几乎肯定会万劫不复。”
  “第三点,没有提前预判会遇到哪些复杂的状况,我准备的东西都是如何开门打盗洞的,对于突发状况,反而两手无措,只能被动等宰。”
  “以上就是我的观点。总裁和兄弟们有什么意见,尽管对我直说,我虚心接受。”
  明源一口气讲了不少,中间所有人都是仔细听讲,不曾有人打扰,这让明源感觉很不错,觉得大家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
  “明源讲的不错,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不用顾忌,不要保留,不为别的,就为了以后我们的小命能活得长一点。你们其他人有谁要对准备工作里补充说明不足之处的?”
  池子亶赞扬了一句明源,对他报以微笑,同时也是鼓励别人勇于发言。
  因为有了第一个人的示范,后面大家就比较放的开了,分析起来都能讲得头头是道,本来有点紧张的气氛,也随之愉悦起来。
  整个会议池子亶原来设想是有半个时辰就差不多了,这个修真世界毕竟比较保守,这回又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形式,估计效果不会太理想。
  但没成想,会议足足开了两个时辰,每个人都说了很多很多,尤其队伍中平常两个闷油瓶,也是大谈特谈,这让池子亶很是欣慰。
  在他看来,陆展风因为境界低,年龄又小,平常本来就不太说话,一天到晚就微笑着,也不知道在笑什么,见到谁都是叫前辈。
  然后你跟他说话吧,一般情况下,半天才蹦出个屁来,偏偏你还发作不得,他的态度特别好。
  平常大家也是把他当小弟弟看待,对他也是照顾有加。
  但这次他非常活跃,积极发言,有些地方连老同志们都没想到,竟然被他一语道破,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另外一个就是熊开山了,老熊长得虎背熊腰,面上就是一副憨厚的模样,除了和池子亶能聊聊以外,和其他人不太说话。
  如果有人问他什么,他最常见的表情就是呆呆看着你,然后不发一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冲撞了他,他要和你干架,实际上,老熊是这里最善良的一个,至今为止,别说杀过人了,就是一头四脚动物都没杀过。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在这次会议上破天荒时不时插一句,时不时插一句,话虽然依旧不多,但相比他以前,已经大有长进,而且每次说出的还颇有见地。
  大家在心里面给他打了个标记:嗯,不傻。
  而钟不饿也没下去探墓,更不懂盗墓的行当,但他仅仅从池子亶他们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矿场这方面出发,就分析了很多出墓后的要点。
  当然可能讲得比较欢了,对池子亶矿场的伪装阵法,也提了那么点意见。
  池子亶很惊讶,一个练气期能对筑基期的阵法提出看法,那如果没点料,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不过因为这方面和本次主题不是很相符,所以池子亶打算和他私下探讨。
  至于其他人就更不用说,到了后面,完全说开了,甚至平常最会说的李冠沐都不得不承认,他小看大家了,没想到所有人实际上都很闷骚,就他平常像个鸭子一样,嘎嘎嘎乱叫。
  总之这场会议开得很成功,虽然还有些地方可以改进,但有这样的效果,已经大大超出池子亶的预料。
  而且有一点他确实没想到,修士和凡人有一点区别极大,修士可能会很不通人情世故,但修士的思维确实要大大超过凡人,尤其境界越高,越明显。
  池子亶可能本身处在这个环境中,所以没多少感觉,当下意识做对比的时候,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不过这些他才不关心。
  他现在更关心怎么培养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