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四十二章 定身术

第四十二章 定身术


  灵魂体归位,池子亶从闭目养神的姿态中醒来,但人有点晕沉沉的,精神有点萎靡,好像以前三个通宵玩游戏一样。
  “奇怪,怎么会这么疲惫,莫非是我灵魂在空间里修炼功法时间太久了?”池子亶在住处来回踱步,仔细分析着。
  “照道理,功法又不是术法,术法是练久了,很疲劳,功法只要坚持得住,越修炼,精神就应该越是亢奋。”
  “难不成是佛家的功法很特殊,越修炼越累?也不应该呀,那些和尚打坐念经都能很久,不至于功法反而会如此。”
  “石大爷,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搞得鬼?”
  池子亶现在对于自身的变化,但凡想不通的,统统归结于石碑的缘故。
  这次石碑特别豪爽,传来的精神波动,也有一丝丝的愉悦:
  “有因就有果,有果必有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池子亶对于石碑说话的尿性非常清楚,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尽管听得稀里糊涂,还是继续问道:
  “我最近乖得很,没作恶啊,为何我头这么晕,精神这么差?”
  “痴儿,你着相了,善未必是善,恶未必是恶。”
  “得得得,大爷你慢走,不送。”
  池子亶听着石大爷打哑谜,一个头两个大,状态好的时候,还能凑合着听听,现在头本来就晕,听了更晕。
  不过听石碑的意思,好像不是坏事,但也难说,他的好事,也许就是我的坏事。
  为了谨慎起见,池子亶对自己全身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最后终于发现了端倪。
  他的神识竟然损失一点,约莫有5%。
  这个发现让池子亶非常懊恼,神识对于修士的作用极大,甚至远在气血之上。
  气血还能通过吃丹药增长,但神识的壮大,非常困难,绝大多数人还是以突破境界来提高的。只有极少极少一部分人,有强大背景,或者强悍的运气,方能提高。
  比如丹药中只有极少的一些有用,而且那些丹药无不是举世罕见,凭一个小小的筑基期就不要去想了。
  也有牛逼的功法可以增强神识,但那些功法基本掌握在顶级宗门手里,普通宗门如果有的话,那也不可能有,因为早就被灭门了,散修更不用说,必定遭到满世界追杀。
  可见神识的提高非常难,而神识的损失要想修回来,也极其困难。
  一般情况下,如果神识有损失,在境界保持不变的情况下,那是永久性损失,即使境界突破了,也不可能完全恢复。
  所以池子亶差点发飙,要不是他一直在疑惑,为什么石碑大半年来对他这么好,不曾吸过气血,他有点不习惯,否则哪有那么简单就此罢休。
  另外池子亶也琢磨出来,神识的损失,应该是他在修炼不动明王咒的时候发生的,如果只是简单被抽取,直接用蛮力就行了,就像气血一样,不用那么复杂,
  现在搞这么个流程,大概率就是石大爷或者那尊佛像,要利用佛法才行。
  这么看来,自己只要以后注意点,不闭目养神,或者不睡觉,就可以避免进入那个空间,从而避免修炼佛法。
  “哼哼,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这种小小计谋,用在我身上,就有点小儿科了,石大爷也是小气,想用一本佛门功法就想兑换我的神识,门都没有。”
  想通了事情,池子亶心情又好了起来,刚才损失的那点神识也就不跟石大爷计较了。
  当然池子亶不想再去那个空间修佛法,也有其它原因。
  刚才他来回走动时,发现了这次闭目养神的时间差不多有半天,也就是说这次在空间中待的时间太久了,在现实中还是会过去不少时间的。
  这个事情说起来可大可小,正常半天时间当然无所谓,但万一碰到紧急情况,自己灵魂一去就是半天,搞不好回来就已经出大事,甚至再严重点,自己的肉身成了养料都有可能。
  不过说是这么说,池子亶又转念一想,还是先看看这个《不动明王咒》的效果怎么样。
  他用灵魂体都能修炼这个佛门功法,那肉身肯定更加没问题。
  先试试看再说。
  池子亶开始修炼这门佛法,果然,灵魂回归,照样也能修炼,而且现在也是第一层的境界,并不需要重新开始。
  因为有了肉身的真实感受,池子亶和自己的修真相比,佛门功法现在差不多相当于修到了练气七八层的水平。
  另外这门佛法和道法还有一个区别,道法只用来提高修士的境界,要想杀敌,还需要各种术法配合,否则任你境界再高,也没什么用。
  但这么佛法不同,既是佛门功法,又是一门佛门术法。
  《不动明王咒》,顾名思义,它的术法效果就是用来定住别人的,只是术法的名称叫《不动明王》,少了一个“咒”字。
  “哈哈,这招不动明王有点意思,修真界是没有听说过有类似的这种术法,不知道我第一层还没圆满的实力,用这招能达到什么水平?”
  池子亶觉得既然肉身也能修炼,那就先看看效果再说,要是这招很实用,也不妨多练练,偶尔进入空间也不是不可以——池子亶向来这么没有原则,一直用屁股决定脑袋。
  池子亶心血来潮,当即就走出屋门,寻觅目标,试试看他的不动明王。
  出了屋门,刚好见到文德厚鬼鬼祟祟往矿场的盗洞走去。
  池子亶二话不说,扬手就打出一记不动明王神光,落在文德厚身上。
  文德厚猝不及防下,顿时就被定住了身形,任凭他如何用力,也无法挣脱开来,偏偏还叫不出声。
  文德厚大惊失色之下,只能聚音成线,用江湖中人才用的手段,给其他人发求救。
  但刚刚发出求救,他的身体又能动了,文德厚当即一声大喝:
  “谁,哪位道友前来戏耍文某,请出来一见。”
  “德厚,是我。”池子亶明白了效果,心中有数,就不打算惊扰别人了。
  “啊,总裁,怎么是你,刚才是你新的术法?”文德厚知道是池子亶后,心中的大石头落下,紧张的神色又换成了惊喜的样子,说完后,嘴唇微微动了下,又取消了求救信号。
  “嗯,刚才初次修炼定身术,不知道威力怎么样,想找人试试,刚好碰到你。”池子亶无故打扰别人,当然也需要解释下。
  “总裁的定身术,威力不小,刚才我运起全部功力,浑身依旧不能动弹,就像整个人静止一样,非常恐怖,想着这时候如果敌人要取我性命,肯定不费吹灰之力。”文德厚尽管语气颇有羡慕,但对刚才的定身仍心有余悸。
  “嗯。对了,你去矿场干什么?”池子亶对于佛门的东西,不想具体提及,这是秘密,所以撇开话题,转而问起对方来。
  “属下刚才突然想起,那个盗洞还在,万一那群血影石蝠飞了出来,后果很严重,所以急急忙忙就想去把它填平,然后竖立一块牌子,警告那些凡人矿工不得开挖这处地方。”
  文德厚被池子亶一问,顿时想起自己要干嘛,连忙禀告。
  池子亶被他这么一提醒,想想也是,赶紧朝那盗洞走去,路上还不忘夸赞文德厚几句,说他考虑事情周全,自己很欣慰,以后必定大有前途云云。
  两人到了矿场中,发现果然这处盗洞还在,其他人并没有处理,他俩检查后,先搬来几块大石头砸了下去,然后又把那些土填了回去。
  等到全部填平,俩人松了一口起。
  干完事情,池子亶又回到住处,他要好好修炼下这个不动明王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