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五十五章 有消息了

第五十五章 有消息了


  池子亶很心累,李冠沐很心伤,文德厚他们很心平。
  累是因为有这样的好手下,伤的是因为有这样的好学生,平的是因为有这样的好战友。
  小陆你真棒,老熊你真憨。
  这也是所有人对他俩的评价。
  当然池子亶最“恨”的是石大爷,石大爷老是不按常理出牌,特么还喜欢恶作剧,自己迟早有一点会被他玩死。
  说来也真是,自从自己筑基后,好像运气就不太好了,碰到的都是糟心事,就没有让人开心一点的事?
  正当池子亶垂头丧气的时候,还真来了一条好消息。
  宗门有人给他发来远程传音。
  说是他发布的任务,已经有人承接。
  池子亶修炼《水火两极界》二品中的三种稀缺材料,有一种有眉目了。
  对方发给池子亶的传音是这么说的:愚人草已经发现,但要取到颇为困难,你可以给任务的一半报酬,我把愚人草的详细情报发给你;也可以聘请我一起去取,但这样的话,报酬还是要按照任务的全部来给。
  池子亶对于报酬倒不是很在意,但请不请对方,当然要了解一些信息后再做决定。
  所以他把一半的报酬先打给了对方。
  这里要先说明一下,修士可以把灵石放在身上,也可以存放于专门做灵石生意的大势力,这类似于地球的银行,他会给你一张用来记录的特殊材质制成的卡,操作和银行卡差不多,还要方便的多。
  而把灵石存放于这些大势力,一般是宗门为主,他们经常要发放任务报酬,不可能老是付现;也有常做任务的修士,为了方便交易,就需要这些大势力的帮助。
  但不管是宗门和修士,都不可能把所有灵石都存放于这些大势力,因为这些大势力也有风险,他们也可能被覆灭,这在历史上,也时有发生,道理就跟银行倒闭也是有可能的,只是概率很小。
  当然这个概率,在修真界要高不少。
  对方接到信息后,就把愚人草的信息发了过来。
  池子亶看了信息后,确实感到有点棘手。
  信息中表明,有一株愚人草出没在罗绮山脉的雾隐森林中。
  而雾隐森林是一处非常危险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妖兽实力非常强悍,更有一伙穷凶极恶的盗匪的老窝在其中。
  这伙盗匪人数不多,也就四五十人,但他们的首领是筑基中期巅峰修士,手下五大将,也是筑基初期。别说一般的筑基散修,就是很多宗门,以筑基修士带头的队伍,都不敢进去。
  除非有筑基大圆满,那就基本没问题了,而筑基后期都不敢说一定没有危险。
  这些匪盗长期生活在极端惨烈的厮杀中,对敌经验非常丰富,对敌起来也是穷凶极恶,心狠手辣,在他们手上,极少有逃脱的修士。
  愚人草出现在这里,池子亶一时之间也有点头大。
  靠他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且不说他也不懂怎么找到愚人草,就是能找到,他能不能出的来雾隐森林,也是两说之事。
  而他目前的手下,也就是钟不饿是筑基初期,其他人对这种靠实力的事还派不上用处。
  司英皓倒是筑基大圆满,完全可以胜任,只是一来他俩不熟,二来当前局势下根本走不开。
  就是自己,也是违规出去,真计较起来,也要挨罚的,不过临时办点重要的事,都是默认的,不出大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池子亶没办法,只能询问其对方的修为如何,对方言明筑基中期,而且找愚人草这种事,他可以搞定。
  池子亶回想谷里所有筑基期修士,心中也就有点数了,筑基中期就那么几个人,其中有些人根本走不开,剩下的一两人,略微推算一下,就知道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说破,免得万一出事情,大家都不好办。
  两边约定具体时间和碰头地点,然后推迟几天过去,这几天好好准备准备。
  后面池子亶就跟钟不饿说了这个事情,让他也准备一下,尤其把状态提升到巅峰。
  再去司英皓那里简单说了下,自己要出去几天,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做。
  司英皓对于这种隐晦的事情,心知肚明,所以也很是爽快,答应了此事,但言明事情办完,必须速速归来。
  上次池子亶的意见被采纳后,最近这段时间,药坊生意不但比以前好,还稳了许多,尽管外面还时不时有骚扰之人,但几条小鱼小虾,不足挂齿。
  但司英皓和池子亶也明白,骚乱肯定会持续长久,敌对势力也不会简单放弃,指不定在酝酿大阴谋也说不定,该有的警惕还是要保持。
  说起准备,池子亶倒是没有特别要注意的,他就是去药坊处理了一些不太珍贵,又对自己没有用,也对手下们没有用的东西。
  然后换成了一点灵石和这次冒险必要的丹药。
  筑基期真的和练气期有天壤之别,所用的丹药价格差距之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就是同样的回气丹,筑基期的价格是练气期的十倍。
  池子亶心痛归心痛,倒也还能接受。
  没办法,有些东西,只能他给钟不饿准备,钟不饿又不收报酬,给他提高点生存能力,也是无可厚非的。
  几天时间,一切东西准备妥当,池子亶和钟不饿就偷偷出了药坊,两人一袭黑袍,盖住了全身,前往约定地点。
  到了地方,对方看样子早到了,正翘首以待,等着他们。
  池子亶见到后,改变声音,用低沉浑厚的语气道:
  “道兄好等,这次就靠你了。”
  对方也是一袭黑袍,看不出面目,就是神识也被隔绝,他瞟了下池子亶两人,只是点了点头回道:
  “二位请随我来。”
  说完后,对方再也不发一言,只顾着带头前往。
  池子亶两人也不废话,在身后紧紧跟随。
  到了雾隐森林,对方毫不犹豫,一点停顿都没有,就一闪而入。
  池子亶和钟不饿对视了一眼,也跟了进去。
  雾隐森林,果然名不虚传,一进去,池子亶试着用神识扫描下周围环境,但他的神识被压制在极小的范围内,和正常相比,半径整整缩短了八成。
  这些雾气不但能影响人的神识,更是极大的影响视觉,池子亶运起功力,目力所及,也就几十米,肯定不到100米。
  仅仅这两项,池子亶他们就不敢轻视这里,都提高警惕,防范突然出现的危险。
  进入雾隐森林后,对方双手中指顶在太阳穴上,手指顶端开始亮起一点星芒,此时他的眼睛也变得血红一片。
  对方扫视了一圈后,好似发现了什么,急忙朝那边赶了过去。
  池子亶和钟不饿根本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快速跟上。
  对方前进的方式,一看就是老手,经常出入这些危险的地方。
  时而前进一段距离,时而停顿;时而看看这里,瞧瞧那里,时而闻闻土壤,尝尝露水;时而拿出稀奇古怪的法宝,时而点燃符纸……
  也就在对方丰富的经验之下,他们在不遇到一只妖兽的情况下,进入了森林深处。
  随着时间的推进,他们的速度也在放缓,到了这时候,根本不敢有一丝懈怠,因为有时候,如果不是他们警觉,早就被将级妖兽发现了。
  在神识受到严重压制的情况下,如果仅仅靠池子亶和钟不饿的视力,那就只能等着被追杀了,而那位筑基中期修士,因为修有某一种灵目,反而有了很大的优势——他的目力比妖兽更强。
  但不是所有的妖兽他们都有办法躲避,有些妖兽的嗅觉出乎意料的强,任凭他们如何施法,都会被发现。
  比如两只三目鼠,此刻就站在三人的面前,露出一丝嘲讽的神态,紧紧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