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六十二章 突袭

第六十二章 突袭


  看着手掌中的变异地火,池子亶叹了口气,不再多想。
  他准备好所有东西后,开始修炼「水火两极界」二品。
  说到这个术法,到了二品后,不但凑齐物品很难,就是修炼一样吃力。
  尤其是要把葵阴真水和变异地火炼化,融入自己的灵力中,这个过程堪称是酷刑。还要在接受酷刑的时候,维持两种相反的力量的平衡,当真是痛并快乐着。就像是在一会火,一会冰的平衡木上,跳健美操一般。
  池子亶也没想到,这个过程会这么痛苦,如果不是材料凑齐很是难得,练成后术法的威力也是强大无比,他中间肯定受不了,第一时间就放弃了。
  但即便是在咬着牙,拼着命的坚持下,池子亶也是时不时“啊”“痛”“呜”,来给自己增加点莫名其妙的坚持。
  也是幸好施加了防护阵法和隔音阵法,否则就他这个样子,别人还以为有大规模敌袭。
  最后经历了非人般的折磨,池子亶终于大功告成。
  至此他呼出胸中一口闷气,盘膝坐着的身体,就猛得抬起头,发出猖狂的笑声,足足笑了十多息时间,方才收口。
  “咳咳咳,嗯,肺活量不够,嗓子有点冒烟了。”
  不过这时候的池子亶心情大好,他现在非常有信心,仅仅凭借落雨飞刀和水火两极界,他就可以和筑基中期抗衡,再加上他的不动明王(定身术),就是正面击杀对方,也不是不可能。
  由此池子亶对接下来的局势信心大增,颇有一试群雄的想法。
  而他这个想法也马上被得到实践。
  ……
  在池子亶练成水火两极界二品不久后的一天,一场大规模的突然袭击,发生在药坊上空。
  一伙不明势力,九个筑基期修士,都戴着隔绝神识的面具,在没有任何苗头下,突袭药坊。
  如果不是司英皓及时发现,恐怕会造成极其惨重的损失,就是摧毁药坊都极有可能。
  当司英皓发现这伙人时,立马给池子亶发了传音,让他速去御敌。
  池子亶接到传音,没有任何迟疑,就飞出了府邸。
  恰逢钟不饿、文德厚、宋仁慈、李冠沐、熊开山五人都不在,前三者又到了定期出使三派的时间,后两人被池子亶派出去干事情去了。
  府中除了池子亶,就剩下小陆一人。池子亶发现来人实力强劲,他和司英皓两人未必接的下,就传音让小陆趁着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换个服饰,和药坊中的散修们一起跑。
  为以防这个“呆子”起了“要和总裁共患难”的想法,池子亶这次传音中说得非常严厉,让他务必执行命令。
  交代完事情后,池子亶到了空中,开始迎击敌人。
  池子亶看着这伙人,虽然都戴着面具,但明显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杀气袭人。看样子,这次不摧毁药坊,对方誓不罢休。
  不过他们看上去也有这样的实力,九个筑基期,在数量上,碾压池子亶和司英皓。在实力上,他们两个筑基后期,两个筑基中期,五个筑基初期,也是有巨大优势。
  对方为首的修士戴着牛头面具,看着眼前仅仅两个筑基修士,不由哈哈大笑,双手背着,用轻蔑的语气说道:
  “恶龙谷无人了吗,竟然只有两个筑基修士,那趁早把药坊关了吧,也许我还能留你们一条性命。”
  司英皓这时候看上去,颇有气度,说出来的话也相当霸气:
  “区区几个筑基修士,我司英皓一个人接下又如何。”
  “筑基大圆满口气这么大,过会成了掌下亡魂,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当然看你相貌出众,我们也舍不得你就这么死了,在死之前,一定好好犒劳犒劳你。哈哈。”牛头面具旁,戴着虎头面具,同样是筑基后期的修士淫笑道。
  司英皓驻守药坊十余年,各种场面也是见过的,更何况,自从她筑基以后到现在,死在她手上的筑基修士没有三四十,也有二三十,这些死人中,有很多当初也是这么跟她说的。
  所以她完全不生气,这时候涵养功夫竟然变得出奇的好,就像没听到这些话一般,只是用很随意的语气回道:
  “呵呵,我也很怀念那种折磨人的感觉,既然你们这么想尝尝炼狱刑罚,我这就成全你们。”
  说罢,司英皓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冲向了对方牛头和虎头修士。甚至连法宝都没拿出来,用一双拳头对敌。
  不过司英皓也不愧是筑基大圆满修士,她一个人战两个人,还占据上风,攻击强度极大,对方应付起来非常吃力。
  不得已,那两个筑基中期修士只能加入战局,支援己方。
  在他们的配合下,牛头虎头修士终于站稳脚跟,四人和司英皓打得有来有回,声势也很是浩大。
  池子亶看着司英皓身先士卒,一人力敌四名修士,他没办法,也只能祭出他的法宝,十二把落雨飞刀,向剩下的五名筑基初期修士招呼。
  而这些人看着池子亶像傻子一样,一人主动挑战五人,也就抱着轻视之心,想跟池子亶玩玩。
  池子亶当然心里也明白,就靠落雨飞刀是不可能赢的,这些修士虽然没有雾隐森林中的匪盗那么凶狠,但胜在他们是正规宗门出身,所学功法无缺,术法也是经过系统学习的。池子亶应付起来,也较为吃力。
  不过对方一上来,没下全力,只是和他玩闹般的打法,倒是让池子亶轻松了不少。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打算用符纸召唤金甲大汉了,这些符纸本身也已经不多,剩下没几张,当下就是用一张少一张,也得省着点用。
  其它作用的符纸当然还有一些,可是他也不能招摇过市,要说没有对他产生疑心,池子亶是不相信的,如果这时候贸然再显示自己的财富,那更加容易招来祸端。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他才能用其它一些强悍的符纸。
  同理,戒指里也还有更强的东西,有些东西拿出来,就是群灭这些人也可以,不过这么一来,不用想,池子亶觉得完全是同归于尽的做法。
  那些东西一旦亮出来,自己也就被判了死刑。
  靠着落雨飞刀和无尘甲,池子亶稳稳得守着防线。
  不过这些修士毕竟是来干他们的正事的,不会总是和池子亶闹着玩,在发现一时之间拿不下池子亶后,他们也就开始用全力了。
  认真起来后的五名修士很厉害,可认真起来后的池子亶更厉害。
  他也不想这么一直耗下去,否则终归是自己比较吃亏。
  同时自己练成二品的水火两极界没几天,也想见识见识这门术法到底强到什么程度,现在有五名筑基初期的对手,刚好合适。少了不能体现威力,多了也扛不住。
  既然对方没耐心了,那么刚刚好,他也正有此意。
  召回十二把落雨飞刀,盘旋在周身,池子亶双手快速打了几个手势后,前方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圆球,把三名筑基初期的修士圈了进去。
  这三名修士对于突然出现的圆球,一时不知是什么东西,愣了一下后,就照样扬起他们的法宝,继续攻击池子亶。
  可是当他们刚要继续进攻时,这个圆球开始变得极为狂躁。
  外面一圈熊熊烈火,却是变异地火在不断燃烧,里面充斥着漫天的葵阴真水。这变异地火和葵阴真水,已经不再是原来材料时的样子,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时候的变异地火,只要花点时间,甚至能灼烧掉普通法宝的灵力,如果修士的肉身触碰到,除了炼体修士外,其他修士绝对撑不过三息,就会化为灰烬。
  而里面的葵阴真水,腐蚀之力极强,修士只要碰到一点点,就会被沾染,从而整个人很快就会被腐蚀成空气。
  这样的两极界,初次登场,就要开始施展它的恐怖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