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七十八章 砸钱

第七十八章 砸钱


  “因为他长得和我死去的弟弟实在太像了,我已经把他当亲弟弟看待。”
  说到弟弟,司英皓本来毫无生气的人,变得立马精神抖擞,两眼炯炯有神,盯着怪物的眼,一点都不曾退让。
  “都这时候了,你又为一个男人求情,好啊,好啊。”
  怪物气急,当即就抬起两条比池子亶腰还粗得多的手臂,砸向池子亶,池子亶见状立马祭出无尘甲,并手捏符纸,唤出一尊木头人。
  而这时,司英皓快速冲到池子亶身前,双拳挥出,击打在怪物双拳下侧。
  怪物的身体力量极其强大,哪怕分离了一部分力量出去追击土木堡少主,剩余的力量依旧不是筑基期可比。
  司英皓虽然以炼体见长,但和怪物相比,小巫见大巫,一个仅仅随意一击,一个拼尽全力,后者双臂骨头当即断裂,双手无力地垂于身体两侧。
  池子亶没想到司英皓真的说到做到,这时候如果他再躲在女人身后,他即使保住性命,这辈子也不会安生。所以他必须有所行动。
  “嗯,老怪,你我本身有怨,正好老子也想把我的东西拿回来,看我为你准备的杀招,呔。”
  池子亶说着扬起几张符纸,施展后,狂风大作,天空中刮起几道旋风,这些旋风围着怪物,想把他绞碎当场。
  怪物完全不在意这些旋风,任凭它们刮着对自己的身体,除了微微有点痕迹以外,没有任何一丝丝血迹。
  池子亶当然也没想过这些符纸能起到伤敌作用,他刚才看似很硬气的话,实则是虚张声势,符纸抛出的时候,他又拿出一沓加速度的符纸。
  不过这些符纸准备匆忙,效果远不如土木堡少主的好,虽然也是加快了不少速度,但也就比他平常快了不到两倍而已。
  看到司英皓这时候还想力拼怪物,池子亶又气又感动,没办法,上前一手拦腰抱起她,转身就逃。
  路上立马又掏出疗伤丹药,也不管三七二一,直接喂给司英皓四颗,这时候他哪还管药量是不是过度,想着就是赶紧让她恢复,否则目前这个样子,逃跑的希望更小。
  才飞出去没几里,回头一看,怪物已经到了身后不远,池子亶心中苦涩,不得不又是一把符纸,召唤出七具金甲大汉。
  金甲大汉的实力非常强劲,曾经在雾隐森林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不过这次他们就跟纸糊的一样,只是阻拦了怪物不到一息的时间,就被怪物打爆。
  “MMD,拼了。”池子亶见这些财物竟然只能发挥这么点效能,很是不甘,骂骂咧咧中,又取出了十多件法宝,虽然这些都是低级法宝,但每一件法宝放在坊间,还是能卖不少灵石的。
  “能不能自己跑?干点事吧,姐。”池子亶这时候特怀念他的手下们,哪用着自己这般操心,你手断了,脚又没事,法力运转也无碍,让自己速度慢的人抱着算怎么回事?
  被池子亶这么一说,司英皓脸一红,微微低头,说道让她自己飞。
  “早该这么干了,真是,等手恢复的时候,赶紧告诉我。”紧急逃命的路上,池子亶已经不管自己的语气好不好了,几乎是用下命令的方式,吼出去的。
  司英皓一点都不生气,还轻轻应了句:
  “好的。”
  对于司英皓,池子亶颇为无奈,不再理她,开始专心应敌。
  十几件法宝,一路上不断引爆,在池子亶无比肉痛中,稍稍拖延点怪物的速度。
  马上十几件法宝就没了,他们和怪物的距离还是在一里不到。看起来追上是毫不疑问的。
  “怪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法宝。”
  气血上头的池子亶,为了活命,只能开始割心头肉,好多法宝他都没看清楚呢,更没研究,就这么打水漂了。
  十几件没了,又来十几件,这次好多还是防御法宝和辅助法宝,或者品相很不错的,平常池子亶自己不舍得用,想着以后用来观赏的,等手下们境界上来,也可以作为打赏,结果……
  在池子亶用大把“灵石”拖延一点怪物步伐的时候,怪物本来嘲讽的神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也没想到池子亶身家这么丰厚,再这么持续下去,他的万法归元决时间就快到了,那时他再想拿下池子亶他们,可就不容易了。
  迫于池子亶的财力,怪物只能施展秘法,以损伤自己一部分元气为代价,在加快一点速度的基础上,再增加了肉身强度,可以更有效抗住法宝的爆炸。
  池子亶的富有,别说怪物吃惊,就是旁边的司英皓都看得一阵无语,她以前觉得自己常年坐镇药坊,又是紫龙峰大长老,身家在筑基期中算丰厚的,但看了池子亶这么会功夫,那些符纸不说,就是法宝也爆了三十来件了,她真想看看这位弟弟,到底有多少法宝。
  池子亶在用完三十来件法宝后,心已经不是滴血,而是淌血,他愤恨地朝怪物叫道:
  “别欺人太甚,否则老子跟你拼了。”
  “小子,看你有多少法宝可以用。”
  怪物怒极,说完,加速追赶。
  “老子拼了,音姐别骂我。”池子亶彻底火了,又拿出了二十多件法宝。这些法宝很多已经是中品了,它们任何一件对于一些筑基期修士来说,就是全部的身家,比如钟不饿的青冈烈火剑就是这个层次,给囧王的九龙引雷棍也是这个层次。
  (这里解释下,倒不是池子亶不愿意给他们更好的法宝,只是这些法宝毕竟不是本命法宝,临时用用可以,不宜长久,如要伴随一生所用,还是需本命法宝。况且这些二手法宝也需要相对应的境界才能使用。
  本命法宝就要靠自己集齐材料,再让人打造出来,然后自己用精血认主,最后长年累月在体内温养,当然一般没办法时,也会把别人用过的法宝作为本命法宝。
  二手货的本命法宝威力比较惨,另外还不能成长,自己的威力强也能成长。)
  二十多件法宝,就像手榴弹一样,被池子亶一件件丢出去,然后引爆。
  尽管依然还是不能伤敌,但已经可以稍稍延缓对方了。
  到了后面,池子亶一狠心,一次性拿出两百来件法宝,这些法宝虽然也是中品,但他们是金丹期用过的,威力比前面筑基期用的中品法宝强大的多,一旦引爆,就是池子亶自己都觉得好吓人。
  为了不伤到自己,池子亶对于这些法宝就谨慎了不少。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刚刚开始丢差的法宝时,会心痛的不行,再丢好一点,会认为在刮自己的肉。可当大把撒更好东西时,会慢慢麻木,甚至还出现了快感。
  就像池子亶,现在他好爽,原来大把撒钱是这种感觉,都快上头了。
  当丢完的时候,他又拿出一大堆,又想接着丢,这次被司英皓及时拦住。
  “等等,先看看情况,谷主好像被你伤到了。”
  “嗯?哈,真的被炸伤了,刚才只顾自己嗨了,倒是没仔细观察对手。”池子亶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
  200多件金丹期用的法宝当炸弹,威力确实不同凡响,已经不是前面的手榴弹可比,在这种级别的火力面前,就是强如怪物,也被炸得遍体鳞伤。
  池子亶见状大喜之下,停了下来,还想回去搞死怪物算了,大不了再丢个二三百件法宝,毕竟经票能抢回来的话,自己也不亏。错过这次机会,下次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回来。
  恶龙谷也毁了,怪物也不可能再留下去,到时他跑到哪个犄角旮旯,自己即使实力上来了,到哪去找他。那样的话,很可能从今往后,再也拿不回经票了。
  所以这次如果能干掉对方,池子亶还是愿意付出一些代价的。
  司英皓见池子亶停下来,正感疑惑时,池子亶问她手臂恢复了没,司英皓点点头,表示他的疗伤丹药品级很高,伤势已经尽复。
  “那好,走,回去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