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八十章 大胜而归

第八十章 大胜而归


  留下两行眼泪,混合着尚未凝结的血水,让池子亶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
  可是这时候的池子亶并没有要擦拭的意思,在他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冷漠,说出的话语更是如寒冬之气,冰冷无比。
  “如果没有你当初的举动,没有我的今天,这点上我该感谢你,不过这不能抵过你的罪责,最后叫你声谷主,记得下辈子别赶尽杀绝。”
  说完池子亶祭出落雨飞刀,给了独眼飞龙一个痛快。
  独眼飞龙这辈子不会想到,他会死在池子亶的手里,一个蝼蚁,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一个蝼蚁,他也能随意取走性命,一个蝼蚁,他至死都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拿到独眼飞龙的储物戒指,池子亶快速寻找经票,最后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他找到了,这下算是松了口气。
  出于死者为大,池子亶对司英皓掩埋独眼飞龙的事,倒是也不计较,尽管他们现在最好还是赶快离开,很可能有不少人正远远盯着他们。
  趁着司英皓掩埋尸体之际,池子亶赶紧吃了些丹药,现在他可以说是强弩之末,神识损耗严重,法力见底,符纸没有,要是碰到强敌,就完全只能靠司英皓。
  而司英皓连续大战之下,各项状态也是极差,现在的实力顶多也就在筑基中期而已。
  就他们的这点实力,能不能在群狼中逃得性命还不好说。当务之急,能恢复多少法力算多少。
  不过池子亶也相信别人不敢轻举妄动,假如真妄动了,他不得已之下,只能把“丢炮弹”的任务交给司英皓了,好在她的神识足够强,再丢几百件没问题。
  当然能不到这一步,就再好不过了。大把丢钱的事情,爽是一时爽,但后面够自己心疼很久了。
  要知道他现在财富已经缩水很多,相比最开始的时候,现在差不多已经少了三分之一,而他还在筑基初期混着。
  从这点上看,他完全就是一个废物。如果被音姐知道了,他哪还有脸啊。
  看来赚钱的路子必须提上日程了,否则他真养不起大家了,就现在这些东西,再这么继续下去,不足五年,一定见底。
  等司英皓干完事,池子亶招呼她,赶紧溜,不过这时候他们的上空出来三拨人,每拨在六到十人之间,都是筑基期。
  这些人中大半是刚才没死,侥幸存活下来的,其中一部分之前还是和他们同一阵营的,还有一些人估计是浑水摸鱼的,就像兀鹫一样,机会主义者。
  面对这么多虎视眈眈的敌人,池子亶和司英皓内心也有点发憷,他们的情况他们自己知道,单独对上一拨人,也许还能抖抖,真要同时和三拨人开干,就是扔炮弹都没用,尤其距离这么近,炮弹也不太好扔,必须适当拉开点距离才行。
  “呔,你们这帮腌臜,想趁机捡便宜,问过我们囧王和疯王的意见没?”
  囧王和疯王及时赶到,虽是两人,但气势十足,颇有一言不合就干的样子。
  两人来到池子亶身边,朝池子亶微不可查地点点头,池子亶心中大石落下,精神一抖,再无后顾之忧。
  当即就拿出百来件法宝,分给了他们三人,并大声说道:
  “师姐,两位兄弟,过会有谁不开眼,就直接引爆法宝,我还有一些上品护身符纸,尽管冲,即使要死,也是他们先死,最差也是同归于尽,我们也不吃亏。”
  对于池子亶这么无耻的话语,那些人心头一凛,他们之前就远远看过他的疯狂,万一又开始发飙,这里还真不是谁能吃得消的。
  众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到是也不敢随意发动进攻。
  “师兄,这些兄弟盯着你们也那么久了,也挺辛苦,我建议留下一些法宝,作为他们的劳苦费,这样想来他们就没意见了。”
  钟不饿以前跟他爹混江湖的时候,对于这种群狼环视的场景经常遇到,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他和他爹也是群狼中的一员。而往往这时候猎物最好的选择,就是抛下一大块肉,让群狼争抢,从而他们能趁机逃出升天。
  这种方法最俗,可以往往最有效,反正钟不饿遇到的几次,都是成功的。现在他们作为猎物,舍弃一点利益,也是最好的选择。否则群狼不可能放弃,会一直盯着他们,万一到时候来了猛虎,就真的糟糕透顶。
  池子亶一想也是,自己刚刚拿了恶龙谷谷主的储物戒指,虽然没细看,但东西确实不少,自己就是舍弃个几十件法宝,也还是大赚的。既然自己已经吃肉,留点汤下来,也是应该的。
  本来神情有些绷紧的池子亶,脸色立马放松下来,哈哈一笑,很是赞同。
  当下就让他们三人放下四十件法宝,就权当给对方的红包。
  至于怎么放,当然是有讲究的,这些法宝被他们三人这里丢一下,那里丢一些,还有些还丢得很远,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丢下法宝后,池子亶见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立马开始添火:
  “兄弟们,还不去抢,那些可是中品法宝和上品法宝哦,有些还是金丹期用的法宝。谁多抢点,此后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难不成真要和我硬拼?”
  池子亶还没说完话,当说到中品和上品法宝时,就已经有不少人四散去抢了,尤其是筑基初期的那些修士,考虑利弊得失后,更是没有犹豫。
  只有几个筑基后期和一个筑基大圆满,颇有些不甘,可是真如池子亶所说,硬拼之下,他们未必划算。
  到是凭他们的实力,抢这些法宝,反而胜算更大。
  所以在一阵犹豫之后,这些人也放弃了和池子亶他们正面硬刚。
  在所有人都忙着去抢法宝的时候,池子亶他们四人内心都暗暗松了口气,相互瞄了一眼后,齐齐冲天而去,溜之大吉。
  ……
  凤悦城,一座凡人的大城。
  凤悦楼,赏花赏月的好地方。
  嬉凤间,典雅高贵的留恋之所。
  此刻四个大男人大煞风景地在“品尝”美食。
  “好久没吃凡间美食了,真是想念啊。”文德厚一点没有御医世家出身的觉悟,拿着一只大鸡腿,满嘴油腻地啃着。
  “毒王,你算很好了,我多惨,小时候家里穷,吃不上荤的,等12岁进了恶龙谷,前面也是吃素,偶尔吃点野味,没经过烹饪,也是索然无味,到后面吃了这么多年辟谷丹,我连食物的味道都忘了。”李冠沐两手撕扯着一只卤鸭,很是感慨地说道。
  “你们说,我们这么吃喝好吗?疯王和囧王带我们逃出了恶龙谷后,又去支援了,而我们却在享受……”
  刑王嘴上说着很不好意思的话,嘴里倒是一点不含糊,一头烤乳猪已经被他吃了大半。
  “没事,我完全相信总裁他们能够逢凶化吉,尤其总裁比我们机灵的多,那种小场面,也就是小孩子闹着玩儿的,过会他们就来。我们吃好喝好,才能用更好的状态迎接他们不是?”
  不愧是怼王,歪理说得很到位,尤其是那句完全相信的话,语气很是感人肺腑,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他受了多大的委屈,即便如此,依旧毫无保留相信别人。
  “说得也有道理,那就好好吃,好好喝,总裁他们的那份,我们先吃了,这种凡俗之物,对于完全辟谷的筑基期来说,吃了也不好,有太多杂质,正好我们练气期还在吃辟谷丹,偶尔吃几顿,也无伤大雅。”
  毒王说完这个后,还从炼药师的角度好好分析了下,说得好像他们不吃这些,就是害了总裁他们一样。
  其他人嘴上应着,心里一个个无比鄙视他……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竟然不等我们,就自己吃了起来,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总裁吗?”
  池子亶开了神识,老远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差点被气死。不过转念一想这帮人的德行,他觉得还是忍了的好,否则自己只会自找苦吃,所以佯装教训一句,立马接着说道:
  “来,撤了所有的东西,上灵凡全席!我们今天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