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笔趣阁 > 番外:千纸鹤 十七

番外:千纸鹤 十七


  枯燥而乏味的一天于各位建筑师的指缝间悄然溜走。
  次日。
  “我不行了嗷……”
  看着两人连夜赶完的四五七八楼,陆北羽趴到自己建到三分之二的九楼墙上,头痛得要紧……
  吹一夜的冷风,再不眠不休的工作两天两夜,就算昨日让某会长灌了一瓶稀释药水,他觉得自己也没法再继续下去整这九楼了……
  “诶,北羽,你没事吧?”
  不久后,从楼梯跑到九楼来瞅瞅进程的洛忆霖看到这一幕,直接吓了一跳,困意尽失,连忙跑上前把他扶了起来。
  “没事……就是头痛——嘶——”
  陆北羽揉了揉太阳穴,举手之间,无不透露出一种深深的疲惫。
  “唉算了算了,看你这样子,估计这三天还没休息好?剩下的三层半差不多就我们负责好了,估计今晚就能搞定啦。”
  ……
  “哈欠……往上一些,歪了歪了!”
  因为本人过度劳累无法继续劳作的陆北羽从顶级速建师的身份迅速转化成了主持大局的副会长,负责指挥酒店外部装饰。
  “啾啾啾啾!”
  小苍云费劲地从公会方向飞来,丢给陆北羽一瓶药水:
  “会长说这是纯的,没兑水稀释,权当比赛附加的疗养费啦,叫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好好休息啾~”
  “啊啊啊……帮我和会长说声谢谢哈。”
  陆北羽从酒店那儿收回目光,费力地拧开瓶塞。
  “回公会你自己说去,我懒得飞辽。”
  小鹦鹉跳进陆北羽怀里,瘫在他的身上:
  “诶,你的身上怎么这么冷哦。”
  “可能在上头被风吹太久了?”
  陆北羽搓了搓手,一口气喝掉药水。
  “说了别熬夜嘛,你不信。”
  把瓶子放到边上的那一刻,一个略带幽怨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一袭白色的被褥从身后垂落,轻轻盖于他的背上,带着暖暖的体温。
  当然,更加温暖的是被子下她的怀抱。
  “噫,我知道错了嘛……”
  陆北羽表示自己这是这几天来第二次被人责备了,于是只能用很内疚委屈的语气轻声回答。
  十一十二楼。
  “遥想当年……成为速建的时候我都在干些什么……”
  好大一口狗粮入嘴,洛忆霖捂着脸,发丝自指尖垂落,看起来异常地忧郁。
  “唔,吹逼,乱逛,反正从没有看过你认认真真地看书学习。”
  下面上官幺幺的声音传出。
  “什么?在你眼里我就这种人?!”
  洛忆霖一听,顿时暴跳而起:
  “吹逼乱逛不爱学习?卧槽我什么时候做过这些事……情……
  “诶不对……貌似有点印象来着……”
  “可不是嘛,我记得以前一个前十能让你把牛吹到天上去,然后通常情况下你会到外面嗨个一夜,最后像个死猪一样瘫到床上。”
  “……幺幺你给我等着,这玩意结束后劳资就回去连夜看书……”
  ……
  “他们这是怎么搞的!弄得那么快!?”
  刚准备接着开工,站到十三层楼半的承泽瑞一眼瞥到了对面的工程,差点以为自己眼睛有问题。
  一天七楼?!有没有搞错???
  “这下糟了……”
  叶独孤一脸阴沉地看着对面的建筑,又望了望身后懒散的建筑师们:
  “这群人,好声好气地伺候,双倍人数却连对面都比不过!”
  当然这话估计只能小声在心里嘀咕,说出来估计会被这些高傲的家伙骂上一顿。
  “那个……各位建筑师啊,在下可否再多加些钱,换一下咱们的效率?”
  因此叶独孤只好强笑着,奉上成捆的金条。
  “嘿!你开玩笑!”
  又是那个头顶呆毛的乾坤妹子:
  “有钱也没用,你也不看看人家只剩下三楼没造了!咱们还有四层半!熬夜肯定是熬不得的,我们这批人里面有几个是大赛结束后来复工的,状态本就不好。
  “况且你是没有了解清楚五大公会的细节吗——咱们乾坤的顶级本来就不是专修速建的,而是以细节为长!你要速建为什么不去多弄几个天工,苍云的?”
  “是啊,而且合同上可没签一定要加快完成,咱没有义务。”
  天工一人当然知道没法比上对面,因此选择不去贪心损公会名声:
  “而且,你嫌我们慢为什么不去请各大公会的招牌建筑师啊,比如皇无极,陆北羽之类的。”
  “那……那现在请皇无极还来不来得及……”
  叶独孤被这么一斥,只好咬了咬牙。
  “肯定来不及了噜,你看现在快正午了,他们的十,十一,十二造了一半了都。”
  乾坤妹子摇头道:
  “皇无极接到消息来这里少说得要一个小时,估计人家早就造好多了啦,豹城最闻名的速建师并非万能,这种情况肯定无法力挽狂澜。
  “不过要是你早点察觉,昨日就把他请来,就不会出现现在这场面了。”
  叶独孤当下就是一愣,旋即展现出一副恼羞成怒的神情。
  ……
  当天傍晚。
  “成了成了!赶完了啦!”
  给楼顶加上栏杆后,经过几天来拼命加班加点的工作,这一栋十二楼的酒店竟在三天之内伫立新的地皮。
  “谢谢!谢谢!”
  本来已经彻底失去希望的秦天涯硬是被这群为了加钱和公会名声的建筑师们从深渊里拽了出来,无比感动。
  “对了,雇主,你打算给你的酒店题字么?”
  上官幺幺从水电梯中下来,一甩长发,洒落滴滴晶莹的水珠。
  “题!肯定题!但得开门后再说!”
  秦天涯激动地点了点头,一吹口哨,附近棚子里顿时飞出无数抓着传单和信件的鹦鹉:
  “为了感谢各位建筑师的帮助,我想把题字的机会交予你们!”
  “给我们?”
  洛忆霖和上官幺幺双双相顾。
  “好啊好啊!”
  倒是突然钻出来的陆北羽双眼放光,连忙答应下来。
  “北羽你可别想!这几天不准乱跑啦——”
  然后某人就被凌晓春拉回了原处。
  ……
  两小时后,等到招聘人员闻讯赶来,在酒店里巡视一遭,熟悉地形刻画地图后,纷纷归到了职位。
  收取到城主府附近的登记处登记完回来的鹦鹉的信件,秦天涯佝偻着腰,好似一个年迈的老人,小心翼翼地放下了象征开业的第一支烟花。
  “咻!”
  绚丽的烟火带着一串白烟飞向苍穹,绽放在黑红相交的天空里,开出了一只暗紫花朵。
  尔后,其余的烟花火箭自他身后的发射器中飞射而出,呈“V”字形,划破初夜的暗。
  一波接一波的烟火亮了天际,亮了四壁,绚烂,耀眼,深震人心。
  “唔,来点烟花也不错哦。”
  陆北羽看着这开业仪式,摸了摸下巴,心里浮现出一个想法。
  ……
  “该死,该死!”
  烟火飞溅四处,照映在叶独孤的脸上。
  他愤恨地把手里书写的计划撕碎,扔了漫天,犹如一只发狂的野兽。
  背后,那一群建筑师还在慢悠悠地盖着十七楼,十八楼都还是个架子,孤零零地立到那儿。
  “今天就到这吧,天黑了,都回去休息吧。”
  乾坤妹子朝众人挥挥手。
  水花溅射,二十来个建筑师纷纷回到了地面。
  “你们太慢了啊!人家明明比我们晚了那么多天!那么多天!”
  叶独孤朝着空气发泄不断,一袭愤怒的话语传入众人耳中。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气氛刹那凝固了下来。
  “是不是我白天说得不够清楚?”
  她敛起了呆萌的表情,头上的那一抹呆毛缓缓垂落:
  “你签的合同里没有什么必须比对面快的要求,加钱我们也没收,明明是你自己预判失误,怒火却落在了我们头上。
  “良心来讲,像你这样的雇主,我其实见过挺多。但他们的下场,可并不是很好呢。”
  “可是……我……”
  对面烟花熄灭,叶独孤昏热的头脑也清醒了,看到这一群恰好下来的建筑师时,惊出一身冷汗,一向说得特别流畅的满腹经纶也塞到了喉咙里。
  关于五大公会威名,他还是听说过的。
  传闻这些建筑师,尤其是大公会的,一个个都可精贵了呢,容不得被欺辱,容不得被干扰,毕竟是个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还看天赋努力的职业。
  以前豹城有几个商业大户,看上这五大公会其中一个的地皮和位置了,所以明谈暗拌想尽办法像让他们搬迁,结果不到一年就垮了,只能灰溜溜地跑到其他城去从头开始。
  叶独孤可不敢保证自己能扳倒这些公会,再给他一十二十年都不行。
  “明天工作结束,我不希望再听到什么自己失利,把气撒我们头上的事情。”
  收起手中的笔记本,乾坤妹子带着一群建筑师从他身畔走过,融入越来越浓的夜和灯光里。
  等到确信周围无人之时,叶独孤才瘫了下来,汗已湿透背心。
  “自认为是个建筑师就了不起?呸,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在我手下好声好气地奉承。”
  静了许久许久,他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过了句嘴瘾,拍去身上的脏物,转身走进木屋,“轰”地一声,重重关上大门。
  “簌簌簌簌——”
  也就在那之后,一只白色的凤头鹦鹉从树杈上探头出来,歪着脑袋,眨眨眼睛,脖子上的“天工”木牌一晃一晃。
  ……
  当晚。
  “咕啾啾~”
  正在陆北羽肩上休息的小苍云忽然睁开眼睛,望向窗外。
  那儿,一个鬼鬼祟祟的白影正往里头偷窥着。
  “啊!是凤千寻!”
  小苍云大叫着,“嗖”地一声撞破玻璃,扑向那道黑夜中的魅影。
  “凤千寻?”
  与一众建筑师们干杯吃晚餐的陆北羽根本不知道这名字对应的是谁,照他话说,那么多鹦鹉里,他只认得小苍云。
  “凤千寻……是天工的公会鹦鹉……”
  洛忆霖站了起来,一个翻身,跃出窗外。
  “来打探消息的?”
  上官幺幺一皱眉头。
  等到三人跑到草地上时,小苍云已经和凤千寻扭打了起来。
  “你干什么啾!”
  “啾咪!你这个家伙,居然敢跑到这儿来打探情报!说!是谁让你过来的!”
  “啾啾啾!你不要血口喷鸟唔!”
  大概是小苍云这几天被拜月“照顾”得特别棒,为了逃命,一番寻常技能可算是磨练得超越平常。
  不过片刻,凤千寻就被小苍云高傲地一爪踩在脚下,还被拔了几根好看的毛……在那儿气得都“啾咪咪咪”地哭起来了。
  “呜呜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可以这么暴力啾!”
  凤千寻淌着泪,倒在草地上,模样凄惨:
  “我一个男孩唧都打不过你了啾咪咪咪咪……”
  闻讯跑来的陆北羽顿时一愣。
  啥,小苍云是个雌滴?
  “啪!”
  “啾啾啾嗷!说了不该说的话,掌嘴!”
  “小苍云……苍云姐……对不起嗷,放过我吧……我真的只是路过啾!”
  ……
  “唔,你只是回公会报个信的,结果看到这儿灯亮,忍不住过来看了一眼?”
  上官幺幺给凤千寻理着羽毛。
  “对啦啾!都是小苍云啾!二话不说就欺负我啾!”
  凤千寻蹦到了柜台上,心疼地看着身上被拔毛的地方。
  “啪!”
  作为一只可怜的信使,某鸟表示人家还没缓过劲来呢,鬼知道小苍云和洛忆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猛地射了过来。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凤千寻吓得羽毛炸开,变成一个小毛球,“蹭蹭蹭”退到墙壁前头,可怜,弱小,孤独又无助地抱着自己。
  “说说,你打算给你们公会报啥信啊?”
  “啾啾啾,鬼鬼祟祟的,不会是看上了这儿的建筑,想找人来抄袭吧?”
  陆北羽一头黑线地坐在桌前,看着那一只鹦鹉和某人审问着凤千寻。
  “没想到小苍云那么凶……还是个女孩纸……”
  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感觉自己以后要是没讨好这小家伙,估计自己的头发要没得了……
  话说……难道我真的要脚踏俩只船???
  ……
  五分钟过去了……
  “什么啊,原来只是叶独孤说了句气话侮辱你们,所以你打算去打小报告啊。”
  洛忆霖无趣地转着手里的笔,看看面前被墨水涂得乌漆麻黑像只乌鸦的凤千寻。
  “啾咪咪咪……是……是是是的……”
  快要哭死一点也不像个蓝孩纸的凤千寻抽泣着点头,
  这下陆北羽长见识了。
  原来天工的鹦鹉有洁癖啊……被涂黑就全招了……
  “没意思,睡觉去。”
  洛忆霖扔掉手里的笔,丢下审问完毕的天工鹦鹉,一溜儿跑到房间去没影了。
  小苍云也是扑棱扑棱翅膀,重新窝回陆北羽头上。
  “唔……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这墨水如果洗洗,应该能掉?”
  上官幺幺觉得它怪可怜的,但并没有付出什么实际行动,只是口头上提醒了一下,然后自顾自地回到了房间里。
  不过一会儿,偌大的餐厅里只剩下陆北羽还有小苍云和凤千寻。
  “呜哇!”
  可怜巴巴的小煤团看到这儿最后一个活人打着哈欠也准备回屋睡觉,直接大声哭起来。
  “嘶——”
  陆北羽听到这声,倒吸一口凉气。
  某人觉得自己大概是和拜月待一块儿太久了,现在对这些小毛团之类的玩意根本没有抵抗能力。
  “啊呀呀呀你别哭啦,早点回公会去嘛。”
  要是凤千寻在这哭一晚上,他觉得自己肯定又得休息不好。
  “你们这群大坏蛋!也不给我洗洗呜唧唧!这让我出去怎么见我滴妹纸们啊!啾啾啾啾……”
  煤球在这儿伤心得满地打滚。
  陆北羽和小苍云微微一愣,双双相视。
  ……
  “咕嘟咕嘟咕嘟。”
  “呀,你们怎么这么欺负人家的。”
  还没睡觉的凌晓春再次架起一口炼药鼎,烧了一口温水,捧过陆北羽抓着的凤千寻,直接“噗通”一声,扔进水里。
  凤千寻:……
  我以为这个小姐姐会很温柔……
  但没想到……
  她居然想炖了我!
  “啾啾啾——卧槽,舒服啊~~~”
  某鹦鹉本想喊救命,但从水里浮起来后……
  鹅~算了,被炖就被炖吧~
  “哗啦!”
  凌晓春洒下几把花瓣,拿出一只木梳,小心翼翼地为凤千寻梳着羽毛。
  没过多久,清澈的水里就有墨花绽放开来,染了温水。
  洁白的羽毛很快便从一层乌墨下下展现。等到凌晓春很细心地把它擦干后,凤千寻瞬间满血复活。
  “哈哈哈哈!劳资滴羽毛它又回来啦!”
  凤头鹦鹉一个展翅,翅膀下滴落粒粒晶莹水珠,在月光下闪烁不止:
  “我要继续卖萌勾搭小姐姐们!没有谁可以阻止我!我是最可爱滴——”
  “唔?你说什么”
  边上的小苍云一个挑眉。
  “啊啊啊大姐大,我滴意思是,您才是这个世界最高贵最美丽的鹦鹉,无数小哥哥们都要拜倒在您的尾羽之下~~~包括我~”
  凤千寻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谄媚地奉承道。
  羽翼“哗啦”扇了个几下,害怕被修理的千寻转眼就扑了上去,人性化地抱住小苍云的爪爪,成为舔狗……啊不舔鸟一只。
  “滚啦。”
  小苍云嫌弃地抓住凤千寻的脑袋,随便一丢:
  “本鹦鹉已经有可爱的小蝈蝈养了,不需要你这个家伙。”
  接着它便紧紧抱住陆北羽的短发,然后愣是给整出来一个竖着倒不下去的呆毛……。
  陆北羽【盯着上面那根呆毛一脸茫然】:……
  凌晓春【悄悄跑过去揪住陆北羽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