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六章 石碑

第六章 石碑


  不知道这里的人是不是不太友爱,除了规定时间上课或者集会,其它绝大多数时间,大家各管各的,也不来往,即使偶尔路上碰到,顶多点个头,也没什么交流,这让池子亶实在不是很习惯。
  池子亶前面几个月,不是很静得下心来,原来在村里面,好歹还能到处看看,在这里,没有特殊事情,或者任务,也不能私自下山。
  池子亶这时候反而对自己有前世的记忆有点苦恼,别人连续打坐几天几夜也没问题,他顶多半天,就去外面溜达溜达。
  实在太过于无聊,所以他经常去找李冠沐,开始几次,李冠沐还是很欢迎的,渐渐的也不是很待见了。
  有一回,李冠沐实在受不了了,直接下逐客令,并且让他以后尽量少来。
  池子亶有点奇怪,问大家这么努力修炼干什么,而且恶龙谷就没点任务啥的。
  李冠沐看着池子亶,有点像看白痴一样。
  看了一会,确认对方啥都不明白,就告诉他,谷里每年都有考核,如果没有达到既定目标,会受到惩罚,而这个惩罚,轻一点的受点皮肉之苦,重一点要受灵魂烧灼之痛,更严重的,甚至影响以后的修炼资源分配,这可基本决定你在修道路上的前景。
  至于任务,当然还是比较多的,只是李冠沐告诉他,没到练气后期,也就是练气七层,能干啥?
  在修真界,练气期就是底层的喽喽;而练气七层不到,就是喽喽中喽喽,像他练气四层,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凡俗武林中人;如果练气四层都不到的话,连凡俗中的高手都打不过,放在修真界,那就不是去做任务的,而是逗别人玩的,只是在用命逗。
  池子亶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然后他又问了一些谷里考核的一些事情后,就告辞而去。
  回去后,池子亶压力很大,他有点后悔之前几个月自己没努力修炼,眼看着再有半年多,就要一年一度考核了,像他这种到时候练气一层不到,那就完蛋了——被打发回去做凡人。
  “啪”
  池子亶真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的灵根因为自己作孽,已经极为差劲,说得难听点,就是修真界的耻辱,自己还不认真修炼,搞什么事情呢。
  做凡人那是不可能的,怎么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从这天起,池子亶非常认真修炼,没日没夜的修炼。
  幸好有师父给的提气丹,让他速度还不算太慢,但五颗提气丹,还不能挽救他的修炼资质,照正常情况,到时候应该是不可能有一层的了。
  池子亶很急,在拼命修炼的同时,他也一直在想用什么方法能加快修炼速度。
  吃丹药显然是可以的,但宗门每次定期下发的那点东西,对他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他也想用“假借荆州”之法,向师兄弟们淘点丹药,但此路在这里不通。
  向师父再要一点提气丹,结果师父说他的贡献已经在上次用完了,除非有其它的贡献。池子亶当然知道师父说的贡献是指什么,但他不可能透了底。
  想了几条路发现都不行。
  池子亶有点走投无路了。
  大约离考核时间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他离练气一层还有段距离,基本已经不可能通过考核了。池子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导致他修炼完全进不了状态。
  所以池子亶出来透透气,调整调整状态。
  看着满天的星星,感慨了下空气真好,可以搞个生态旅游什么的,一定大火……
  呼吸着新鲜空气,平复了下杂乱的情绪,在脑子感觉灵光了一点的时候,他突然打了个寒碜——他忘记自己是怎么来恶龙谷了。
  对他来说,不存在回去做凡人的机会,所以如果这次考核过不了,他可能会极其惨。
  想着这样的事,池子亶再也冷静不了,他冲上一个小山头,仰天咆哮:
  “作者大大,你再不给我金手指,我没法玩了。”
  他的咆哮除了回荡在山谷中以外,别的什么也没发生。
  真当池子亶吼得嗓子有点干涩,想弯腰咳两声的时候,他脚下的泥土一松,还未来的及反应,池子亶就滚下了山头。
  滚了三四十米,脑袋撞到了一块硬物,池子亶立马头破血流。
  这一滚,这一撞,让他眼冒金星,浑身酸痛,头痛欲裂。
  池子亶感觉这次又要回地狱了,他心里一片灰暗,想着这次没有经票了,回到地狱该怎么办。
  但在回地狱之前,他要先看看眼前的罪魁祸首是什么东西。
  挣扎着坐了起来,擦了擦被血迷糊的双眼,借着月光,盯着眼前的东西,他觉得倒霉透顶了。
  这是一块石碑,厚差不多十厘米,宽又一米的样子,露出地面的有四五十厘米,感觉它的大半段应该在地下。
  这像是石碑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没有坟头,怎么会莫名其妙有这东西,看来该是自己的一劫,跑也跑不了,无非提前了两月。
  池子亶感觉自己脑子反应越来越迟钝,眼皮子越来越重,头上的血好像也止不住,不停得流,他认栽了,给自己调整了一下坐姿——靠在石碑上——等着死亡的来临。
  感觉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冷,靠着靠着,池子亶闭上了眼睛,此时他甚至能感觉他的灵魂要出窍,和第一次死的时候好像。
  但这次好像又和前面一次不同,这次没有黑白无常来接引,他的灵魂只是在漆黑的无边无际的空间中飘荡。
  他有点纳闷:难道不是每一次都到地狱,但不去地狱,又去哪里,反正这里看着一点不像天堂,而且他应该没资格到天堂吧,这一世自己啥也没干,上一世没下油锅就已经万幸。
  “嗯?”
  前方好像有一点亮光。
  朝着亮光又飘荡了很久,好不容易来到亮光的前方,原来这是一块巨大的石碑,大到堪比地球的摩天大楼。
  石碑发出幽幽的绿光,静静得矗立在这里,好像已经亿万年之久。
  石碑的绿光严格意义上来讲,是它上面的几个字发出的,字也不多,就六个:
  【南无阿弥陀佛】
  这不是佛教的东西吗,自己和佛教向来毫无瓜葛,也从来没信过佛,一定要说跟佛有一点点的关系,那顶多就是前世的时候,上坟烧的纸钱和佛有一丝丝的联系,另外自己在地狱也算用过这些纸钱(经票)。
  但本质上自己和佛没有半毛钱关系,难不成是前世的前世,自己是虔诚的佛教徒?
  那也没道理在这一世才反映出来呀。
  再说,这次自己可是死在修真世界的。
  虽然对这个世界的修真还知道的只是皮毛的皮毛,但好歹自己也算混过几个月的修真圈子,有一点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这个世界除了修真体系,没有任何其它体系。
  这就奇怪了,池子亶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自己一个死人,瞎操心。
  池子亶在石碑周围转悠了一圈,这里除了石碑也没其它东西。
  等了好久,也没见有人来接引自己,好尴尬,自己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待上个千百年吧,那还不得发疯,到时候即使再投胎,他都怀疑自己转世后极可能是个傻子。
  没办法,好好研究下这块石碑,可能出路或者机关就在这里。
  花了好久,摸边了石碑的每一寸地方(灵魂就是有点好处,能飘起来),也没有任何动静。
  这个方法不行,他又开始研究这几个字。
  尝试着用好几种语言念出这六个字,包括前世的普通话,西川话,福南话,吴越话,当世的小果子村方言,小果子村所在国家的官话,都不行,石碑依然毫无反应。
  这就让池子亶很着急了。
  对了,还有一招,自己现在是灵魂体,这里的石碑可能也是一种虚无飘渺东西,那么用意志也许有用。
  所以池子亶盯着石碑,集中精神,用他自认为的最大的意志力,看能不能收了石碑。
  但直到他灵魂体的眼睛都有点发涩了,石碑还是没打算鸟他一下。
  “啊!”
  天呐,毛都要炸了。
  池子亶已经彻底束手无策,他非常颓废,坐在地上,他一直在反思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如果说前世自己造孽不少,那也受了惩罚了啊,行刑时,脑门上挨一颗子弹,这还不够吗?
  至于今世,自己完全还是个孩子啊,既没有犯罪事实,也没犯罪动机,不应该落得这种下场。
  郁闷得想死。
  没办法,现在除了等待,没有其它路子。
  可是这一等,连池子亶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他感觉可能有个把月,也可能个把年,反正等到池子亶已经受不了了。
  一死了之,是他唯一的想法。
  可是灵魂体还能再死吗?不管了,就是魂飞魄散也不管了,这种日子受够啦。
  池子亶的灵魂体,鼓起勇气,一个助跑,用头狠狠地撞向了石碑。
  这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池子亶的灵魂头刚刚猛力碰触到石碑的时候,石碑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