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四十四章 炸毛了

第四十四章 炸毛了


  池子亶就像前世某些公司的无能领导,为了体现自己的“尽职”,就会突然干一些别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为此还会沾沾自喜,向上面邀功。
  如果出事情了,就想着隐瞒,等风声过去,或者嫁祸于人,找个替死鬼。
  池子亶就是这样,无聊的他去矿场视察也就罢了,好歹还算自己的本份工作。
  可千不该,万不该,他还想体验一次矿工的工作:淘捡金晶。
  就这么个事情,池子亶差点把这里的金晶矿给毁了。
  石大爷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把这座矿的大部分金晶的灵气给吸光了……
  时间也就是那么短短的几息。
  可这几息对于池子亶来说,头毛都炸了。
  他万万没想到石大爷如此无耻,自己吃饱喝足,还把锅甩给了池子亶。
  池子亶还不得不接着,并且努力思考,怎么摆平这件事情。
  可惜怎么想,都没办法摆平。
  首先,所有矿工都发现,他们面前的金晶矿突然不一样了,原来有色泽的金晶,就在眼皮子底下,变得黯然失色。
  当场就引起了骚乱,私底下交头接耳,都在讨论是这里的神仙干的,那神仙除了他们几个,也没别人了。
  当然,矿工还算能搞定的,给些补偿,再用仙家术法恐吓一番,那些凡人矿工就吓得不断点头,全体发誓,肯定不会把这个事情说出去。
  然后立马解散了这些人,让他们可以回家了。
  不过只要等宗门起疑心了,一个心狠手辣下,抓几个矿工,搜一下魂,就能把火苗又吹到他们几人身上,尤其是他身上。
  第二,他没办法按期上交足额金晶数量。
  虽然能通过向其他势力购买一些,以此来蒙混过关,但不是长久之计。
  这只能用一两次,瞒个一年半载的,如果多次这么做,别的宗门肯定就会起疑心,从而调查一下,这时候外界比宗门先知道,就是罪加一等。
  况且经常这么做,池子亶也心痛自己的灵石。别看金晶只是用来打造下品法器的材料,一块两块不值钱,但胜在数量大,否则恶龙谷也不用派中坚力量来驻守。
  第三,这事如果给宗门发现了,自己还没法解释为何会这样,怎么说都说不通。
  更没法装不知道,就算不知道,自己也是重大渎职罪,轻则给宗门免费卖命三五十年,重则废去修为,沦为凡人,假如碰到谷主心情极差的时候,小命都可能丢了。
  恶龙谷的名声绝不是前世武侠小说中的名门正派,反而和星宿派有点相似。
  池子亶一时之间也是头晕目眩,脑袋发烫。
  最后没办法,只能把其他几人都召来,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摆平这件事。
  众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都束手无策,尤其他们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
  就在这时,文德厚提出了一个绝妙的意见,按他的说法,他以前听他爹讲了不少宫廷的勾心斗角,这种事情最好就是祸水东引。
  怎么引?
  现场就有一个很好的背锅人。
  众人不解其意,甚至明源还以为是他,也想着自己承了池子亶这么大的恩情,自己接下这个锅,也是合情合理。
  他刚想站出来主动承担的时候,文德厚却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用手指了指地下。
  大多数人还是不明白意思,宋仁慈却恍然大悟,一拍大腿,朝文德厚竖了竖大拇指。
  大家很懵逼,催着两人快说。
  文德厚哈哈一笑,解释道:
  “这个背锅人当然是矿下的墓地,我们只要把元婴老怪墓地在这里的消息,偷偷地传到坊间、黑市,自然会有不同的势力前来探查,刚好结合这里的金晶矿发生这么神异的事情,他们更加深信不疑,如此要不了多久,这消息就会传到谷主的耳中。”
  宋仁慈朝文德厚一扬手,示意下面由他来说。
  “当我们把消息传出去后,总裁也把这里神异的现象,禀告给谷主,谷主必定会派人核实,然后总裁和前来的巡查人员,透露出墓地的只言片语,不能多说,毕竟总裁久未出去,按理不可能知道坊间的消息,就说你派我出去办事情的时候,我无意中听来的,具体消息我们也不知,请谷里或者巡查到坊间去探探消息,辨明真伪。”
  宋仁慈停顿了一下,等大家消化前面的信息后,接着说道:
  “以恶龙谷的能耐,自然能探听到墓地的消息,虽然心中肯定也有怀疑是我们作鬼,但将信将疑之下,必定也会派懂这一道的人来仔细探查,结果一查之下,果然下面有墓,这样总裁的嫌疑算是去了一大半。接着……”
  “老宋,我来说,后面我们只要重新把那个盗洞布置一下,尽量做得天然一点就可以了,如果运气好,来一场大雨的话,那就天衣无缝了。至于那块石板上的洞,我们只要不是太背,不至于刚好大家挖的是同一个地方。”
  文德厚接过话茬,接着说道:
  “即使被发现,我们也大可以把这个事情推给其他暗中前来的势力。而以恶龙谷向来的行事风格,到了这个时候,对我们未必是坏事,谷主极可能拿废弃金晶矿,和那些看上这处元婴墓地的势力,做一笔划算的交易。”
  “这么一来,总裁不但没过,还有功。”
  最后文德厚和宋仁慈共同说出结论,说完后,哈哈大笑。
  众人一听,这不失为一个绝佳的妙计,本来紧张的氛围,立马被笑声掩盖。
  “不过这段时间得委屈下老明,去外面避避风头,我们这里贸然出现一个筑基期的前辈高人,可不太说得清。而以老明对盗墓行当的精明,由他去外面散播消息,也是最好不过。”
  文德厚向明源略微施礼,以抱歉的语气指出这个计划的问题所在。
  明源对于这点欣然接受,也认为自己必须这么做。
  池子亶这时候觉得,带上这宋仁慈和文德厚两个人进队伍,实在是太明智了,两人果然不负自己期望,要计谋有计谋,有天赋有天赋,未来确实可抗大梁。
  接下来众人仔细思考,对于这个计划的细节再进行推敲,改进略有不足之处。
  从各个角度反复推敲后,最后都觉得已经是完美计划的时候,大家都开始照计划执行任务。
  池子亶也认为很妥当,当即拿起远程传音简,把这里的事情禀告给了钱翼飞和谷主,同时又把钟不饿成功筑基的事情也发了过去。
  这点还是李冠沐要求的,以他对谷里的熟悉程度,建议这么做,是因为如果事情万一出点差池,也可以让谷主有所顾虑。
  毕竟算上师父,青龙峰就有三个筑基期,这股力量对于恶龙谷来说,已经极重,谷主基本不可能自断臂膀,尤其现在正是用人之际。
  哪怕事后整个环境的形势趋缓,谷主要想再动人,这时候很可能老熊、文哥、宋兄都已经筑基,就是陆师弟都有可能筑基。
  到了那时,仅仅他们这波力量,谷主就不得不好好思量下了。
  况且按照李冠沐对师父钱翼飞的了解,钱翼飞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这些年也很重视青龙峰的发展,这点从这些年青龙峰弟子增加的人数,相比往年要多,就能看出。
  另外钱翼飞指点弟子也变得勤快了些,也能说明情况。
  池子亶对信息反复阅读,确认没问题后,把消息发到了谷里。
  然后就好好调整状态,等待谷里来的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