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四十五章 瓶颈

第四十五章 瓶颈


  当池子亶把事情上报后,果然谷里派来了巡查,领头之人是一位筑基中期的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带着几名练气期的弟子,风驰电掣赶到金晶矿,还未降落,就先传来浑厚的怒喝声:
  “池长老速速出来。”
  池子亶正估算着巡查人员的到来时间,没想到对方还挺快,看来这件事情谷里非常重视,自己还是需要小心应对。
  池子亶走出房门,阴沉的脸顿时就堆满了笑容,整理了衣冠,急步上前,施礼道:
  “池子亶拜见师兄,师兄里面请。”
  灰袍老者见池子亶还算懂得礼数,心中虽然还是怒气未消,但绷紧的脸倒是略微松弛了些,只是嘴上还是不客气:
  “池长老速速把所有弟子召来,在矿场集合。”
  “是,师兄。”
  池子亶应了一声,当即拿出传音简,把其余六人叫到矿场(明源不属于恶龙谷,前面已出去暂避风头,和散播墓地消息)。
  灰袍老者也不进屋,直接带着人就走向矿场。
  显然他要先对现场勘察一下。
  池子亶和几名下属在巡查人员来之前,就重新布置了矿场,使得表面看起来没有丝毫破绽,所以对于灰袍老者的这番举动,他一点都不慌张。
  尤其池子亶经历过前世长达一年左右的一审二审,对于定罪所需要的证据链,他也总结出了几点经验,所以对于现在这种粗糙的查案模式,他内心还真有点小看他们。
  到了矿场,灰袍老者对他的下属几句交代,就吩咐他们仔细检查金晶矿的情况,而他自己拿出一件水晶球般的法宝,照着金晶矿,就是一通咒语。
  池子亶只是冷眼旁观,他正好想看看修真界是怎么查案的。
  匆匆赶来的钟不饿六人见到这个场景,略微显得有点紧张,池子亶朝他们按了按手掌,示意他们调整下情绪。然后平淡地吩咐道:
  “你们六人,过会好好配合巡查人员,如有任何线索,不可隐瞒,但凡知情不报者,休怪池某不讲情面。”
  “是,师叔(师兄),我等定当全力配合。”
  灰袍老者只是面无表情地瞟了一眼池子亶,对于他的这点伎俩,早已司空见惯。
  水晶球法宝在灰袍老者的操控下,内部升起一阵烟煴缭绕,随后出些几个模糊身影,看看数量,刚好七人,虽然看不出具体面貌,但灰袍老者却露出一丝邪笑。
  池子亶在侧面虽然没有看清水晶球中的画面,但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没想到这个法宝竟有如此神奇之力。
  这让他收起轻视之心,对于后面的调查,极其谨慎。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高科技手段,但修士的术法和法宝,也有意想不到的妙用,当真是防不胜防。
  幸好里面的人影看不清具体面貌,即使灰袍老者有猜测,自己也大有话可以解释。
  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灰袍老者的几个手下搜查完毕,回禀老者时,都说并没发现线索,并反映,确实金晶矿已废,查到的金晶中已经没有任何灵气。
  灰袍老者点点头,收起法宝,眼睛眯了眯,然后颇有深意地对池子亶说:
  “池长老最好还是实话实说,切勿让老朽用出手段,到时恐怕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池子亶脸不红,心不跳,装出一副冤枉的表情,声音略显急促道:
  “师兄,师弟实在不知您何出此言,师弟驻守金晶矿一年有余,兢兢业业,不曾有丝毫懈怠。”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过会可就晚了。”
  “师兄,但有证据,拿出来就是,何必用这种小孩把戏恐吓池某。”
  池子亶本来稍显惶恐的神色,这时候却荡然无存,直起腰版,沉着脸,说起话来,也就不是很客气。
  “好,但愿你过会,还能如此硬气。”
  灰袍老者对池子亶的态度倒也不生气,在他手上,以往也有很多是这样的,可到了最后,都是哭着求他,嘿嘿……
  进到池子亶的住处,灰袍老者让池子亶在一旁看着,他是如何让人招供的,而这一招,他百试百爽。
  “陆展风,上前。”老者喝道。
  陆展风毕竟年轻,对于巡查还是有些恐惧,即使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完全平复情绪,这时候低头上前,都不敢看老者一眼。
  “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老者命令。
  陆展风微微颤抖着,脸色有些苍白,看着老者的眼睛,也是目光游离。
  反观老者的眼睛里精光闪动,犹如闪烁的夜间行车灯,让人不能直视。
  仅仅只是两三息的时间,陆展风就全然没有恐惧的神色,他的目光也变得呆滞,只是木讷地看着老者。
  这时候老者用柔和的声音问道:
  “陆展风,昨天你们七人到矿场里做什么?”
  陆展风傻呆呆地站着,开始机械地回答:
  “池师叔带我们再检查一下金晶矿,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那你们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什么也没发现。”
  “你们是怎么发现金晶矿出问题的?”
  “是池师叔先发现的,我们其他人当时在外侧守卫,并不清楚情况。”
  “为什么要解散矿工?”
  “池师叔说人多嘴杂,不能让消息传出去,就在矿工还是一头雾水的时候,给了笔补偿解散了。”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凡人杀太多,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最近几年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没有,一切正常。”
  ……
  灰袍老者对陆展风施展摄魂大法,让他不能说谎,只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但问了不少问题,灰袍老者本来很有信心的神态,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到了最后竟然什么也没问出来。
  但灰袍老者并没有放弃,他又对其他人施展摄魂大法,问了同样的问题。
  而其他人的问题,几乎完全一样,就好像这些人串通过一样。
  其实这些他们确实都是串通过的,宋仁慈对审问有些心得,也知道谷里的一些套路,他当时就说,谷里来查的人,肯定会对他们用摄魂术一类的审问手段,如果不解决这个事情,就比较麻烦。
  池子亶一听也对,他一时没想到而已,这种针对神魂的幻术,他也时有所闻,幸好宋仁慈提前指出。
  池子亶当即就拿出一瓶醒魂丹,让他们在巡查来时,就服下此丹,可以保持神魂不被迷惑达十二个时辰。
  到时如果对方用这种幻术,他们大可以将计就计。
  几个练气期下属都对了下口供,串通好所有事情。
  不过灰袍老者对自己的摄魂大法很自信,在此之下,任何串通都是没有意义的,被施展的人,只能根据实际情况回答,不会有一句谎言。
  除非被施展的人,他的神魂强度超过施法的人,但显然,这些练气期的弟子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也不会所有人的神魂都异常。
  这样看来,这些人说的都是事实。
  当然还有一个人,灰袍老者没有对他施法,就是钟不饿,他已经筑基期,神魂变强很多,有防范之下,很可能问出来的就是假的。
  再则,钟不饿虽然还没有领长老令牌,但从修为境界上,已经和老者平级,老者再想这样施法,也是对钟不饿的侮辱。
  灰袍老者对自己最有信心的一招,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败绩,这让他的脸色极其难看,偏偏他又感觉这里肯定有问题。
  这种感觉是他久在这个位置上,磨练出来的,很少有出错。
  但感觉是感觉,他一下子陷入了破案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