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六十一章 收藏

第六十一章 收藏


  池子亶虽然无语,但老熊能加快提升速度,还是很欣慰的事。
  他的队伍里,目前最担心的就是老熊和老李,时间紧迫,局势不稳,不尽快提升到筑基期,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
  至于文德厚和宋仁慈,他不担心,这两人各方面都没什么好说的,特别放心就是。
  至于小陆嘛,这孩子现在修炼更加刻苦了,自己反而偶尔劝他要劳逸结合,松弛有度,即便如此,他还是到了练气九层,这天赋没话说,杠杠的。
  池子亶自己这半年,功力增长不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筑基期和练气期不可同日而语,池子亶在放开灵石和嗑药的情况下,从刚筑基到现在,一年半多了,还在初期徘徊,他估摸着还需要一年半左右的事情,才能到中期。
  前世看小说,都说修仙为长生,池子亶绝不认同,修仙真的非常枯燥,不要说那些动不动上千年到元婴,上万年到大乘,就是一两百年,到金丹期的过程,也不是一般人抗的住的。
  池子亶自认为,如果不遇到他的音姐,他甚至都不想去冲击金丹,还不如用两百年的寿命,好好玩乐算了。
  即便心中有念想,但真要每天这么过,池子亶也真吃不消。
  尤其是每次想到前世的种种娱乐活动,高科技生活,他更是心烦意乱。
  但又不得不让自己静下来,只是要想静下来,也挺不容易的,池子亶想来想去,在这个世界,只有一种事情,可以让自己觉得生活还有点乐趣——搞收藏。
  实际上怎么平心静气,他也请教过司英皓。
  司英皓告诉他,修真界常用的方法有三种:
  第一种,吃平静心绪的丹药,让自己的心清净空灵起来,这些在大门派中是最常用的,一般时隔几年都会吃一次,那些一次闭关几十年,上百年的,更要用这些丹药来让自己坚持下去。
  第二种,有些人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坚持住长时间的枯燥,所以需要发泄自己,一般这些人会去猎杀妖兽,或者到处冒险,通过血腥和强烈刺激,让自己有强大的动力不断前进。也有极少数会用其它一些非常规手段的,那些不是长久之计,效果也不是很好。
  第三种,找一种辅助技能或术法,不断深究它,提高它,比如有些人会选炼丹,有些会炼器,有些又会专注某种术法,还有些甚至会研究阵法等等,这个方法在修真界几乎是达成共识的,是最好的方法。只是有部分人最终会本末倒置,忘记自己的初衷是什么。
  除此以外,也有极少部分人是通过强化执念,来推动自己走下去。
  这些执念不一而足,种类繁多,效果也是参差不齐,也不是你想有就一定有的,具体看每个人的人生过程,这是小道,也没法学的。
  池子亶思考上述的那些方法,除了丹药自己可以偶尔配合下外,其它的方法不适合他。
  再结合前世看到的某些新闻,他觉得搞收藏最适合自己。
  那么搞哪种收藏呢,这就有很大学问了,太简单的不行,过于复杂和困难的也不行,不保值的不行,过于费钱的也不行,太杀生的更不行(之前石大爷对他的教训历历在目),不易长久保存的当然也不行。
  池子亶考虑良久,有了几种选择,包括收藏宝石、丹药、法宝、标本、功法等等。
  但池子亶觉得标本太麻烦,这个世界也没福尔马林,不好弄;收藏宝石本来挺好的,可惜他也不懂,容易被坑,做冤大头;丹药的话,这个就怕有时候自己没忍住,给吃了;法宝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法宝的种类实在太多太多,也没什么标准,尤其长久不温养的话,容易失去灵性,导致价值大跌。
  功法也不行,功法从收藏要素上来讲,本来是最恰当的,不过这玩意,要是搞正本,成本极高,另外容易出纠纷,甚至危险系数还比较高。
  最后想到,有一种东西,在修真界,还是最好办的,那就是收藏术法。
  种类多,但比较好划分;等级多,好坏一眼可知;获得难易程度各异,价值也大不相同;也很实用,自己也能修炼等等。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戒指里本身也有不少,刚好有一定基础。
  池子亶决定后,就打算玩这个了。
  要玩当然,他需要先把自己手上的已有术法,进行仔细分类,包括五行种类,五行之外的其它属性,也包括是正本,还是拓本,是什么阶段的术法等等。
  不过术法种类实在太多,他也想了个办法控制数量。
  练气期的术法考虑到不太有用,他就不收藏了,所有练气期的术法,整个沧源界,也不会超过100种,没什么意义。
  收藏就从筑基期的术法开始,但筑基期的术法非常多,池子亶把这个阶段的术法限制在一万种,五行术法每种1500种,合计7500种;雷、冰、风、暗、光、雾等其他属性术法,或变异属性术法限定2500种;特殊术法类,比如灵目术法、神魂术法、神识术法、变身术法等等,这些不受限制,多多益善。
  金丹期的术法限制在5000种,元婴期的限制在3000种,元婴期以上的实在太远,他也接触不到,就暂时不计入了。
  在数量没到上限时,拓本也算,当数量达到上限后,出现新术法的正本,则替换掉一个拓本的术法,同一种术法自然也以正本优先,不重复收藏。
  如果最后达上限后,而且还全是正本,再出现新的正本时,就把最差的替换掉。假设出现特别厉害的拓本术法,不算收藏,就只是个物品。
  池子亶做了个大致的计划,就花了不少时间,不过他越做这些,就越兴奋,做着做着,自己都觉得特别有意思。
  想想看,等哪一天自已有固定的洞府了,把这些玉简一排排放起来,就像那个墓地主人一样,那多好看。
  他把自己手上的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的术法分类了一下。
  筑基期术法有四百多种,金丹期的三百多种,元婴期的十多种(图兰世界被小贝杀死的部分金丹期修士,他们的储物法器中有元婴期的术法。),只是有大多数是拓本,正本不足三分之一。
  不过池子亶还是相当满意的,这点数量刚刚好,不至于太寒碜,也没有夸张到太牛逼的程度。顶多也就是一个丙级宗门的藏书阁,甚至可能还不如,毕竟元婴期的不多。
  池子亶对这些东西梳理了很久,最后有点累了,才停了下来。
  也刚好在这时候,明源又送给他一份大礼,把他的变异地火给搞定了。
  池子亶有点诧异,怎么在明源手上,会这么容易搞好,他不相信一个筑基期初期修士,没有势力的帮忙,能轻轻松松弄到手。
  要知道,这些东西真的不太容易弄,否则玉简中不会强调,从二品开始,难度就极大。
  在池子亶一再询问之下,明源道出了真正原因。
  他在外面,除了组建摸金校尉军以外,就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放在给池子亶寻找物品上,也因为这样,他这段时间,实力进展极慢,和刚刚筑基时,没有太大分别。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他认为池子亶让他成就筑基,目的就是让他办事,既然如此,自己也的确承了这么大的恩惠,尽心尽力也是必须的。
  池子亶得知是这个原因后,一阵无言,他既愤怒,又欣慰。
  愤怒的是,他从来不是因为利益才把明源召入手下,也从来不是把他们当真正的手下,他只是觉得他们这些人在一起,可以干成大事。
  欣慰的又是他没看错明源,对方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报答他。
  但池子亶不需要他这样。
  所以他告诉明源,以后不需要这样,否则他不会再让他帮忙,也不会再有任务,他可以脱离队伍;他要明源做自己就行,在不影响自己的前提下,帮他一点忙,仅此而已。
  池子亶在感情上不属于那么会说的人,他只是表明了自己想法和态度。
  而明源更不是把感恩、感激放在口头上的人,在很久之后,他发来的传音,仅仅只是一个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