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六十三章 杀敌

第六十三章 杀敌


  在水火两极界中的三个修士突逢大变,顿感不好,尤其其中一名修士,当下就认出了是两极界术法中的一种,立即脸色大变,只来得及喊出三个字“两极界”,就已经没有余力多说什么,只能拼尽全力突破。
  当他喊出两极界后,其他修士本来凝重的神色,瞬间就变得无比恐慌。他们再也不敢保留实力,把身上所有能用的法宝和符纸,全拿了出来,想要快速脱离这个圆球。
  另外两名处在外面的修士,见到这个术法时,虽然感到应该不同寻常,但一开始也没意识到它的威力如此恐怖。
  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想用自己的法宝从外面攻破它,只是可惜了那名喊出“两极界”名称的修士不够及时,等他喊出的时候,那两名修士的法宝已经攻击了几次两极界。
  就这么几下,他们的法宝就被加强版的变异地火,焚烧得灵力大损,几乎废掉。
  两人没想到这个圆球那么厉害,心痛法宝的同时,也对它很是忌惮。
  最后当听到这个术法是两极界时,他们立马和它拉开距离,同时面具下的脸孔变得阴晴不定。
  当然所有这些事情,几乎是在两三个呼吸间发生的,等到司英皓的几个对手察觉到的时候,两极界中的三个修士已经岌岌可危。
  他们的护身法器(穷的筑基修士,基本用的还是法器,甚至攻击武器都是法器),根本连阻挡一个呼吸的时间都做不到,仅仅刹那之间,就已经被葵阴真水腐蚀掉。
  随后他们的护身灵力也在被快速的消耗,眼看也就不超过两息时间,他们定然身陨。
  这时候外面的两名修士已经狂攻池子亶,想要来个围魏救赵,只是他们的法宝短时间内根本攻不破池子亶的落雨飞刀。
  即使用一次性消耗的攻击符纸,也没能奈何得了他的防御无尘甲,池子亶虽然炼化和温养的法宝很少,远不如雾隐森林的首领,但他的法宝都是千挑万选过的。
  不管是落雨飞刀,还是无尘甲,在筑基期中可以说都是顶级的,也许沧源界还有不少比它们更好更强大,但在这片区域中,绝对很少很少。
  对方两名修士奈何不了池子亶,已经非常着急,而他们中的中期和后期修士,也一样。
  牛头面具修士和蛇头面具修士甚至想脱离他们的战场,赶过来先救出两极界中的三名同伴,只是这时候这么好的局势下,司英皓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脱离。
  她堂堂筑基大圆满修士,自然有她的傲气,更有她的手段,只见她祭出一段彩色的布匹,双手舞起来的时候,这段布匹变得很大很长,把她的几个对手完全拦了下来,对方要想脱离她,一时之间,根本不可能。
  也就是被司英皓这么一阻拦,两极界中的三个修士,他们的下场自然已经可知——两息时间不到,已经被葵阴真水腐蚀得干干净净,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池子亶首次用两极界发威,没想到效果更在自己意料之上,惊喜之余,对自己也有了更强的信心。
  现在池子亶转身看着其他两人,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就像一位邪恶的大叔看着两个楚楚可怜的少女,欲行不轨之事,在这之前,还要先调戏一下对方:
  “嘿嘿,两位道兄,刚才的只是开胃菜,正餐我们好好享受一下,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舒舒服服的,到时用什么样的姿势求死,你们可以先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满足你们。”
  对面两人尽管被池子亶这么羞辱着,但此刻只能鼓起胸膛,尽量平复自己的怒火,他们现在手握下品法宝,只是看着池子亶,还真不敢主动上前交手。
  池子亶看他们连个反应都没有,顿感无趣,也就收起了调侃之心,一个俯身,主动杀上前去。
  对方二人见池子亶冲上来,也只能硬着头皮防守,同时向他们的中高阶修士求援。
  不过这时候那四人自顾不暇,也就对他们爱莫能助。
  只是这时候池子亶感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他在对付两人的同时,又对司英皓她们的战斗看在眼里。
  虽然不清楚具体什么事情,但那边的四人怒吼连连,好像碰到了极大的危机一般,可是从池子亶的角度观察,他也没看出来他们四人现在有多少危险。
  倒是这些怒吼声中隐隐有些其它的情绪,愤怒之余,还有些不满和不甘。
  池子亶猜想可能是司英皓的法宝,有些看不见的威力,使得对方看起来并无大碍,实际上处境非常危险。
  这让他对司英皓的这个法宝很感兴趣,再联想到自己前世看过的电影,赵文卓版的袈裟,此刻两者之间极像。
  “看来只要是布料一类的法宝,在哪里都是很牛逼的,我是不是也要去弄一件来,这倒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池子亶如此想着,倒是一时之间没对那两名修士下杀手。
  而两修士见池子亶好像有点走神,用眼角余光互相瞟了下,奋起全身功力,把池子亶的落雨飞刀震飞了很远,随后不是趁机攻击,而是逃之夭夭。
  池子亶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和他有百余丈之间的距离,要想追也是有心无力。
  没办法,谁让速度向来是池子亶的弱项,这点他也无奈。
  他之前找过戒指中所有术法,就是没有一种术法可以大幅提高他速度的,也不是,有还是有两种的,一种练起来颇费工夫,一种要在背上按个翅膀。
  这两种池子亶都看不上,也就不了了之。
  再加上增加飞行速度类的术法,他也不是很着急,现在他基本还没这么自由可以到处逛,只能呆在这一亩三分地,要那么快的速度也没什么用。
  尤其按照他对形势的判断,如果自己真的遭遇危机,基本也没跑掉的可能性,除非有那种特别厉害的术法,比如能使他的飞行速度快三五倍以上的,否则一般般的效果就没什么意义。
  或者说有那种临时增加极大爆发力的,也是可以的,不过这种术法他是真的没找到,也就不做他想了。
  其他时候,要赶路什么的,那真心还不如飞行法宝,速度和自己飞差不多快,又能在法宝中休息,何乐而不为呢。
  池子亶看着两人逃跑,也不怎么在意,又没有深仇大恨,对方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留下三条命,也算予以不小的打击了。
  他这边刚结束,想去帮帮司英皓的时候,那边不知为何,四人脱离了司英皓的法宝,也溜之大吉了。
  “怎么回事,每次我要去支援,敌人就跑得贼快,我有这么恐怖吗?”
  池子亶信心膨胀的时候,他就对自己的几斤几两没点数了,这不,人越飘越高……
  池子亶来到司英皓身边,见她气定神闲的样子,显然刚才没有用全力,一人应付四名对手,还游刃有余,池子亶内心稍有疑问,不过回想一下,也许司英皓也只是为了阻拦对手而已。
  “师姐,对方这次看上去声势浩大,为何如此虎头蛇尾,虽然我杀了三个筑基初期,但真要生死相向,以六对二,鹿死谁手,也不好说吧。”池子亶实际上一直不是很关心那些势力对于药坊的想法,所以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
  司英皓朝那些人逃跑的方向,看了看,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对于池子亶的疑问也不解释,反而向池子亶问道:
  “师弟成就筑基两三年,实力倒是令人刮目相看,连二品的两极界都已修成,看来藏得很深啊,不知师弟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我很是好奇。”
  池子亶对于司英皓如此直白的问话,倒是始料未及,虽是同门,但贸然问别人的底细,实在有点冒失吧。
  不过池子亶虽然心中略有不爽,脸上倒也没体现出来,打了马虎眼,跳过此事:
  “哈哈,师姐谬赞,师弟远不如师姐想象的厉害。师姐才是我辈修士羡慕的对象,一人独战四人,却也能在举手投足间压制对方,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