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医村之长笔趣阁 > 第169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169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才一百块钱一斤?这也太便宜了吧?要知道这茶做成了茶丸,那可是一万块钱一克。”马光勇对姜德原出的价钱非常不满意。
  
  “你要是能做成茶丸,那不是一万块钱一克,早就涨到两万多了。我甚至还可以给你三万一克。”姜德原说道。
  
  茶丸什么样,马光勇见都没见过。村里有几个从陈铭这里得到茶丸的,根本不会给他过眼。现在大伙都知道这茶丸的昂贵了,更是把茶丸捂得紧紧的,当成了传家宝。
  
  “你认识的炒茶的老师傅应该不少,难道没人会做茶丸?”马光勇有些不甘心。
  
  “要是会,谁还会花那么多钱买那茶丸,就是因为那茶丸稀罕啊。你这茶叶一百块钱一斤,卖不卖,不卖就算了,下一次过来,我未必会出这么高的价钱。讲句实在话,不是因为茶丸,你这茶叶根本不值这个价。”马光勇那点小滑头在姜德原面前根本不够看。
  
  金凯峰还没急着走,想在村子里多待几天,看能不能与陈铭套套近乎。
  
  张烨青一伙人则气冲冲走了,他准备找门路给陈铭一个教训。张家在京城影响力不小,甚至对地方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张烨青想通过老爷子给一些老部下施加压力,然后想办法治一治这个不开眼的乡里人。
  
  “你们几个去想办法摸一摸这小子的底细。”张烨青吩咐几个手下的人。
  
  “张少,其实吧,这小子就是一小农民,以张少的实力,弄死他就跟捏死一只小蚂蚁一样。但是人毕竟就是一穷山村的小农民,张少要是与他一般见识,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让你去干什么去做便是。你要教我做事?我要是连个乡下的小瘪三都对付不了,传出去我还有脸了?”张烨青眼睛一瞪。
  
  陈铭看得出来,来的这三伙人来头都不简单。但是陈铭并不担心,自己就是一个小农民,别人怎么对付,还能把自己这小农民的农籍给除名了?最多就是把附一的特聘专家给搅黄了。搅黄了就黄了,陈铭并不觉得没有附一特聘专家的工作,自己就不能活。
  
  这个时候,丁光书也得到了消息。姜德原还想从丁光书手里弄茶丸,所以自然要卖丁光书的好。
  
  丁光书不认识张烨青,但张烨青是从京城过来的,自然是鄢老那条线出了问题。丁光书当即给鄢老打了电话过去。
  
  “鄢老,京城那边来了个年轻人,一上门就逼陈铭卖茶丸给他,一言不合,就出言威胁。陈医师那边不知道会怎么反应,也不知道以后陈医师还会不会供应茶丸。所以,下一批的茶丸,暂时先停了。等陈医师那边态度明确了再说吧。”丁光书和鄢老说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
  
  显然丁光书对鄢老是有些不满了,这是他那边出的问题。
  
  鄢老问清楚是张家的公子哥跑到檀州省来耍威风。但这个张家的茶丸,并不是直接从他这里得到的。而是通过京城的另外一家。
  
  鄢老当即直接给张家的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直接发飙,你张家现在威风了,整个华国都是你们张家的,随便一个公子哥,就能够到地方来耀武扬威了。你张家的茶丸是过了老子的手的,以后这茶丸就算是长了毛,你们张家也别想了。
  
  说起来,鄢家是比不上张家的,但也要看在什么地方。在京城,自然是不如,但是在潭州省,就不一样了。大家平时相互给面子,自然是在哪都能够顺风顺水,但真要是针锋相对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张烨青的那几个手下还没开始调查陈铭的底细,就被潭州省的人找到,并且警告了一番。
  
  “你们在潭州最好是老实一点,搞出什么事,到时候大家面子上不好看。”来人当着张烨青警告了一番。
  
  张烨青脸色很难看,才在茶树村碰了一鼻子灰,又马上被人踩了面子。
  
  紧接着,张家人就打电话来了。劈头盖面地将张烨青狠狠地骂了一顿。
  
  “就一小农民,至于吗?”张烨青很是不解。
  
  “天底下的奇人异士不知道有多少,我们张家惹不起的不知道凡凡,你要作死你别连累整个张家的人。你知道这小小茶丸,牵扯到多少人?”张烨青的父亲劈头盖面地狠狠将张烨青骂了一顿。因为刚刚他才被老爷子狠狠训了一顿。
  
  张烨青拿着电话顿时傻了眼,这还没怎么样呢。不光是被潭州省的人给警告了一顿,没想到连张家人也恨不得把他给劈了。
  
  “张少,还查不查那个小农民?”
  
  “你想死啊?想死你去死好了,别连累我。”张烨青脸色铁青地坐进了车里。
  
  张烨青的那几名随从顿时傻眼,但也无可奈何,当下人的,不就是给主子背锅的么。
  
  这件事,就好像一滴水滴进了满锅子煮沸的油里,噼里啪啦响两下就彻底没动静了。
  
  第二天,丁光书就来到了茶树村。
  
  “陈医师,对不住,是我这边有些事情没处理好。导致这些人找上门来打搅你。现在我已经和所有人都沟通好了。如果你这边没意见,以后还是由我过来和你接洽。如果阿尼对我不满意,可以另外指派一人。”丁光书面对陈铭还是有些紧张,他越来越看不透陈铭。
  
  “这事也不能全怪你。毕竟你也无法控制茶丸最终流向哪里。接下来,你继续吧。另外找个人,我也不习惯。但是你跟拿茶丸的人讲好了。以后这个价格定下来,不再涨了,人要知足,我这个人没那么大的贪念。但是茶丸该去哪,还是要有点谱。我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招麻烦。”陈铭说道。
  
  “那天在你这里威胁你的那家是京城张家的,现在张家已经被彻底排除在外了。无论他们从什么渠道都不可能得到茶丸。”丁光书说道。
  
  陈铭点点头,没有说话。
  
  丁光书接着说道:“一起来的另外两伙人都是省城的。他们也已经被警告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茶树村。附一的项目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两家要不要也排除在外?”
  
  “这个由你来定,既然说茶丸交给你,那要不要排除这些不守规矩的人,自然也由你说了算。”陈铭说道。
  
  丁光书一听陈铭的“不守规矩”几个字,立即明白要怎么去办:“以后茶丸只供应给那些守规矩的人。”
  
  马光勇等人对姜德原出的价格很不满意,所以僵持着,想让姜德原将价钱出得更高一些。姜德原已经看出来马光勇等人心虚得很,所以在价格上,一步不让。他并不打算马上离开茶树村,所以耐心好得很。
  
  可是,姜德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通电话之后,立即变了脸色。对着电话不停哈腰点头,挂上电话之后,脸色已经变成了苍白。打完电话,就慌忙清理好东西,仓皇离开了茶树村。
  
  金凯峰比姜德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脸色大变,快速离开了茶树村。
  
  马光勇等人彻底傻眼了,姜德原是他唯一能够接触到的做高档茶叶生意的商人。本以为可以卖个好价钱,可想到对方直接跑路了。
  
  “光勇,一百块一斤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卖掉,不该这么犹豫。我们为了这些茶叶,花费也不少了,还耽误了这么多工,如果茶叶压在手头卖不掉,我们可就亏大了。”马兴前抱怨道。
  
  他们这些人有钱赚的时候,还能够和和睦睦的,现在眼看着金主离开了,马上就要到手的票子彻底打水漂。立即开始相互推诿抱怨起来。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这样的人身上,是一点都不奇怪。
  
  各家投入的人力物力总有些差别,这个时候争吵起来,立即把之前堆积起来的不满全部爆发了出来。几家人闹成了一堆,吵得不可开交,吵到最后,由文斗升级为武斗。
  
  几家子人揪成啊了一团,最后被民兵连的巡逻队全部弄到了村部。
  
  在村部的会议室里,几家人又吵了起来。
  
  苏沫曦好不容易将几伙人平息了下来:“你们这么吵吵闹闹,甚至打架斗殴可不行。如果你们的矛盾化解不了的话,为了本村的自然资源不会被你们恶意损毁,我决定将九棵老茶树收为村集体所有,毕竟大龙山是全村集体所有。在这种情况下,村里选择将茶树收回,也是合情合理的。”苏沫曦说道。
  
  “凭什么?这茶树是我们几家找到的,自然我们有优先开发权。之前,村里也是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可不能说变就变。”马光勇紧张了起来,另外几家也连忙团结一致。
  
  “你们看,现在你们就不争吵了,因为这个时候,你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既然你们利益一致,为何还会吵起来,甚至拳脚相向呢?”苏沫曦问道。
  
  “还不是因为马光勇太贪心,要价太高,把收茶叶的老板给吓跑了。”马兴前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