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昙花遗梦笔趣阁 > 第十六节 小小男子汉

第十六节 小小男子汉


  因为父亲在部队当兵,不能及时家务农,家里劳动力严重短缺,作为家里唯一的小男孩,学习不是袁野军的全部,他还承担着与的小孩不一样的责。
  张淑芬总是把袁野军当男人一样培养,自从把他送进学校,就没有管过他,学报缴费都是袁野军自己进行;刮风下雨天,的家长都担心自己的孩子在路上雨淋,风吹到,下手里所有的活也要给孩子送来斗笠或雨衣,护送孩子家,张淑芬却总是不管不问,袁野军只得冒雨奔跑到家中。张淑芬认为“革命青年,要经风吹雨,接各种考验,在考验中不断成长壮大,要学会自力生。”
  作为家里的唯一男子汉,袁野军也分配了一些家务。天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扫把,把屋里屋外扫一遍;从米缸里抓把米喂鸡,他甚至学会像大人一样咯咯的唤鸡,家里的那几只鸡居然能够听懂袁野军的声音,闻声聚拢过来,争恐后的啄着散落在地上的碎米;接着就是煮饭,张淑芬煮饭有一个特色,不像一人家那样将水烧开,将米洗净后倒入锅中,待锅中的米煮成分熟的时,用筲箕沥出来,或箜饭或蒸饭,米汤又是上好的解渴饮品。张淑芬习惯煮随水干,就是待水烧开后,将米洗净倒入锅中一直煮到锅里的水烧干为止,干饭直接就留在锅里,的,人少了,米饭也少,也顾不得那么多路数,只管香香的填饱肚子就是。
  大人们看见了都夸袁野军懂事“哎哟,袁野军你能干,读书考全乡第一,天还要么多家务活,晓得你一天吃的啥子,啷个恁个能干,读书和家务活都照顾了。”
  面对这些夸赞,张淑芬却一本正经的说“能干啥子,都大男人一个了,也该让他承担一些活路,要吃饭大家干,这样一家人努力能吃得饱,穿的好。”
  张淑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的。天都要求袁野军与同起同睡,夏天的时,天亮的早,早上点左右是莺歌燕舞的热闹。大人们有的已经在地里忙碌起来,他们在忙着抢天时,着急将庄稼栽下去,等中午阳大的时他们则在家睡午觉补充能量。小孩正在长身体阶,本来睡眠时间都比大人要长,可以稍微睡一下懒觉,只要按时将全家人的饭菜好,喊他们来吃饭,自己按时上学就可以。当张淑芬起床时,总是会拍拍身边的袁野军“起床啦,天都亮堂堂的。”
  袁野军揉揉睡意正浓的眼睛,不耐烦的答应一声“嗯!”
  张淑芬将头梳好后,看见袁野军仍躺在床上酣睡,扬起手掌狠狠的朝他脸上煽去,骂骂咧咧的说“你还笑人呢,大人都起来天,活路都一个了,你还像老爷一样睡起,你硬是老爷一个哦,你看人家的小孩,一天都在些啥子,你眼睛瞎了嘛,你不会也会看啥。”
  张淑芬的巴掌重重在他脸上,袁野军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本能的坐起来,无奈瞌睡还是没有睡醒,木讷的坐在床上,眼睛始终睁不开,头昏沉沉的坐着,不停的摇晃着,稍不注意他又躺在床上睡起来,传出呼呼的声音。
  张淑芬见袁野军睡的正香,又是一巴掌朝袁野军甩过去。
  袁野军又恐惧的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背着背篼走出房门,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发现了鸡鸣鸟的声音外,全是大人们忙碌的身,看不见一个小孩子的身,听不到小孩子们说话的声音,走到一处干草垛边,他索性将背篼下,枕着背篼又香香的睡起来。
  晚上,袁野军发现有一只母鸡没有跟随大部队到家中,他不敢怠慢,只好如实报告给母亲,张淑芬听了大发雷霆“恁个没有用,几只鸡都看不住,还站在那里么,赶紧去找啊,为还要我去给你找啊,我地里的庄稼活路可见我没有你去一丁点,各是各的活路,该你的就得自己去成。”
  屋外漆黑一片,到处都是阴森森的,张淑芬逼着袁野军在袁家塆四处搜寻,他终于发现那只母鸡正在刘大婆家房顶上,或许是天黑看不见路的缘故,它一直在房顶上徘徊不前,咯咯着。母鸡距离袁野军远,他无法俯身抓住,不敢用竹竿在房顶上吆喝它,害怕刘大婆出来呵斥他,毕竟在人家房顶上动瓦,这是人都不忍的行为。
  袁野军只好蹑手蹑脚的到家里“妈,那只母鸡在刘大婆家屋顶上,要不让它明天自己来了。”
  “明天让它自己来,等过了一夜,母鸡在外面住野了都不认这里,你看见了怎么不把它捉来,去,赶紧拿竹竿把鸡从房顶上赶下来。”张淑芬丝毫没有考虑到邻里响,只管呵斥袁野军想办法把鸡捉来。
  走投无路的袁野军只得按照张淑芬的说的,从家里扛着一长长的晾衣杆,拿着手电筒,次来到刘大婆家的屋檐背后。他扬起晾衣杆,嘴里吆喝着,想让母鸡顺从的走下来,无奈袁野军的举动刺激着母鸡,它加惊恐,在屋顶上奔跑着,就是不袁野军这边来,搞的袁野军是心烦意乱。
  敲声、吆喝声惊动了刘大婆,掌着煤灯,迈着蹒跚伐走出门来,看见袁野军在屋顶上驱赶母鸡,转身对着张淑芬的屋子喊起来“张淑芬,你屋袁野军在啥子,夜的在我屋顶上敲敲的,将房顶都敲破了,我那屋顶是翻新的,盖的都是新瓦,袁野军给我屋顶破了啷个办,到时大家又争争吵吵的……”
  听着刘大婆的责怪声,袁野军只得傻傻的站在原地,和那只母鸡对视着,许久从屋子里传出张淑芬的声音“袁野军,你在个屋顶上啥子,还不滚来睡觉。”
  袁野军这像得到圣旨一样,扛着竹竿,赶家去—他一个人是不敢在袁家塆夜行的,他害怕有鬼。
  第二年,张淑芬从镇上买了一对猪仔来,从此养猪也变成了袁野军的责,天要给猪猪草,备食材,还要煮猪食喂猪。本来猪草也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尤其是夏天雨水充沛,地里的杂草这些生长度极,很就能装满一背篼,乐乐的家去。
  到了秋天就不行了,尤其是临冬天的时,地里一片萧杀气氛,人们也将地里的庄稼,只留下裸露的泥土。年年底都是杀年猪,卖猪的高峰,秋冬季节正是猪增肥长膘的关键时,一定要让猪在圈里吃好吃饱,好好长膘,大人们都在想尽方计给猪补充食材和营养。
  有的人家勤,田里栽着一大块田的心菜,一家人怎么都吃不,此时也成了猪的主要食材供应;夏天割的玉米,他们也拿去碎,添加到猪食里面,一起喂猪;还有的人家将地里面的红苕留住,红苕藤慢慢割了喂猪,红薯挑来储着也作为猪的粮食;还有的人家有点学常识,听说酒厂里酿酒废弃的玉米或高粱,是上好的猪饲料,能够起到催肥的作用,他们也会去酒厂挑一些酒糟喂猪。总之,大人操心,能够给猪提供充足的营养,能将猪催肥,到年底卖猪的时,有的猪有200斤重。
  不过所有这些,都是人家的事,袁野军在心里只能默默的羡慕。因为养猪成了他一个人的事,张淑芬下总就两个人的田土,地总也一亩多点,无论是玉米还是红薯产量都很少,没多长时间就耗毕,全靠袁野军去地里割野草喂猪。秋冬季节,地里哪里还有野草嘛,都是袁野军踏遍袁家塆的山山水水,像探雷针一样搜索,能装满四分之一背篼,这点食材哪能够猪吃,次袁野军拎着猪潲桶走向猪圈的时,猪总是像见到救星一样嗷嗷直,祈求主人将他喂的饱饱的。
  面对这种情况,张淑芬总是埋怨袁野军“你看你一天把猪饿的,看看人家的猪,你出去猪草,你都晓得跟那些娃儿一起耍,耍的忘乎所以,一天这么点猪草来,要是我出去不到个小时就会装满一背篼。”
  母亲的斥责,让袁野军无言以对,只得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年底杀年猪的时,人家的肥猪怎么也有150斤以上,袁野军家的肥猪只有120斤左右,看起来体形也比人家的猪小很多,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张淑芬也可以杀年猪,也可以有猪卖。
  杀年猪的时,张淑芬也会邀请左邻右舍来吃刨猪汤,来的都是袁野军的长辈,他也十分尊敬,跑前跑后的忙碌着。对于袁野军的日常表现,大家是看在眼里的,都道这头猪是他用背篼背出来的,纷纷夸奖他。
  “你看还是袁野军能干,一个细娃儿,一个人一年也要为一对肥猪,我屋头的娃儿一天都晓得耍,要是能像袁野军一样能干,我睡瞌睡的时都要笑醒。”
  “可不是,你看袁野军年纪小,会的活路多着呢,一天不出声不出气的,都道干活。”
  “袁野军你也来坐着一起吃撒,你一年到头恁个辛苦,天倒还是我们来享你的劳动成果,你是天的大功臣,来坐着一起吃嘛。”
  …..
  邻居长辈们的夸奖之词,让袁野军的内心有一股满满的成就,心话也好,违心话也罢,反正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大人对他的夸奖,他自己也觉长大了,脸上露出羞涩的笑。
  张淑芬的一席话却扑灭他那短暂的欲望“能干啥子,男子八叉的,恁大一个,天耍性大的很,猪草经常是只一点点就来了,要是他用心一点,猪儿不会这么瘦。”。
  袁家塆人有种习惯,就是面对人形形色色的夸赞之词,总是要说一些自谦的话语应,以表明自己谦虚的姿态。袁野军的优异表现总是博得围乡邻长辈的夸赞,张淑芬总是直接否定式的应,否定袁野军所的一切,冲走袁野军脑中一晃而过的喜悦。
  这或许就是成长之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