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超强护花兵王笔趣阁 > 第十章 唐龙的暗器手法

第十章 唐龙的暗器手法


  “嗝……”光头络腮胡被安可可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蒙了,又打嗝起来。
  唐龙这下看出来了,安可可早就认识此人,不过是在故意捣乱罢了。这也是江湖毛病,得治!
  咚——
  唐龙屈起食指在安可可光洁圆润的小额头来了个爆栗,警告道:“三根手指的约定作废!以后我送你爆炒栗子的时候,就是警告你收起心中的小邪恶,正正经经做事的时候。”
  “知道了,龙哥哥。”安可可故意扁着小嘴做委屈状,趁机为自己开脱,“奴家知道这个小光头叫叶正乾,自称叶少,而且是叶芷晴的堂哥。所以想要试探一下……看看是不是这个笨蛋想要暗杀英明神武的龙哥哥你。据我推测肯定是他,因为这个神经病什么都敢做!大白天的在医院里就想强上漂亮小姐姐,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安可可还没有为自己开脱完,就被风衣马尾女的过激反应给打断了。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风衣马尾女忽然深深鞠躬,给唐龙和安可可道歉之后,转身就跑,犹如受惊的小鹿一般。
  “嗝……哇哈哈嗝……”叶正乾再次兴奋起来,就是剧烈打嗝中也非要变态狂笑几声,紧紧盯着风衣马尾女奔跑的背影,“猎物受惊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龙哥哥,弄死小光头!不然漂亮小姐姐就有麻烦了。”安可可不甘心的煽风点火起来。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猎人拼的是耐心。”唐龙淡定自若,整个人异常的放松。
  “龙哥哥,你这样讲话让我想起师父那个老不死的,故作高深、不知所谓!”安可可扁着小嘴,很是不开心。当她发现唐龙也不是很可怕,甚至对她很和气之后,也敢发点小脾气了。
  相比于唐龙剿灭无数江湖门派的赫赫声威来说,赐下一个小爆栗简直是和气的不要不要的。
  唐龙却已经转过头盯着肆意飞扬、越来越远的马尾辫,忽然笑了起来,更是显得高深莫测。
  “看见漂亮的小姐姐就挪不开眼睛,跟边上的小光头一样,都是精神病!”安可可愤愤的吐槽,但是忽然感到身旁有潮水涌动的声音,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
  唐龙忽然深深吸气,如同庞大的龙鲸吸水一般,发出的恐怖的涡流搅动声。宽阔的胸膛也突然高高隆起,整个人顿时壮硕如山!
  “传说竟然是真的!唐龙是会变身的!这一次,看谁还敢说的变身很幼稚!”安可可兴奋的尖叫起来,“拳打江湖大门派,脚踢武林大世家的超强男人、当世战神果然是顶天立地,壮的像一头霸王龙!”
  正在此时,唐龙忽然动了!一双蒲扇般的粗糙大手化作道道幻影,从安可可的眼前掠过!
  安可可忽然感到小胸口一凉,眼前银光一闪,目光跟随着看过去之后,顿时圆睁两只杏眼,小嘴也张的大大的足以塞进一颗鸡蛋,已然失声了!
  只见在风衣马尾女逃跑的正前方,忽然蹦出来两名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壮硕男子,直接合围抓人!
  就在这危急一刻,两道银光倏忽划过了二三十米的距离,没入两名壮硕男子的黑衣之中!
  风衣马尾女本来已经绝望,双手抱胸准备拼死一撞,没想到两名凶神恶煞的壮硕男子竟然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了!
  咔嚓咔嚓——
  风衣马尾女躲避不及,直接踩在两名壮硕男子的大脸上,在墨镜的碎裂声中,如同一头活力四射的米色小鹿,冲过凶兽的追杀,逃之夭夭了。
  “不!”叶正乾眼见圈套落空,仿佛失去了命一般,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猛然扑倒在地,哭喊着捶击地面,鲜血飙射,令人见之悲痛,闻之心伤。
  “生死一线、绝处逢生,才是这个世界上绝美的风景。”
  唐龙脸上全是高深莫测的笑意,骤然开口间,声音异常的雄浑有力、情感饱满。
  安可可看着风衣马尾女极限逃亡,听着耳边唐龙的贴切旁白,恍惚之间,好像奔驰在非洲大草原上,那是一个动物的世界,物竞天择、优胜略汰。
  “龙哥哥,这是什么暗器手法,教教我吧!”安可可非常清楚,正是唐龙把她藏在小胸口的两根长长银针当做暗器甩出二三十米远,这才瞬间放倒了两名壮硕男子,给了风衣马尾女逃生的机会。
  这一次,安可可却没有心思妒忌风衣马尾女,只想学到这种神奇的暗器手法,想杀谁就杀谁,令江湖震怖,邪魔拜服!
  刚转过头,安可可却被唐龙此时的模样吓了一跳!
  不仅仅是宽阔的胸膛高高隆起,全身的肌肉也都膨胀了两三倍,整个人比那俩壮硕的黑衣墨镜男加在一起还要雄壮!
  “龙哥哥太壮了……怎么办啊,我这娇小玲珑的小身躯完全无法承受啊!必须回师门找几本厉害的媚功练练,把龙哥哥牢牢的勾住!”安可可大大的杏眼转啊转啊,又开始邪恶了。
  呼——
  这个时候,唐龙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胸膛肌肉慢慢恢复原状。整个人出了一身大汗不说,不知道有多少外伤崩裂,血迹浸透了身上的黑色作训服。身体晃动了两下,就传来“咔咔”的骨裂声,好像下一刻就会散架一般。
  尽管是这样,唐龙的精神却非常的饱满,双目炯炯有神,如同吞服了十全大补丹一般,全身的活力都在四处逸散。
  “龙哥哥,尽情释放了一次心中的不爽,通体舒泰了吧?”安可可不失时机的拍着马屁,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
  唐龙此时心情正好,大手一挥说:“俩二货跟我穿同样颜色的衣服也就罢了,竟然敢在我的视线中做坏事,简直就是找死!龙虾可,我这招‘银针打穴’你真想学?”
  “龙哥哥,你好霸道啊,我喜欢!”安可可双手托腮做崇拜状,飞快的表明心迹,“银针打穴!好威风的名字!学学学!我一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