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临时基地,绯里奈在自己专属的房间里,看着苏格兰留给她最后的遗物。
  一个,淡紫色的御守,镶嵌着金色的花纹。
  这是苏格兰答应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虽然是最后一份了。
  绯里奈回到房间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御守,静静地躺在自己的书桌上。
  港口,黑夜无穷。
  赤井秀一靠在码头的一个集装箱上。这寂静无声之夜,只有他知道有多少暗流涌动着。
  现在,他很想抽烟。
  也很想喝咖啡。
  房间内,绯里奈看着御守内的东西,喃喃自语:“真是,御守里面居然不是御守盐,苏格兰你的常识不足啊。”在她面前,是一片艾草,还有一张纸条。
  “暗夜公爵是一份电脑磁盘,记录组织所有的人员名单还有组织企业,一共分为三分掌握在琴酒,朗姆,贝尔摩德手上。――苏格兰。”
  这是纸条上的内容。
  “苏格兰你真是的……”绯里奈走入浴室,放水洗澡。脱下衣服,慢慢走入浴缸,将整个身体放松下来。“明明是最后一句话,为什么都是任务啊,一点情调都没有……”
  我要是你,好歹还会说什么以后要注意身体啊,我不能陪你了,你要保重啊,这样的话才对吧。
  诸伏你真的是,情商太低了。绯里奈深吸一口气,将整个人沉入浴缸中。
  温热的水包围着女孩的身体,浴室里面慢慢归为平静。
  我在这里做什么?只是被FBI安排而来做组织的卧底吗?为什么我总是在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
  好累啊。真是的,在这个最崩溃的时候,诸伏景光……
  胸腔内慢慢流逝的氧气慢慢消失,绯里奈的身体也开始在浴缸中慢慢静止。
  苏格兰,我好想你啊,这个时候,至少你会……
  突然,一股强大的牵扯力将绯里奈的身体直接粗暴地扯出水面,突如其来的氧气涌入绯里奈的鼻腔,带着紫罗兰浴盐香味的水呛在绯里奈嘴里,引得她一阵猛烈的咳嗽,下意识紧紧抱住了那个害她狼狈不堪的罪魁祸首。
  缓了好半天才把一口气顺平,绯里奈艰难地睁开眼,还没等她看清面前黑色的身影是组织里面哪个不要命的家伙,只感觉一股极为寒冷的气息在这个温暖的浴室内游荡。
  绯里奈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抓住那个家伙。
  她淡定地看向那个异常高大的身影。
  “呐,面瘫,没有人告诉你进淑女房间特别是浴室要敲门的吗?”绯里奈非常淡定。
  琴酒脑门上十字路口疯狂跳动,看着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女孩,要不是现在手被抱住了,他肯定要掏枪和这个魂淡女人好好地聊聊。。
  “我认为,你连女人都不是。”他看着某人未发育完全的萝莉身材,幽然地提醒到,“而且,我认为有必要让贝尔摩德教教你作为一个女人洗澡的正确姿势,有那种类似于自杀的泡澡行为,我不保证没有下一次。金菲士,不要让我觉得我在浪费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