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动工39


  “目暮警官,我找到了!”正在这时,一个胖胖的警官突然推门进来,脸色严肃,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透明袋,里面是一堆如同破碎的纸屑一般的东西,“这就是由纸箱和铝箔纸所制成的短剑!”
  “呀,找到线索了。”绯里奈看着那个似乎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辛德勒,朝他投过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工藤优作看着辛德勒,脸色严肃的说道。
  “胡说八道!”辛多拉董事长猛地站起身,勃然大怒,可是任谁都能看出他似乎已经慌乱了。“我要向日本政府抗议!更何况......”说到这,他又缓缓坐了下去,神色放松了一些,“我根本没有动机杀害坚村!”
  “这就是所谓的,狗急跳墙?”绯里奈继续玩弄着长发,“动机会有的。”
  “这位小姐的意思,难不成你在怀疑我就是凶手?”辛德勒死死地瞪着绯里奈,“日本警方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让这个小姑娘踏入调查现场?”
  “嗯……辛德勒董事长似乎还不知道我是谁。”,绯里奈看着辛德勒的丑态,这种人处在高处久了,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你……你是谁?”辛德勒犹豫了。这个女孩身上的气势着实让他有点心惊。
  “初次见面,我是黑泽爱。”绯里奈拎了拎礼服裙,朝辛德勒行了一个屈膝礼。“是您在日本未来的合作对象。”
  果然是她!
  辛德勒身体一震。这个女孩真的是刚才那个,和自己交易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现在她却不介意在自己面前露脸?
  略微思索一番,辛德勒顿时明白了。
  她和自己一样……
  没有证据,一口咬定,说什么都没办法。
  那么她这个时候出现,是不是在警告自己什么?
  “听说,这柄短剑是你们辛多拉家族世代流传的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工藤优作继续看着辛德勒,脸色严肃,“这样一件具有传家宝特性的物品,怎么会被你放在这个地方,用来装饰铜像呢?或者说,你为什么会把它拿来当作凶器用呢?还是说......”说到这,工藤优作的目光落在了屏幕上。
  “凶器只能是这件东西?”工藤优作说这句话的时候,之前已经露出惊慌之色的辛德勒瞬间脸色大变。而这股感情波动被工藤优作丝毫不差的捕捉到了眼中。
  同样,绯里奈也看的很清楚,作为一个可以随时随地转换人设的演员型组织成员,她自然十分懂得如何察言观色,在最短的时间里描绘出对方的心理所需,所以说,观察微表情也在她的职业素养之内。
  这种人,组织只会拿他当挡箭牌,就像当年的皮克斯一样。只有到最后一刻,才会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吧。
  “阿笠博士。”绯里奈看向一旁忙忙碌碌的老头,问到:“现在孩子那边怎么样了?”
  “除了十九世纪末的伦敦,其他游戏的还在全军覆没了。”阿笠博士担忧地说。“而就算是伦敦那边,有新……柯南在,进度也很不容易,现在已经追随开膛手杰克到了最后一关。应该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这样的话,离那个真相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