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宅大厅的沙发上。
  江户川柯南看着面前的饮料,非常想吐槽。
  哪有人招待小孩用冰啤酒的?
  灰原在他身边,捧起酒杯,小饮一口,清秀的眉头一皱,随后看向柯南。
  柯南用余光注视着还在厨房忙碌的绯里奈,才问到:“怎么了?”
  “这是鸡尾酒。”灰原看着那杯透明的酒,再次喝了一口。
  “加了柠檬水……”她仔细想着,似乎在努力回想着饮料的种类。
  柯南朝她举起酒杯,又将酒杯移到耳朵旁边,慢慢说到:“fizz,fizz。”
  “嗯?”灰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这杯酒会发出气泡升腾的声音,就像fizz,fizz一样。”柯南解释到,“这就是……ginfizz名字的来源。”
  灰原脸色一沉。
  “所以说,这两杯,是金菲士。”她喃喃,也没有品味美酒的心思,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我现在已经质疑我们来这里是不是正确的。”
  “不用担心,既然选择相信,就孤注一抛。”柯南朝她自信地笑着。
  “但愿吧。”灰原低下头。
  “慢用。”绯里奈从厨房走出,端来两盘三明治。
  “谢谢姐姐!”柯南露出萌萌的笑容。伸手就抓起一块一口咬了下去。“姐姐明明可以自己吃饭,为什么还要吃泡面……”
  男孩说着说着,脸色慢慢变得苍白僵硬无比,眼睛慢慢无神,腮帮子一鼓一鼓地,手中的三明治也掉在地上。
  “喂!江户川!”灰原吓了一跳,本来伸向那块三明治的手立刻缩了回来,满脸惊恐地看着柯南,又看着依然淡然的绯里奈,不禁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不会伤害你的。”绯里奈慢慢走向她,伸出手,摸了摸灰原哀的脑袋,又顺手撩起了她的短发。
  灰原感觉身体像掉入了冰窟,刚想躲开绯里奈的手,一旁的柯南就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你……”柯南快咳出眼泪了,捂着自己的胸口,身子快弯成了一个弓字。“你,你居然……”
  “下毒?”灰原忍不住接话。
  “下毒是没有的。”绯里奈坐在沙发上,“但是,我下了葡萄干。”
  “你是故意的!”柯南终于缓过神,半死不死地瘫软在沙发上,喘着气,脸色铁青。
  “没有。”绯里奈一本正经地说到。
  “江户川?”灰原待了一会,随后恶狠狠地看着柯南,“你在逗我?”
  柯南被灰原的目光吓得退后了几步,随后委屈地看着她,辩解到:“我对葡萄干过敏啊。”
  “不只过敏,还恐惧。”绯里奈补充到。
  “你……”灰原抚着自己的胸口,惊魂未定地看着两人,气不打一出来。
  “怎么,吓到了?”绯里奈看着她,“灰原觉得我会对你们做什么吗?”
  灰原低下头,没有说话。
  柯南将桌子上的金菲士一饮而尽,才缓过神来,脸色因为饮酒而变得通红。
  绯里奈看着柯南,优雅地拿起自己那杯金菲士,小酌一下,然后正色问到:“你们来找我,只是想来蹭饭?”
  “不是啦,黑泽姐姐……”柯南微微一笑,“在辛德勒公司的时候,工藤优作叔叔说,你的犯罪侧写非常厉害,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呢。”
  “碰巧而已。”绯里奈摇摇头。“我的犯罪侧写还未成气候。”
  “你很擅长观测别人的心理,也应该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吧?”柯南歪歪头,脸上满是自信。
  “黑泽姐姐。”。
  “你可是……连葡萄干都给我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