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邦三世 七


  “你说的是……琴酒?”
  看着绯里奈满眼都是兴奋的样子,鲁邦三世慢慢把椅子向后移去。
  刚才次元大介把手放到那么敏感的位置她还无动于衷,导致他还一直以为绯里奈性冷淡来着。
  绯里奈没等到鲁邦三世回答,再次满脸兴奋地站起来,在鲁邦三世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把金麦酒一饮而尽,将酒杯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擦过了嘴边的酒渍。
  “多谢了,鲁邦先生。”
  因为喝了超高浓度的烈酒,绯里奈的脸上很快就多了几分红晕,眼睛也变得水灵灵的。
  “以后有机会再见。”
  她捋了捋长发,推开了身后的椅子,踩着一双高跟鞋,慢悠悠地走了几步。
  “喂喂,没问题吧?”次元大介把绯里奈落下的电脑递给她,“要不要我送你?”
  绯里奈慢慢地把杀人的目光转向次元大介,手指放到了嘴边,点了点娇艳欲滴的唇瓣。
  那一瞬间,鲁邦三世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女贼峰不二子的风采。
  “嘘――我可没有那么容易醉倒。”
  绯里奈扬起下巴,提醒到:“因为要应酬,我的酒量已经提升不止一个档次了。”
  不,当你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你就已经醉了。
  鲁邦三世调侃地看着她,心里却悄然有点不自在。
  他知道金菲士有多么警惕,总觉得绯里奈不可能在他面前做出这样的姿态,所以对于绯里奈此刻的醉态,他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次琴酒因为不想和他们交恶而放过了他们,而他们何尝不是不想与琴酒等人交恶呢?
  “金菲士小姐,既然有缘相遇,为什么不交换个联系方式呢?”鲁邦三世贱兮兮地笑着。“毕竟如果你就这样离开,也是和我们交恶没错吧,既然不交恶,那就交友吧?”
  次元大介捅了捅鲁邦三世的腰,示意他快点闭嘴。
  没有出乎鲁邦三世的预料,绯里奈原本迷离的眼神慢慢变得清明,充满了锐利。
  鲁邦三世算是这个世界少有的枭雄,和他交好虽然和和怪盗基德交好一样有着各种好处,但是也有很多她无法把控的不利成分。但是既然鲁邦三世发出邀请,她也不介意暴露身份。
  她金菲士保持神秘保持久了,影响力都是靠着琴酒,最近琴酒离开,她的行事风格越来越张扬,金菲士的威名已经不再和琴酒捆绑在一起,与此同时她的身份也不适合再隐瞒。
  绯里奈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鲁邦三世,看着他设定好了手机号码,才问到:“话说你是怎么看到这颗子弹的?”
  鲁邦三世玩弄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到:“地址发你手机了。”
  “谢啦。”
  这一次绯里奈离开得十分果断,只是离开前踹了次元大介一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快速离开。
  次元大介捂着小腿,痛到发出“嘶嘶”的声音,抱怨到:“我嘞个去,踹我干嘛?”
  “次元你不要忘了刚才在人家小姑娘身上占便宜的事情。”鲁邦三世说完,抬起头,把手机放到了一旁,鄙视地说到。
  “还不是为了救你?”
  次元大介看着绯里奈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人群之中,神情也恢复了严肃。
  “这一次……是偶然,还是我们也在那个组织的计算之中?”
  他缓慢地问到。
  鲁邦三世依然没心没肺地笑着。
  “额呀呀,看来琴酒和金菲士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呐。”他暧昧地看着手机上的那一串数字,舔舔嘴唇。“真是幸运,有了金菲士的联系方式,很多东西都简单很多了。”
  “你可别玩脱了才好。”
  次元大介放弃劝说鲁邦三世,再次揉着自己的小腿。
  鲁邦三世抓出了一根粗雪茄,刁到了嘴里。
  金菲士,这么容易承认身份,还真是奇怪。。
  他点燃了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