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邦三世 八


  在将鲁邦三世的电话记在脑子里的同时,绯里奈也碾碎了自己的电话卡。
  她一直觉得笑容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表情。
  她知道自己不爱笑,不喜欢这个傻里傻气的表情。
  可她却是在此刻才知道,原来就算是她,在真正想笑的时候,也是控制不住的。
  走到了无人的小巷,她终于笑出了声。
  她捂着脸,透过指缝看向阳光明媚的街道。酒劲上来了,她的脸色红得诱人。
  ――――――――
  第二天晚上六点,日本樱盛酒店。
  铃木园子插着腰,拎着酒杯,抱怨到:“真是的,难得有个能见到演艺界帅哥和运动员的机会,兰居然还要去练空手道!”
  “小兰姐姐还真是喜欢这项运动啊。”
  戴眼镜的小男孩尴尬地拖着眼镜。
  “真的呢,居然这么狂热,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铃木园子摆动着自己柔顺的短发。
  柯南露出死鱼眼。
  说你呢说你呢。
  ――――――
  “开什么玩笑啊!我这种状态还去参加宴会,你是怎么想的!”
  樱盛酒店贵宾房,米拉公主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各种物体乒乒乓乓都地散落一地。
  奇斯背对着米拉公主,依旧摆出不苟言笑的表情。
  “我知道了,公主。”
  奇斯淡定地看着站在门口的绯里奈,提高了音量。
  “那么,黑泽小姐,终止这个女王生前打量推行的宴会,对同样为女王感到悲哀的日本公民不作任何解释说想回国……”
  “吵死了!”
  米拉公主重重地捶打着桌子,眼角已经充满泪水。
  绯里奈朝奇斯点头,说到:“我想和公主单独说几句话。”
  这倒出乎奇斯预料,他看着两个人,率先走出了房间。
  随后,几个侍女跟着他离开了房间。
  米拉公主走到巨大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绯里奈走到门口,锁上了门。
  米拉公主立刻警惕地回过头,大声命令到:“打开门!你想干什么?”
  “米拉公主,不只有你有想要做的事情。”
  绯里奈走向她,面容平静。
  “你觉得我想放弃和我五年未见的母亲相处的机会来陪你这样一个只会发脾气的刁蛮公主吗?”
  “你觉得我想放弃寻找我爱的人的机会来保护你这样一个只靠母亲庇护的小姑娘?”
  “要我说实话的话,我来保护你,只是受你母亲所托罢了。”
  “你!”
  米拉公主伸手指着她,气到声音都颤抖。
  “你根本理解不了我的痛苦。”
  “理解不了?”
  绯里奈大方地解开了自己的黑色礼服,露出了自己的身体。
  “我是理解不了你的,你也理解不了我的。”
  她的站姿毫不扭捏,身材匀称又妖娆,皮肤白皙光滑,可是让米拉公主惊讶的是,在绯里奈纤细的腰肢上那一道道或新或旧的伤疤。
  那些伤疤有的长有的深,在她左胸口还有一处触目惊心的子弹贯穿的痕迹。
  绯里奈提了提自己的胸衣,也看着自己的伤口,学着斯嘉丽约翰逊的语气说到:“没法穿比基尼了。”
  米拉公主震惊地站了起来,缓缓走上前。
  “这些……”
  绯里奈提起礼服裙,回答道:“过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
  任务?
  米拉公主收回了刚伸出去的手,问到:“你才十七岁吧?什么任务?”
  “要见血的任务。”
  绯里奈简短地说到,她把长发盘起,垂下的几丝头发遮住了她左眼下淡淡的伤痕。
  “米拉公主,这个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米拉公主咬着下唇,绯里奈把她推到了化妆镜前,让她坐下,伸手就开始帮她弄起了发型。。
  米拉公主还在震惊,转而好奇地问到:“你刚刚说,我耽误你和你母亲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