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德的意图绯里奈早就猜到,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她一直没有找上格兰德,更何况从某种方面来说,她还要感谢格兰德。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与人讨论自己以前的正牌上司,还是在抹黑,感觉还真是……和挂朗姆电话一样让人身心舒畅。
  “这个,”赤井秀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外套夹层中拿出一个布包着的物体,递到绯里奈手上。“你的东西。”
  “你怀里揣着那个不觉得咯着慌吗?”绯里奈狐疑地看着他,顺手接过了那个包,指尖传来坚硬的触感,让她的神情直接一顿,脸上绽放出惊喜之色。
  她迅速打开布包,问到:“你一直带着它?”
  “怕你突然出现的话,我来不及还给你。”赤井秀一像是将心里的包袱送出一样,神情也放松下来。
  布包里赫然出现的,正是两个月前绯里奈被迫无奈扔掉的那把格洛克!
  绯里奈迫不及待地拿起枪,仔细检查着。
  “帮我保养过了?”她问到。
  “嗯。”赤井秀一点头。“有更好的枪型,为什么一直要用这一把?”
  “秘密。”
  绯里奈吐了吐舌头,心头一暖。
  她的师父一直在等她回来。
  她的哥哥一直在等她回来。
  她的……部下算是在等她回来。
  看着绯里奈脸上像是个孩子一样欣喜的表情,赤井秀一满足地靠在了墙上。原本,他也只是为自己唯一的徒弟留一个永远的念想,好在,她回来了。
  有一个软妹子徒弟比一把硬梆梆的手枪好多了。
  绯里奈眯着眼睛摆弄了几下校准器,最后面露满意的神色,弯起眼眸看向他,道:“那我就收下啦。”
  “本来就是你的。”赤井秀一笑了,“物归原主罢了。”
  虽然说FBI在某种方面很对不起这位小徒弟,但是看到她在别离许久之后笑容更多,赤井秀一也放心不少。
  这小妮子从十二岁进入FBI拜入他门下开始就一直让人不省心,要不是思维相同,他都难以琢磨她的思维。
  “25号那天有空吗?”绯里奈收起格洛克,低着头。
  赤井秀一愣了一下,转而面露苦色。
  她还不知道他和那个小学生的计划吗?
  绯里奈第一次没注意到自家师父神色之间的不正常,眼珠子一转,看向角落,道:“那天我十八岁生日,师父你总要有点表示的。”
  “十八了……”赤井秀一下意识重复了一句,收到徒弟的瞪眼一次。
  居然把她生日忘掉了?
  虽然说她的生日从来没有庆祝过,但是不代表她不在意自己的生日,更何况人生能有几个十八岁?
  她就有两个。
  “对,你都成年了,”赤井轻笑一声,双手重新插入口袋,“我还以为你还停留在刚见面的时候,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很快吗?”绯里奈用轮椅转着圈玩,长发律动着,“你都多久没见我了?我记得上次陪我过生日还是我十三岁的时候,之后就进入组织潜伏了吧?”
  她生日那天琴酒已经离开日本前往新加坡了,她没指望她哥能陪她过,夏津叶藏从来没问过她的生日,她也不太希望这两小子知道她的生日……不对。
  12月25号那天,只能算作她被收养的日子。
  正当绯里奈想着25号那天怎么以生日为理由把师父介绍给夏津叶藏认识……呸,让她双方的盟友认识一下的时候,赤井秀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不停,绯里奈操控的轮椅一下子停了下来,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手机上。
  赤井秀一:“也可能只是个普通的来电。”
  你不用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也没有关系。
  读懂师父话中深层意思的绯里奈别过头。
  “职业习惯。”
  不对,是跟着柯南久了的后遗症。
  赤井秀一接起电话,刚听到对方说的第一句话,他的眉头就紧皱起来,不可控制地看向绯里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