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名侦探柯南之绯色奇迹笔趣阁 > 东京惊醒时 一

东京惊醒时 一


  长野县医院。
  随着来接诸伏高明的救护车一起前往医院之后,绯里奈的手被迫接受治疗强行缝了几针,而且是——缝针➕没打麻醉版本。
  医护车来到接上绯里奈和诸伏高明后,好不容易良心发现的绯里奈提醒大和敢助等人树林里还倒着一个翠川尚树,后者被大和敢助单手提着扔进了自己的轿车,要不是上原由衣担心死了凶手不好写报告,翠川估计就交代在那里了。
  虽然说翠川尚树是蓄意谋杀两个人的杀人犯这件事还在收集证据中,袭警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他还是一口咬死说工藤绯里奈恶意执法,故意伤害嫌疑人,涉嫌刑讯逼供,一副誓要拉人下水的架势。
  诸伏高明受到轻微的脑震荡,沉睡到第二天才苏醒,一开始会因为脑部重伤后遗症而感到恶心呕吐,于是绯里奈在伤口处理好之后就一直守在他的旁边,虽不至于帮忙护理,但是多少也起到一定的心理安慰作用。
  绯里奈照顾人的能力还不如琴酒,但是削个苹果什么的还是能做,闲来无事的时候还可以拿着报纸给诸伏高明汇报一下当日新闻,顺便浑水摸鱼地拿走诸伏高明的探病礼物。
  医院中,绯里奈啃着苹果,撑着脑袋,假装恍然大悟地看着诸伏高明。
  “这样啊,你和弟弟从小就分开了?感情好吗?”
  “还不错。”诸伏高明也啃着苹果块,说到:“他比我小了六岁,父母逝世后他被东京的亲戚收养,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是那孩子很好相处,我们之间也基本没有隔阂。”
  也是,诸伏景光性格柔和又不失稳重,虽说他的妇人心肠让他难以适应卧底身份,但是他很懂得顾全大局,非常知道怎样经营大局面,就连当时他让绯里奈杀死自己的时候也最好了所有的打算。
  当时的局面,死他一个,可以保护剩下三个挚交,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几年前,诸伏高明也因为大和敢助的安危而放弃了自己的前程。
  这一点,兄弟俩都很像。
  绯里奈正向诸伏高明打听他弟弟的光荣事迹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脸严肃的大和敢助带着几位警员走了进来。
  看到警员们来者不善的样子,诸伏高明和绯里奈对视一眼,心底都有了猜测。
  其中一个有着十足的官架子,他先是以上位者的姿态慰问了诸伏高明一番,绯里奈在一旁看着,眼底忍着笑意,满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
  她不知道来的人是什么职位,但是他的目的她是了解了的。
  只见得那位官派十足的警官唠嗑几句之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来意了,清着嗓子,转头看向了绯里奈。
  “这就是这次救了诸伏警官的小姐吧?”警官问道。
  “嗯。”绯里奈的态度有点爱答不理,让警官碰了一鼻子灰,后者有点不满。
  “黑泽,说说当时的情况。”看到自己讨厌的人吃瘪,大和敢助心情舒畅不少,也大方地提醒道,转而又将目光投向警官,有意无意地警示着:“说实话,别让人故意抓了把柄。”
  “好,”绯里奈点头,“其实也没有什么,诸伏警官似乎知道了死者留下的信息所谓何意,便带着我回到死亡别馆,为了不打扰他的思考,我就到附近的树林查看,刚好就看到了翠川尚树的轿车停在一个并非是道路的地方,这种情况下出现嫌疑人的车子很奇怪吧……然后翠川就出现了。”
  “他出现的时候是什么态度?精神状态怎么样?”警官迫不及待地问道。
  绯里奈皱眉,冷声说到:“不要打断我,若是我想不起来怎么办?”
  警官一时语塞,大和敢助嘴角带笑,又别过脸去假装正经。
  绯里奈想了想,又继续说:“翠川出现的时候慌慌张张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等一下!”警官再次忍不住了,开口打断她,说:“你的意思是,那把匕首是翠川自己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