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
  服部平次刚刚经历了一场还算难的考试,靠在窗边回想着刚才的答案。
  裤带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掏出来,看到来电显示,眼睛一亮。
  “工藤,好久不见了!”他笑嘻嘻地接起电话,“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东京毛利侦探事务所中,柯南将电话调至免提模式,让坐在对面的绯里奈听得很清楚后,两人将最近的事情讲了一次。说到京都,自然还是服部平次这个土生土长的关西人最有发言权。
  突然,服部平次眼前出现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弯着眼眸,扎着马尾辫,几缕碎发垂在耳边。
  “你在和谁说话呀?”
  女孩突然开口,让本来认真思考的服部平次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却忘了自己身后就是窗台,一个翻身,居然直接掉落窗外。
  远山和叶惊呼一声,连忙跑上前担心地叫道:“平次!”
  窗台外面露出一个黑黑的脑袋,带着幽怨的眼神。
  “拜托,不要吓我好不好?”
  服部平次攀着窗沿爬了上来,跳入课室,“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呢!”
  “谁让你鬼鬼祟祟的,心虚了吧?”看到服部平次没事,远山和叶松了口气,紧接着调侃道。
  “什么呀,是工藤啦,”服部平次指着手机,“他在调查一起案件,问我说到京都和七夕能想到什么。”
  他又对着电话那边问到:“抱歉,两位工藤,是和叶那个傻瓜突然跑过来问我。”
  “没事,我这边也在拦着绯里奈偷喝大叔的啤酒。”柯南的声音也有点吃力,“别看了,兰每次回来会亲自数数的。”
  “那就赖在毛利侦探身上……”绯里奈撇撇嘴,“他来我咖啡馆蹭饭蹭多少顿了?我从来没收过钱的。”
  “那位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啊……”服部平次小声说着,无奈地笑笑,“说到七夕和京都的话能想到什么……”
  远山和叶凑上前,“是不是御手洗祭?北野满天宫的?”她兴奋地看着服部平次,“还有地王神社和七夕祭也很有名的,不如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吧!”
  绯里奈惊异一声,“诶?今天就是七夕了吗?”
  “你别总数着星期几过日子啊。”柯南笑了几声,“今天已经七月七号了。”
  服部平次换了一只手拿电话,对着远山和叶撇撇嘴,“想去就一个人去吧!”说完,他又对柯南道:“听到了吗,工藤们?”
  “你换个称呼……”柯南翻了个白眼,“工藤们是什么玩意?”
  “这不你们两兄妹都在吗?”
  服部平次嘿嘿地笑着,转而又思考道:“不过那些好像也没什么关系,至于其他能够联想到的是……”
  他刚说到这里,只见远山和叶依旧凑上前,十分期待地看着他,“去嘛,平次!去京都的话都不用住酒店,只要当天来回就行了!”
  “你傻吗?不用你说我也不会去住酒店的!”服部平次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你忘了前年发生的大火吗?”
  远山和叶气呼呼地跺脚,美目瞪着服部平次,“真小气!”
  柯南耳朵一动,抓紧问到:“服部,大火是……”
  服部平次稍微想了想,道:“前年京都发生过一起大火……这么说来就是七夕晚上……”
  “你说详细点。”柯南刚说完,绯里奈就就毛利小五郎桌子上的笔和纸拿在手里,朝他点了点头。
  服部平次努力回想着,沉思一会,道:“我记得那家饭店叫做Vega,当时好像有两位客人因此丧生……好像就这些。”
  “够了。”
  绯里奈收起笔,“去图书馆查一下七夕和Vega就知道大概了,不过可能还是要麻烦服部从内部拿一些消息。”
  “服部,麻烦你了。”柯南开口。
  “还有呀,”绯里奈再次开口,“如果远山小姐邀请你过七夕的话一定不要拒绝她,女孩子会伤心的。”
  “哈?”服部平次脸上出现红晕,声音慢慢降低,偷偷看向在一旁生闷气远山和叶。“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