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都铁塔。
  高层。
  似乎是因为天气预报预计今晚局部地区有阵雨或雷雨,已经知道不会看到星星而且庆祝活动在塔低的情况下,甚少有人走到东都铁塔的观星台。
  七夕活动快要开始,观星台更加无人过问。
  一个青年端着红酒杯,站在空无一人的观星台前。
  四周空无一人,他的背影显得十分落寞。
  “今天云很多,所以看不到星星呢。”
  一个童声在他身后响起。
  青年转身,手中红酒液晃动。
  身后站着的是一个七岁大的小男孩,带着黑框眼镜,穿着蓝色西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青年笑了笑,将目光放到厚重的云层中。
  “是呢。”
  这样一个孩子也对星星感兴趣吗……
  青年还没想完,突然听见那个男孩再次开口:“水谷先生说该死的人有八个,最后一个是自己吧?”
  男孩笑着,“水谷先生和本上菜菜子小姐最喜欢北极星和北斗七星,所以我猜水谷先生在这里,果然没错呢。”
  水谷眼神满满落寞下来。
  “我一直都能过看到星星的。”
  他晃了晃红酒杯,伸手触碰着向外延伸的玻璃。
  入手的触感冰冷无比。
  “在这里结束这一切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吧。”
  “不可以,”柯南皱眉,厉声喝道,“自杀的话,你就真的杀了人了。”
  水谷看着小孩,眼底的神色完全看不出是杀了几个人的样子。
  “就算我不这么做,也逃不过死刑吧。”
  “可是水谷先生一个人都没有杀吧。”柯南打断他,再次露出纯真的笑容。
  水谷拿酒杯的手一顿。
  柯南走上前一步,“有人向你提议,他可以杀掉那七个人,前提是你以自杀顶罪吧?”
  “而你一直对本上菜菜子小姐的死感到自责,自然不会有异议。”柯南别回头,“你知道吗,在那个人心里其实真正恨到想要杀死的人,是你。”
  他看向黑暗中的男人,语气渐渐犀利起来:“因为,是你夺走了他最心爱的妹妹,我说的没错吧?”
  “本上和树先生?”
  ———————
  米花森林。
  西方美人迈着轻快的步伐,缓步走出了层层密林中。
  她将长发束在身后,迈向自己的哈雷摩托。
  那个叫做松本清长的人快被发现了,爱尔兰的伪装很成功,可是遇到正主就不一定了。而她完全没有打算为他掩饰。
  毕竟帮了他的话,在更多层次上就是害了另一个人。
  她还是更喜欢软萌的小公举,虽然工藤绯里奈小朋友一点都不符合她的要求,但是好歹是个女孩。
  而且长得好看。
  ——————
  看到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水谷惊讶地问到:“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没资格叫我哥哥。”本上和树眼神冷漠,似乎和水谷说话都是浪费他的生命一般。他将目光转向柯南。“小鬼你怎么知道是我干的?”
  “我怎么都想不通,”柯南将双手背在身后,“因为我身边有一个类似于侦探的姐姐,她喜欢从人心开始看一个案件,所以我也换了个角度看这个案件。”
  “如果水谷先生是凶手,那么他为什么会选择在北极星与北斗七星对应的位置犯罪呢?这等于是在玷污他最爱的星星。”
  “所以我才想到,这说不定是为了将最推给喜爱关心的水谷先生有其他人策划出来的,想到这一点,一切就解释得通了,再加上凶手还正确的家北极星与北斗七星的位置,对照在地图上作为犯罪现场,是相当一板一眼的。”
  “但是,水谷先生公寓的门还有点歪,字也有点不工整。相对起来,本上先生写在名片上的电话号码字迹就相当工整,为了避免偏掉,甚至还用铅笔画了浅浅的线,你的记事本里,也详细记载着送花来的人名和地址,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你一板一眼的个性。”
  柯南的话实在不像一个孩子说的,本上和树眉头一皱。。
  “你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