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你把本上菜菜子小姐的死因告诉水谷先生的吧?”
  柯南看着本上和树的眼睛。
  本上和树冷笑一声。
  “没错。”他狠狠地盯着水谷,“他告诉我画家新堂那天也住在饭店的同一层楼,因此我去了她的画展,想要找她问一问,结果碰巧听到她和龙崎的对话然后把内容告诉他……”
  “不过你说的话中夹杂着谎言。”柯南皱下眉,声音越发凌厉起来,“菜菜子小姐一周年忌日的时候。其实住在六楼的人都有送花束过来,如果只有一两个人送花束过来,或许可以解释成为赎罪,但是七个人都送,这一定是为了表达谢意,非常感谢为了我们所有人让出电梯位置的菜菜子小姐。”
  水谷仿佛受到当头一棒,追问到:“难道,菜菜不是被赶出电梯,而是……”
  “啊,没错。”
  本上和树不耐烦地打断他,似乎也陷入了回忆,“因为菜菜的心地非常善良…但是,就算是她自愿让出电梯,”他的话锋一转,“依旧改变不了他们搭上电梯而害死菜菜子的事实!”
  “水谷先生!”柯南严厉地打断,“就结果而言,菜菜子小姐的确是因为那七个人而丧命的,但是,同样是为了别人而死,这与你替本上先生定罪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就像是在天上闪耀的星星和地上随处可见的石头的差异!”
  “菜菜……”水谷握紧酒杯,转瞬,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看向本上,“对不起,我退出。”
  “什么!”本上和树的表情满满变得不可控制起来。
  “我还是决定不自杀了。”水谷道,“这孩子的话让我清醒了。”
  他走到桌子前,放下酒杯,眼神又慢慢变得温柔。
  “因为我相信人在天国的菜菜,也一定不会希望我自杀的。”
  水谷扛起自己的包,一步一步走向本上和树,拿出一个小锦囊,“这个还给你,因为我已经不再需要它了。”
  “请你去自首吧,哥哥。”
  柯南眼前一亮,急忙道:“本上先生,那是你从七个受害者手上拿过的东西吧?自杀的时候身边带着这个,就能当作行凶的证明,所以才交给水谷先生的吧?”
  看着脸上明显已经不再哀伤的水谷,还有眼中满是睿智与自信的光芒的柯南,本上沉默一会,冷笑一声。
  “哼,我果然来对了。”他拿过锦囊,“听说毛利侦探在进行调查,担心事情会曝光而赶来……水谷,我只说一会对你撒谎,是希望你对那些家伙展开报复。”
  他的“你”字咬得特别重,似乎在嘲讽水谷的胆小。
  “但是你却没有那个勇气,所以只好有我亲自动手!”
  “那才不是勇气呢!”柯南也感觉心中愤怒,“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吵死了!”
  本上从包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怒目圆瞪,像要用视线将两个人射穿一样。
  “既然毛利侦探不在这里,就表示你是一个人吧!”
  他咬着牙,可是话还没说完,甚至柯南举麻醉针的手还顿在半空,一声巨响穿透整层楼里。
  枪响之后,本上的刀甩在身边,与之练成一条线的那块玻璃上,多出了一个弹孔。
  本上和树捂着手,闷声惨叫一声。
  柯南一愣,看向这层楼的楼梯口。
  “他一个人怎么敢来找一个杀了七个人的连环杀人犯?”
  绯里奈举着格洛克,眉目之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本上和树瞪着愤怒的双眼。
  绯里奈快步走上前,从他的包里拿出那个锦囊,寻找一会,终于找出了一张记忆卡,嘴角勾出笑意。
  “终于搞定了……”
  她将口袋里那个假冒的记忆卡放回锦囊,将新的卡放在鞋底的秘密夹层中。。
  “第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