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绯里奈将卡保护好,柯南也松了口气。
  谁知绯里奈回身就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谁让你又自己溜的?队友就这么带不动吗?”
  “哪有,我怕等上你来不及嘛……”柯南翻了个白眼,“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绯里奈眼睛一眯,伸手在柯南脑袋上一阵乱揉,“小鬼,你入镜了!跑哪不好偏偏跑到人家记者身后,一眼就看出来了!”
  两人稍微打闹一阵,随后看向依旧满目凶光的本上和树。
  “虽然把他交给警方才是正道,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警视厅已经在这一带搜查,爱尔兰他随时有可能上来。”绯里奈小声说着,将枪放在腰间,“刚才在下面已经看到警车了。”
  “一群警察上来的话…他应该做不了什么吧?”柯南还是不甘心地看着本上和树,还有傻在一边的水谷。“而且我也不想现在离开,本上和树和水谷不能就这么放在一起。”
  绯里奈叹气,突然眼神一厉,手上瞬间划过格洛克。
  可是已经晚了,一颗子弹划破空间,枪口产生一段一段的火花。
  柯南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到身边的绯里奈发出闷哼,失去重心半跪在地。
  “什么!”柯南咬牙,挡在绯里奈面前,看向从门口走进的高大男人。
  —————
  米花森林外。
  贝尔摩德将耳机带上,再次回头看了看远处传来闪动的警车灯。
  她按动耳边的连通器,优雅地靠在哈雷上。
  “他是冒牌货这件事被发现了。”
  等了一会,似乎那边的回答让她失去了很大兴趣一样,她垂眸一笑,随后跨上了哈雷。
  “啊,对了。”
  她拧动油门,“这段时间金菲士太安静了,这可不像她对朗姆的破事喜欢掺一脚捣乱的性子,她真的不会来捣乱吗?”
  哈雷发出震动。
  不远处,停车位内。
  在金龟壳中,灰原看着渐渐远去的哈雷,死死地抵着车门的力气慢慢松懈下来,来自金菲士的袖珍手枪放在她的身边。
  她缓缓松了口气。
  —————
  “我是警视厅的松本。”
  从这一层门口走进来的高大男子举着自己的警官证,大步朝他们走来。
  “在你们身后的是国际通缉犯,请尽快离开这里。”
  你不知道你马甲掉了吗?
  柯南咬牙,只听身后女孩突然咬着牙,愤怒地叫了一声。
  “SHIT!”
  绯里奈捂着腹部,站了起来,眯着眼睛。
  “如果你真的想要杀我,那就杀了我,别侮辱我。”
  她放开枪的保险,从腹部的防弹衣中掏出一个子弹,丢在一边。
  爱尔兰露出得逞的微笑。
  “贝尔摩德说过了,就算是夏天,你也不会忘了双层的防弹服。你可真是我从没见过的惜命。”
  “闭嘴。”绯里奈举起枪,“需要我来教你射中哪里才会让人死亡吗?”
  爱尔兰冷笑,“虽然不致死,但是对于一个半年前才受过严重内伤的人来说,这一下可不太好受。”
  柯南回头。
  绯里奈看向他,又看向水谷和本上和树。
  “如果想要解决我们之间的矛盾,这两个人怎么办?”她随手一指,“事先说明,要是让他们死的话,我们的谈判直接崩盘。”
  爱尔兰皱眉,冷冷地看着两个无关人士。
  “我从不知道你喜欢麻烦。”
  本上和树纵使再狂也不至于对准两个拿枪的人发难,悄悄移向那把被击落的刀。
  枪声再次响起,本上和树发出刺耳的尖叫,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用头疯狂地撞着地面,从他身下流出血液,慢慢向四周延伸。
  “哥哥!”水谷惊叫一声,冲上前。
  爱尔兰笑了,用枪抵着自己的额头。
  绯里奈拦住柯南,将他拖到了自己身后。
  “怎么了?金菲士,”
  爱尔兰咧开嘴,掌中,警官证掉落在地。。
  “他没死,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