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操控 十


  绯里奈还是很心慌的。
  造成她心慌的不仅是突然不见人影的琴酒,还有她一直隐隐作痛的小腹。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适合进行原计划中的工作了。
  她悄悄潜逃出医院的时候看过自己的病历,松田那家伙趁她痛到昏厥的时候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出来的检查结果简直是一场灾难,据医生说,就连他都没见过都成这样还能活的如此活蹦乱跳的人。
  她的身体属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类型,能把孩子平安健康地生下来绝对是万幸,如果不幸流产,她也只能自责mohnblume当年对她身体的亏损。
  绯里奈停了下来,一手扶着墙面,一手稳着小腹,微微喘着气,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摩天轮出口的方向。
  摩天轮出口,琴酒扯着一个身着工作服的女人领子,一如既往地冷着脸,将她扯出了摩天轮。
  绯里奈一直提着心吊着胆,直到看到男人安然无事才猛然松了口气,脚下的力度瞬间松了下来,转而又有些疑惑。
  她从未见过自家男人和另外一个女性生物有这么近的距离,顿时瞪大了眼睛,双眸眨了眨,终于将那女人认了出来。
  “宫野?”
  面前的人正是恢复了正常身体的宫野志保,可绯里奈还从来没见过女孩这样差的脸色,目光不禁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眼神越来越委屈。
  你委屈个毛线!
  宫野志保本来像见了救命恩人一样的眼神慢慢变得幽怨,她的脸色从来没有这样苍白过,眼睛生无可恋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你怎么……”绯里奈走上前几步,还是忍不住看着两个神色各异的人,“你们怎么相遇的?”
  她没指望琴酒回答她,看向领子还在琴酒手里的宫野志保。
  琴酒看到绯里奈的出现,顿时松开了宫野志保的领子,往旁边走了一步。
  说起来……
  绯里奈两年前能从法国被调回来,还多亏了“寻找工藤新一”这个借口,而在之前不久,组织一行人和红方在一起在东方列车上相遇交锋后,绯里奈和贝尔摩德两人还在琴酒面前类似于拍着胸脯保证宫野志保已经死了的来着……
  得,被抓现行了。
  宫野志保被松开衣领后宛如惊弓之鸟,顿时退到一边,惊恐地看着四目相对的两人。
  绯里奈上前挡在琴酒和宫野志保之间,自然地看着琴酒。
  “你怎么还没走?”
  嗯?
  宫野志保陷入疑惑。
  绯里奈还是满心不爽:“我没和你说过摩天轮里有炸弹吗?”
  琴酒沉默了一会,道:“说过。”
  “说过你还往里面跑?”绯里奈顿时气笑了,“十分钟前让你别打扰我计划还说知道了知道了,你知道了个寂寞吗?”
  你这语气怎么和闹脾气一样?
  宫野志保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琴酒依旧是那样的语气,却显得十分认真:“是你叫我护你们周全。”
  诶?
  等一下?
  宫野志保看了看琴酒,又看了看绯里奈,呆了好一会,脑子里有什么被打通,所有的思路豁然开朗。
  卧……去!
  我终于知道你说的男朋友是谁了!
  你这口味有点彪悍,开局一匹狼啊!
  宫野志保突然想起曾经柯南戏称,绯里奈在某种方面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还喜欢发脾气嘴上还不留情,对方得有多么贤良淑德温柔善良?
  神他妈的贤良淑德温柔善良,工藤新一知道了得吓死,一颗悬着的心终于不跳了。
  还不如工藤绯里奈呢。
  想起工藤新一的反应绝对比她要更加震惊,宫野志保心里瞬间就平衡了。。
  可绯里奈却完全不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