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
  柯南往后退了两步。
  贝尔摩德憋了一会,还是拗不过柯南的求知欲,叹了口气,解释道:“琴酒会保护好浅野赤里的。”
  “怎么可能?”柯南瞬间抵触地摇着头。
  “怎么不可能?”贝尔摩德厉声反问着,“你以为浅野赤里为什么一个人去孕检?为什么怀着孩子不愿意告诉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还能因为什么?
  这点逻辑都想不通的话,工藤新一就妄为令和时代的福尔摩斯了。
  柯南眼神有些呆滞,嘴巴张了张,还是没能从爆炸性的信息量中反应出来。
  疯了吗?
  也许吧。
  餐厅外又是好几声枪响,贝尔摩德顿时伸手压低了柯南的身子,和他一起往下蹲去,看着窗外。
  前机窗被击破的直升机没能撑过自己机翼产生的气流的撞击,在空中努力支撑了几分钟之后一头栽倒在地,油箱被点燃,引起的爆炸将整架直升机囊括其中。火光将黑暗烧出一个窟窿,也让在黑暗中畅游的人进入无处遁形的境地。
  这下贝尔摩德二人倒是看的很清楚。
  那女孩就坐在火焰旁边,坐得很随便,捂着肚子,神色在闪动火光的照射下看得不是很清楚,四周逐渐有拿枪的成员围上前,其中一个男人拿着枪,对准了绯里奈的额头。
  就她一个人。
  奇怪了,琴酒能把她扔在这破地方自己一个人走了吗?
  贝尔摩德心下一紧。
  “那是谁?”柯南又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了。
  贝尔摩德压低声音:“朗姆。”
  组织二把手,朗姆。
  绯里奈落在他手里能有好结果吗?
  “你不是说琴酒能保护好她吗?”柯南明显的有力无处使,背脊发凉。
  “你别吵!那位先生指名要浅野,朗姆不会动她的……”
  贝尔摩德话刚说到这里,余光瞥见绯里奈拿出了什么东西,嘴角带着冷笑。
  糟了!
  贝尔摩德突然不顾一切地将柯南扫到了下水道口中,本人也迅速往下一跳,拉上了下水道井盖。
  下一刻,朗姆前的女孩猛然按下了控制中枢,铺满了整个摩天轮的炸药瞬间引爆。
  ———————
  东京另一个方向。
  和鲁邦三世互相看不顺眼且有了第一轮辩论交锋的黑羽快斗被轰天的巨响惊到,看着米花方向被烧红的半边火光。
  “这是什么啊?”
  少年睁大了眼睛,感觉眼前的一切已经颠覆了自己的认识。
  “工藤大小姐也没说她有这么大手笔啊……”
  鲁邦三世也停止了拿玩具枪吓高中生的幼稚行为,和峰不二子对视一眼。
  “这烟花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
  松田阵平也只是靠着琴酒身份的掩饰干掉了几个组织编外成员,迟到海洋馆几步而已,却不想这个几个小时前还繁华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火海,海洋馆的助燃物充足,他根本找不到冲进去的地方。
  巨大的摩天轮在火焰中晃了几下,最后还是如同一块巨石,砸在身下的海洋馆中。
  诶?
  这个说好的……差太多了吧?
  ————————
  中森感觉今天的自己特别的忙碌。
  本来是在追捕怪盗基德的路上欢快前行,可中途基德与不明来历的黑帮扯上了关系,本着基德好歹是日本本地人不窝里横的原则,中森选择了暂时先放弃追捕基德的想法,转向在米花医院围捕黑帮。
  说的好像他怪盗基德是中森不放弃就能抓到的一样。
  好不容易把满天台的黑帮包括一个极其不肯合作且满嘴都是“我才刚回日本”的胖子拉回拘留所,等做完笔录都是凌晨三四点的事情,刚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子,海洋馆却突然爆炸。。
  中森看着灯火通明的警视厅,结结实实地叹了口气。